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末通過,由七月一日開始實行的《侵權責任法》當中條目繁多,遍及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各行各業,例如: 因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生產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第41條) 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不得違反診療規範實施不必要的檢查。(第63條) 違反管理規定,未對動物採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79條) 在公共場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沒有設置明顯標誌和採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施工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91條) 不過芸芸各例中最受報導青睞的是第三十六條: 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後未及時採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採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輿論最關注的是條例所針對的「人肉搜索」,即是起底,也有論者以網路欺凌觀之。要是「受害人」提控,從此無論發佈者與網站皆要承擔連帶責任,換言之,網站管理本身也要把關與審查,以防受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刪帖、屏閉、斷鏈外,禁言、封戶口,再將用戶資料呈交便成例行公事。 「人肉搜索」出來的是果,現在的《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要禁的卻是撒在網上四處的種子,禁止「人肉搜索」一法是要保障每一個人,無論是好或壞也有免於受公眾搜索的權利,但實際麼,有效嗎,有必要嗎?這是爭論的地方。 說到底,「人肉搜索」所帶來的禍害或裨益,全取決於「人肉搜索」的動機,而人類的好奇心是難禁的,處理不當的話只成惡法,讓敏感詞泛濫成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