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History

那一枚喬治六世肖像的香港一毫硬幣

心血來潮,倒出一罐錢幣,找呀找,原來只剩下零丁一枚喬治六世肖像的香港一毫硬幣,1950年的,不值甚麼錢,卻一直從小時候留到現在,然而其他的早已不知所蹤了,只是我不曾證實。

從前我有一堆,那些稱作「男公仔頭」的一毫子,記得是四十年代的。還有不少叫作「斗零」的五仙,如現在一角般大小,但厚得多。以及重甸甸十角形的五元硬幣,感覺比現在的「十蚊雞」更要墜手。印象裡還有同是啡色大張的五元紙幣和小張單面的一分紙幣,最大張的綠色一元紙幣等等,它們去了哪裡?現在滿佈一桌的,是97年前的英女皇頭像硬幣,當中又夾著了很多不知從哪裡檢來各國的零星錢幣,印度、馬來西亞、南美的、中東的、一眾歐元前的,有些我根本不知道從哪裡來,更有玩遊戲的代幣,歡樂天地之類,好像世界的縮影,記憶正在發酵,這些硬幣曾經遊走在誰的手裡?

這枚喬治六世肖像的香港一毫硬幣,出廠當年會有過光鮮的時候嗎?,1950年的時候,一毫子可以買到什麼?我很好奇。而當年使用過它的人,許多經已作古,有像某天我也一樣,然後不知再流落何處。

是時光旅行者還是四十年代的異服

在加拿大虛擬博物館的《Their Past Lives Here》 攝影展裡,給眼尖的人發現其中一張作品的異樣,明明是四十年代卻出現了一名猶如當代人模樣的男子,墨鏡、Logo Tee和小相機,與周圍環境格格不入,其他人又沒啥投以奇怪目光,就如Lady Gaga在你我身邊出現卻無人注視,怎麼可能?但假如照片沒有做過手腳,又表示什麼,是真有時光旅行者這回事,抑或我們對當年的潮流其實認識不夠,詳情到此

一九六七年的香港地鐵路線圖

從今天起港鐵又多了一個柯士甸站,大家可以在這兩篇題為「愈來愈複雜的香港鐡路」的文章了解一下香港未來的鐡路發展。不過當中最先引起我注意的卻是一幅名為「地底集體運輸一九六七年建議方案路線圖」,看到垃圾灣、老虎岩、馬游塘等舊地名,還有位於郊野公園範圍的紅梅谷,假如當年真的設站,現在會有多少十萬人住在那裡呢。

地底集體運輸一九六七年建議方案路線圖

5月35日,假如你是真的

原來今天是五月三十五日,從五月三十一日起再加四天。

原來沒有六月。《5月35日》是一本書的名字,出版於一九三一年的德國。

根據維基所表,5月35日是虛構的一天,而不在公曆曆法中存在。而從這個童話中引申出來的意思是「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一天」。

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一天,假如《5月35日》會有新篇,概要可以如是:5月35日,星期四。大學生陳一二歷史成績太過好,卻因此反被老師認為代表「欠缺理解力」,要陳一二和其他歷史好的學生寫一份關於北方的報告。那是陳一二和其他同學都從未去過的地方。

逢星期四,陳一二都會因為同學外出兼職,而由當網路警察、擁有很多家室的叔叔何蟹接送放學一起吃午飯。二人在路上遇見頭帶黑禮帽、會開口說人話、又愛吃臥草的馬勒戈壁神獸草泥馬一起吃飯。草泥馬說牠正要去北方,並說只要穿過走廊上的古舊大衣櫥,走兩個小時就會到。

為了讓陳一二寫好報告,兩人一馬便一同前往北方,先後經過「假蛋國」、「豆腐渣堡」、「顛倒世界」、「山寨城」等奇妙荒誕地方。最後他們終於到了北方,那裏有軍隊擦血造的長城,神獸草泥馬也遇上了心上人——法克魷。經過一番周遊歷險後,陳一二和何蟹在憤青的帶領下,穿過大衣櫥,回到原來的世界。陳一二也完成了要寫的報告。

然而報告又將會是怎樣的呢,今天是五月三十五日,也就是六月四日,怎麼可能沒有六月。報告裡頭有人選擇回望與前瞻,有人選擇不屑一顧,看與不看,怎樣看也好,暫且不要說得太遠,我只想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為什麼不該討論?

