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awaii

從夏威夷禁魚翅法例生效說起

社會對動物權益愈趨關注,尤其重視虐待貓狗的問題同時,也總有人提出各種批評、質疑或冷嘲熱諷,說愛人不及貓狗是荒謬,說照吃豬牛羊雞是偽善, 說為動物奔波是小題大造等等,我大多無語,因為事情的討論不該只停留在這樣的表面。

於我來說,理論上沒有什麼不可以吃。我們吃什麼,不吃什麼,個人喜好外也受一時一地的文化影響和制約。關鍵在於怎樣吃,由捕捉或養飼到宰殺的過程是否合乎人道,與當中是什麼動物無關。此其一。

而事實上,人類情感始終親疏有別,理念上你能夠對所有動物一視同仁,但也得接受人家情感上較與貓狗親近,一如人際關係也有遠近鬆緊之分。硬要將家裡天天共同生活的貓狗與素未謀面的牛羊完全等同,不切實際,要是將不該殺生的定義擴大,那麼即使素食者也不能避免,一花一草也是生命,所以重點是一律善待、珍惜、尊重。此其二。

由七月一日開始,夏威夷成為全球首個通過禁魚翅法的地方,從此獵捕、轉賣或儲存魚翅通通在禁制之列。

若是問我,喜歡吃魚翅麼?當然喜歡,這與我過去的文化、經驗和記憶有關。但無礙我現在支持不吃魚翅的運動。因為運動本身著眼於人類如何濫捕、殘虐鯊魚的劣行,要求保育,歸根究底從飲食魚翅的文化入手,針對裡頭代表珍羞、富貴、體面等附加價值。要是一天,滿海鯊魚,不再瀕危,而人類取其鰭又採其肉,不棄之於海待其等死,到時誰又會在意吃的是魚翅還是粉絲。放諸於鯨魚、海豹、海豚亦是,又或藍鰭吞拿魚,甚至獅子。

而要喚起大眾對運動的注意,最常見又最直接的方法莫過於將血淋淋的捕殺場面呈現,訴諸煽情,但危險之處在於惻隱太多,太久,亦會麻木。況且單單以強調動物可愛純真的一面,也非說服他人不殺的好理由,畢竟美醜標準無定。此其三。

從可以吃什麼到不該吃什麼之間,實在有太多可以討論了,而記住,答案亦非固定單一。

image source : The Dorsal – State senate and house approve Hawaii shark fin b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