Tag Archives: Frog

當港女遇上青蛙王子

不知何故,第一次看到這張賣Fling巧克力的廣告,冒犯說句,即時想起了患上公主病的港女或男,口裡說要王子和公主永遠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實際上“Forever is Overrated”,還沒待上一吻便將青蛙吃掉了。

故事內容

注意:下文中包含記述作品情節的段落,或許會降低欣賞原作的興致。

從前有一個港女,她自以為是公司裡最潮、最美麗的女生。她最喜歡挽一個LV袋,常常把它拋向男友,在需要化妝時再接住。一天她帶了這LV袋去公司附近的商場裡逛街。她在扶手電梯上挽著LV袋挺胸時,一不小心,袋跌落在樓下的噴水池裡。她在池旁裝作哭泣時,一隻曱甴向她說:「我可以幫妳把LV袋撿起來,可是我有一個條件。」港女說:「你幫我把LV袋撿起來,我的月結單、Hello Kitty都可以給你。」曱甴說:「妳要帶我回去,讓我與妳同飲一杯,同食一盤,同睡一床,並且我要與妳一起MSN,成為妳的愛人。」為了拿回LV袋港女答應了曱甴,但她並不想實現諾言,因為她很討厭骯髒的曱甴。當曱甴將LV袋交給港女後,港女頭也不回的跑回公司,不理曱甴的呼喚。曱甴並不放棄,牠在午餐時間前來敲公司的大門。上司知道內情後命港女實現她的諾言。港女勉強與曱甴同飲一杯和同食一盤。當曱甴要與港女成為Facebook的朋友時,港女非常生氣,用力將曱甴扔到牆壁上。曱甴在掉落地面時變成一個英俊的王子。這時港女突然發現王子有一雙光亮的LV皮鞋。不由上司的同意,港女與王子早退。王子帶小公主回他米蘭站的王國。

曱甴王子,改篇自青蛙王子.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分析

港劇是文學中一種特殊的體裁,相當於人的夢境,可以心理學,尤其是容格的分析心理學的角度分析。港劇一般以在遙遠的古代或很久很久以前作為開頭,讓人產生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這種感覺就等於是在夢中,所以可以心理學分析夢境的方法分析。港女是這港劇的自我(ego)。故事沒有提到女校長,顯示生活中的女性氣質已經衰微,港女們得不到女校長的教導,自然不懂男女間的情事,而且對自己無意識中隱藏的獸性本能毫無所知。當幼稚的港女遇到男人時,男人的形象自然與動物或野獸無異。LV袋象徵港女的自性(self)。尋找自性是一個人成長的必經之途。商場與噴水池都象徵無意識。自性正是隱藏在無意識中。曱甴是未經人事的港女本人心理(psyche)中的男人形象,骯髒而又粗魯。同飲一杯與同食一盤象徵曱甴親吻港女的慾望。同在Facebook成為朋友象徵曱甴將港女作炫耀的慾望。在曱甴步步相逼的追求過程中,港女終於被激出原始的野性,將曱甴扔到牆壁上。曱甴王子整個故事象徵幼稚的港女在與男性交往的過程中經由她內心中被激出的野蠻的男性氣質(masculinity),或稱阿尼瑪斯(animus),喚醒她無意識中的獸性本能,因而瞬間了解男女間的吸引力,而在心理上成長為一成熟的女人。這種成長的過程,容格稱為啟蒙(或成年)(initiation)。港女是故事中的女英雄。

食在塔林.啖蛙

跟大部分國家一樣,不必驚訝挪威沒有以蛙入饌的傳統。但沒想到會在不遠的塔林不時看到這些蛤蟆的蹤影,從超市裡一排排血色鮮潤的蛙肉到屢次出現在高級餐館精選的菜牌上,跟香港的田雞一樣本是尋常。只要不去想原物的惡形惡相,在一家主打海鮮的餐廳Mõõkkala裡,我大膽的點了大路的香煎蛙腿作前菜。別笑我土包,外形真的有如一雙健壯的人腿,味道真的和雞肉相似,質感介乎雞胸和雞髀之間,頗為酥脆。不過我臆想還是要放在粥裡慢熬或快滾才可帶出蛙肉那遠比雞肉鮮甜的優勝之處。主菜是烤焗劍魚,見是這裡的招牌菜便姑且一試。賣相果然漂亮,像甜品火焰雪山似的以一層鬆軟的蛋白覆蓋厚厚的魚扒,但可惜呢,依然掩不住劍魚本身乾澀的先天不足。反而佔了半碟炸得金黃的薯塊喧賓奪主的鬆軟噴香,不留一件。

提及食物的賣相,幾天觀察,尤記得在超市琳瑯滿目的貨品之中,大多是慣見的跨國品牌,不會陌生,刻意找來本地貨一看在包裝大小設計等亦無甚差異,提醒我刻下在歐盟之中。一體化後很多東西都整理在有形的標準及規範之下,但原來一些無形的價值觀如審美角度、口味習慣等亦如貨架上的展示,劃一了的亮麗。正如我光顧了幾家摩登的餐廳,那些地方就必然會有倒模出來相近的摩登風格,跟巴黎香港斯德哥爾摩的經驗大同小異,空間和顏色的運用、餐具的款式,食物在碗碟上的展示演出。羊架朝天的姿態、比目魚微彎的弧線,伴菜紅與綠的比重,全然眼熟。發現全球化的呈現不一定需要倚仗知名的快餐店和咖啡館來一統飲食的裝潢味道和氣氛。或許這只是一個潮流,一個無論我身在挪威或愛沙尼正亞也別無選擇的潮流。

相關閱讀:食在塔林.吃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