大部分老百姓其實快要忘了,世界新聞也不報導了,要是真的平常,從網站維護到天安門清場的種種提醒人民的舉動,無非是此地無銀六四兩,既然政府是如此眾所周知的光明磊落,站得住腳的問心無愧,政府究竟恐懼甚麼禁忌,派來打手說客萬千,軟硬兼施廿年,究竟政府擔心甚麼後果,是政局不穩?經濟動盪?民生倒退或國力下降?還是如練乙錚在《我不「反思」故我》一文在所言:

「改革開放三十年之後,中國已出現黨政軍商綜合體,高幹家族內的利益盤根錯節,太子黨、駙馬黨之間的姻親血緣關係,更令此綜合體日形壯大、牢不可破。就算八九年反對屠城的元老還在,他們子姪輩之間的利益計量卻不會一樣;屠城者及其下一代在八九之後全面掌握黨政軍經大權,自可對前者招安分紅,訂立穩固的攻守同盟。政治如此牽涉高層跨世代重大金錢利益,平反便不像前三十年的「路線鬥爭」那麼簡單,人亡而利不息。」

那麼我們可以怎樣?

那麼就讓我們請記住今天是六月四日,別去代號五月三十五日,要這個日子光明正大的存在,坦然面對,假如你是真的,愛國。

張繼聰從威靈頓街駛進歷史的那艘《永和號》

從中環到上環,沿著威靈頓街走,在鏞記、翠華、麥奀、沾仔記與蓮香樓之間,在橫渡與嘉咸街的交界之前,在經過那戰前唐樓臨街門前,那曾經的一爿老鋪永和雜貨,成為了張繼聰新歌裡頭這艘駛進歷史的《永和號》,還是從歷史裡緩緩駛開過來呢?

在溫柔的中國風編曲底下,小克的詞真好,內容還是一如漫畫裡那些平凡的事物,卻成了童謠兒歌似的輕輕道出,臘肉蝦米、醬醋麵豉、鹹魚陳皮、梅菜黃糖,一一老了的食物五味紛陳的營造了老店的氣氛,當中又檢來一個早給時代遺留糴米的「糴」字,活現已逝的當年,陶缸碰到跟前,吊燈晃在頭上的場景,橫樑底下要照亮蛋裡紅的情懷,自然融入而毫不矯飾突兀,沒有其他一大堆以為用上文言舊詞便是典雅的歌那般空洞造情。

因為重建而結業的一代老字號,當中的招牌、器具、裝潢好歹留了下來為日後人造的老店街作懷舊的點綴,箇中的靈魂卻埋進了歷史嗎,沒有,滿載人情味的《永和號》正乘風而來,航行在眾人心裡,一如《囍帖街》不曾拆解。

永和號

主唱:張繼聰
作曲:張繼聰
填詞:小克
編曲:林健華.Goro Wong.張繼聰
監製:林健華

歌詞

臘肉與蝦米舺板揮手 醬醋麵豉發愁
豆豉醃好了這艘方舟
船上鹹甜辣酸澀苦心傷透

半斤消逝時光 感情二両 可會有糴購
百載商號歷史 終會有盡頭 (眼眶濕透)
臨下水一剎 瓶內燒酒衝開缺口

船開走 (難廝守) 乘風走 (罐頭抖開衣縷)
籠中相思雀率領風雨合奏 (紅綠豆解開悲咒)
年老艦長看透 陶缸中似錦的星宿
回望這生的奮鬥

月亮痛哭了吊燈不懂 (生粉跌墜)
要照亮蛋裡紅 (浪花淹過蛛網)
道別這街角雜貨相擁
含淚遙望岸邊老街坊相送 (鹹魚與陳皮梅菜黃糖)

半斤消逝時光 感情二両 可會有糴購
百載商號歷史 終會有盡頭 (眼眶濕透)
臨下水一剎 瓶內燒酒衝開缺口

船開走 (難廝守) 乘風走 (罐頭抖開衣縷)
籠中相思雀率領風雨合奏 (紅綠豆解開悲咒)
年老艦長看透 陶缸中似錦的星宿
回望這生的奮鬥

繼續走 (往前走)繼續走 (菜脯心胸寬厚)
童叟不欺的忠信堅決獨守 (黃白豆躍到船頭)
淘汰掉這惡臭 人間溫馨永生滯留
藏在暗黑的鐵銹 迎合那發展的節奏

相關閱讀:

張繼聰’s Blog – My First Plug Song …《永和號》
維基百科 – 永和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