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ruit

奇形怪狀蔬果篇

新聞常見,從農夫或超市裡發現長得不一樣的蔬果如人樣的薯仔、人形人蔘、陰莖似的辣椒、木瓜乳房、瑪利亞香蕉等等,很多時物主還說不捨得吃掉,要好好保全,不過現實裡有很多一樣長得奇形怪狀的蔬果,卻受顧客嫌棄,不是呢個唔夠靚,果個好醜,其實只是個子不夠圓潤,色澤較為暗啞,又或長了斑點,很多時甚至未推出市場已被揀走,面世的機會也沒有,就如以貌取人的社會。

說了一大堆可不是感懷身世呀,只是看了這張由 Mutatoes 設計的海報 ( 25 Euro ),將所謂異相的茄子、紅蘿蔔、青椒、草莓等羅列出來,提提大家,其實他們本來的樣子就是千奇百怪,然而經過了人而出現一種所謂美醜好壞的標準來。

source: swissmiss – mutatoprints

奧斯陸的覆盆子

覆盆子,Raspberry,挪威語是Bringebær,但香港地叫做乜呢,我完全沒頭緒。

雖然今年挪威的夏天不熱,不過遍野的覆盆子倒在七月中旬開始萬綠叢中點點紅,到了八月初跟小徑兩邊的野草苺爭紅鬥妍,顏色上難分高下,味道呢?自從溜狗以後,我已學會路邊的野果不要採,所以難以奉告。

挪威七月夏之果實

鵝苺

園中的鵝苺尚嫩,但我也大愛這樣的酸中暗甜,貪其爽脆爆汁。

藍莓

相對起來這幾株藍莓仍有大段路走,扁癟青小,未來兩月再養也不會大得那裡去,然後再別夏天。

蘋果

枝頭上的蘋果還沒成型,比乒乓球小一點,待秋天來時便作蛋糕的材料。

啤梨

啤梨的兒童期,談不上亭亭玉立,但也看得出三個月後會是一枚美果。

草莓

挪威的草莓很小,卻很甜,果肉由外紅到內,紅到核心。不過今年失收,貴了很多。有人以比利時等貨冒充,一下子卻被大家識破了。

西瓜

我喜愛西瓜,我喜愛黃色的西瓜,晴天之下,我的心很累,想吞象。

杏與杏脯

家父嗜吃杏脯,但非我所愛,嫌它縐皺巴巴,又甜又乾,倒不如吃新鮮的杏。但我味蕾不敏,西梅、枇杷尚可,要我細分杏與李便有難度,外表略異而其味類似清甜帶香,肉質爽口又有軟綿,最後還得從那一枚核找出答案。

終於有心形西瓜喔

日本西瓜

數月前舊聞,不過看看漂亮完美的賣相還是要說一下,這枚心形西瓜一出現,馬上就將過往的四方西瓜、三角西瓜、人臉西瓜統統比下去。心形西瓜不用問也知道是來自日本,由九州熊本市的農夫花了三年時間培育而成,總共二大個,接近一萬六千日元一枚呢,如果到了香港,好可能又會給抬價幾倍高。

心形西瓜

source: Weird Asia News
– New Japanese Watermelon Comes from the Heart

相關閱讀:

挪威乳牛額上驚現心型圖案
馬鈴薯的愛

牛奶蕉

偶見超市貨架有寫著泰國蕉的兩隻一小袋,比印象中的皇帝蕉粗壯一點,徐徐握著一根,像東方人未完全勃起的陽具,手感不錯,哈哈哈,應該是俗稱的牛奶蕉吧,買回家嚐嚐,掰開來的皮真的很薄很薄很薄很薄,看上去肉身比香蕉的更偏奶黃,還有已經不常見到的黑籽,咬下去肉質細滑、口感柔軟,味道較淡卻有餘韻。下次有機會還要一試那些好比手臂大小的非洲蕉。:o o:

牛奶蕉

thai ban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