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ame

終於找到 Wii

有錢也買不到,一早在網上預訂的Wii竟然由聖誕等到復活也不見蹤影,然後說最快要五月尾才有貨。痛定思痛取消訂單走遍奧斯陸大小店舖,終於找到Wii,以這裡的原價二千六挪威克朗買下,兌換為港幣三千四之普,天呀,而遊戲一副動輒亦要六、七百元,神呀,別讓我沉迷。

不過單單頭兩天我便狂打隨機附送Wii Sports裡面的Boxing,流汗,真爽。 然後..傷風感冒發燒 ..夜汗不止 。

{democracy:6}

物種進化 《SPORE》,一孢一世界

從Simcity到The Sims,從操控一整個城市回到一單獨的個人,然後又有了以社群為主體的遊戲The Sims Online,幾年下來,人人爭相談論及加入的卻是The Second Life的虛擬世界。遊戲公司EA唯有另闢天地,開創以物種進化 《SPORE》為名的新遊戲,超越個人與城市,由一顆細胞玩到全宇宙。

我們的角色就是神。從生物的創造、進化,生態的維繫、改善,然後產生部落、國家,文明的不斷演化,繼而向外太空探索,星際開發和殖民,在網路上跟其他星球的玩家合作、聯盟或互相征伐、吞併。滿足大家作為神的願望。

但我們就真的是神嗎?個人而言,買下這副造型設計已經感覺不濟的《SPORE》,還要按月附費連線的話,當這個遊戲裡所謂的創世主,那麼現實世界也可能是一個一孢一世界的遊戲。我們的角色呢?有被玩的份兒。

閒話 Second Life

又一宗來自瑞典的國際趣聞。繼路透社進駐熱爆全球的網路角色扮演遊戲 Second Life 之後,瑞典政府的 Swedish Institute 亦打算在內買下小島開辦首間虛擬大使館,詳情見各大報章也有轉載。

鼎鼎大名的 Second Life 現時人口超過三百萬,並因著傳媒的廣泛報導而急遽增長中。但當中應該有不少隱蔽的第二生命,正如鄙人,一年前申請了帳號在那裡遊蕩了一陣,3D圖像的風格跟 The Sims 相近,有些地方的設計仿真得如現場世界般精緻像壽司店和夜總會,有些又天馬行空得來如踏入電影《魔戒》之境。有些地方人頭湧湧,但更多空無一人的荒城,所以閒逛一會還可,所謂冇人冇物,易來易去。既然現實的第一生命靠著自己的想像可以活得更精彩,為什麼還要在 Second Life 裡寄居。除了能夠賺取 Linden貨幣兌換現金的魔力以外,我實在想不到更具吸引力叫人轉世的理由。

不過,如果你在 Second Life 裡的生意要人的話,找我,網路色情工作是我的專業。

黃金俠 PSP

一語成讖,年前玩開的一千零一個遊戲《僕の私の塊魂》果然在爆機後跟那部純白色PSP一併在生活中消失,直到前兩天看見這部即將在下月日本出售的全新香檳金色型號,才記得原來我也有玩過PSP。兩三年前大小潮品一片的白,現在又煥然Bling色,不知道下一波會不會是由Glow in the Dark當道。無論如何,此時此地,大家手裡應該只有Wii,無暇眷顧這款黃金俠似的PSP。

via: Mobile Magazine

任天堂紙板大富翁

曾經喜歡收集大富翁,不同國家不同城市的版本,從棋板上的街道認識一個地方的貴賤。後來愈出愈多 Collector’s Edition,跨界合作之下,Snoopy 、Spongebob、星戰、迪士尼、魔盜王,沒完沒了也沒了原本大富翁擁地割地的樂趣。這個 Nintendo Monopoly 卻算是例外,陪伴成長的孖寶兄弟小蘑菇固然親切,不過我最貪圖的是那幾枚棋子,特別是手掣。

男生,一起上廁所來射吧

三星期前在Engadget Chinese讀到有關電玩尿兜的好玩設計,不禁莞爾。誰料到今天在蘋果日報又讀到差不多的譯稿,網上網下K Post真的無處不在,包括本人。不過想深一層,因為如此這也是del.icio.usdigg等存在的理由之一。好東西便多人談及吧。

扯遠了。說回這個名為“On Target”的電玩尿兜,由德國設計師Marcel Neundorfer所創。透過娛樂來協助保持洗手間的衛生,遊戲簡單,只要以你自己的Joystick控制自如,瞄準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