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air

WTF 之 Justin Bieber 真髮公仔

一句 What The Fuck 不知會得罪多少粉絲,但這枚 Justin Bieber 之所以比先前的假膠頭更勝一籌,是因為頭上像芭比一樣長有頭髮!剛好將整個小賈斯汀最重要的標誌出來,畢竟這個隨時搞到一頭油的髮型,總覺得只有他自己才可駕馭得到!

如果電一電,不知會不會由 Justin Bieber 變 Austin Powers 呢?Never say Never,可能大家會更中意!

剪頭髮

屈指一算,我在挪威這邊沒有光顧髮廊有五六年了,如果以每月每次一千塊計,也省下了六七萬塊,可以去一趟頗愉快的購物之旅了。現在還是一樣兩邊與前額剪短,中間留長,或許我應該趁年老色衰前來個花樣男孩嘔心瀝血的髮型,不過我實在討厭在頭髮上塗塗抹抹了!

在此祝大家聖誕有好日子過,吃喝睡,自然醒。

鬍鬚鬢髯髭

除卻二撇雞與羊咩鬚外,淨係廣東話都唔知邊條毛打邊條毛,何況鬍、鬚、鬢、髯、髭,更遑論英語裡頭不同鬍鬚形態的稱謂,最多懂Moustache與Goatee和 Sideburns最流行的三樣,其實是不是應該足夠了,世間上真正的美髯公不多,留一大把的多是標奇立異,遠超過以下廿四款所能形容。

Beard Type Chart

圖片來源及延伸閱讀:Jon Dyer’s Blog – The Beard Page

時裝自拍:H&M X Dior Homme

不夠高不夠瘦,我有自知之明不是穿Dior Homme的標準人形。不過當專門店在港開幕之後還是湊高興的到那裡買了這一件蘇永康及黃偉文同樣穿過的錯視T恤,Trompe l’oeil,掩眼法,呢兩季最多,T恤上頸鍊圍巾耳筒全屬以假亂真的印刷小把戲。

H&M外套,又係呢兩季最多的Tuxedo細節。價錢是Dior Homme Tee除二有找,推出數月仍有大量剩貨在架上,其實用來襯Tee最好,加條新寵Maharishi窄牛便可出街。

兩邊盡量剪短,中間留長,再在額頭上剷走一吋,唔該。我向我一年只見數次的髮型師如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