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ndie

我們都是懵撚

這兩年香港樂壇有幾個偏離主流的單位,不時失驚無神彈首歌又好受歡迎,例如小明上廣州系列和詹瑞文的惡搞,不過沒有見好就收,乘勝追擊之下聽眾似乎飽到滯,反應一首比一首少了。反觀 my little airport 長做長做,我喜歡當中敏銳的觸覺,正如最新的這一首《西西弗斯之歌》,一個耳熟能詳,常用來比喻強迫症患者痛苦的神話,現在聽來變成了笑中有淚,要反抗也反抗不了,可以點?我們不就是歌中裡頭被人鬧的懵撚麼?

只願我們的痛苦不是永恆,希望香港的諸神終會有惻隱。

my little airport – 西西弗斯之歌

主唱:nicole
作曲:林阿p
填詞:林阿p
編曲:林阿p

歌詞

呢年嚟我有幾份兼職
其中嘅一份
係幫啲馬迷落注
喺電話投注中心

喺裡面我識唔到朋友
返工食飯 都係一個人
我已經悶到抽筋
但要維生 我諗到一個方法抗衡

開閘前半分鐘
總有好急嘅客人
落注嘅時侯夾雜粗口
聽到我一舊雲

但佢地愈係忟
我就愈係斯文
我話:「麻煩你重複一次」
搞到夠鐘開閘 佢哋就問候我屋企人

佢鬧我正一懵撚
話要叫個經理出嚟問
我都好有禮貌咁回應:
「先生,麻煩你等等」

我既緊張又興奮
同時又扮晒殷勤
喺呢個心情咁複雜嘅搏鬥裡面
我開始搵到工作嘅快感

希臘神話有一個故事,講述西西弗斯受到諸神嘅懲罰,要喺地獄不斷推一塊巨石上山;上到山頂,巨石又會自動碌返落山腳,佢每日都要重複呢種徒勞無功嘅工作,直到永恆。後人有­一個講法,話諸神並唔係用「推石頭」嚟懲罰西西弗斯,而係用觀念,用「我永世都要推石頭實在太慘」嘅呢個觀念。西西弗斯知道自己改變唔到命運,佢唯一可以做嘅,就係繼續推­石頭。直到有一日,佢發現佢可以蔑視自己嘅命運,甚至用享受呢個過程嚟去否定諸神對佢嘅懲罰,於是,佢感覺到自己係快樂嘅。

將駱胤鳴的《禾瓶》獻給菜園村

.

看到駱胤鳴和何紫慧表演了搖滾的一曲《禾瓶》,陣陣吟哦穿插當中,帶來幾分妖異,配合駱胤鳴擅長的急促節奏,壓迫力層層遞進,而主題是甚麼?是見血的戰爭,還是可以將其解讀為獻給菜園村的歌?霸業可以是帝皇,但現代社會裡更可直指為大商家,而「我們的要求很直接.不要面子不要錢.不要戰爭只要種我的田」。

田是甚麼?是一個家,一個自己的地方, 一個容許自己選擇生活方式之處,你有嗎?

禾瓶 by 駱胤鳴 feat. 何紫慧
作曲:駱胤鳴 aka 烙印
填詞:駱胤鳴

歌詞

子彈橫過了稻田 戰火悄悄在蔓延
又是一個無眠的黑夜 (黑夜 黑夜)
凍死骨成就霸業 幸福瞬間被毀滅
只能留下希望在身邊 (在身邊 在身邊)

孩子黑眼的無邪 大人白眼的不屑
只剩頹門敗瓦風冷冽 (冷冽 冷冽) 
瘋言瘋語在搶掠 開戰原因是無解
滿天煙火盟始灑滿街

這一塊地被人忽略
這一首歌不叫音樂
它是準備展翅的蝴蝶
被推跌 披著血
我們常常不被了解
充滿混亂的這世界
任由大地聲嘶力竭 它突然狂野

割好的禾放哪邊 那瓶子突然不見
同一個願望要許幾多年
我們的要求很直接 不要面子不要錢
不要戰爭只要種我的田

謝芊彤與謝芊蕾,香港女生的初音

不是 Twins 或 at17,老是說香港音樂好很悶的同時,網上有另一片天地,許多喜歡音樂的朋友正在歌唱,只是聽眾得主動一點去找。他們大多一支結他一具琴的便上場,粗糙不免但勝在真摯,有不少待要磨鍊的地方,但瑕不蓋瑜。正如謝芊彤與謝芊蕾,這兩位年輕的小姐妹,將早前南京見報的一詩「媽媽,我壓力好大」編成歌曲 ( 歌詞 ),聽聽,再看看,不知為什麼想到王菲的女兒竇靖童,一個時代需要不同年紀的聲音,二十歲的,或十多歲的也好,採取主動而發自內心的唱出來,而不單僅是由各大填詞人代筆。

再聽聽她們的其他幾首原創歌曲,大多以回應社會為主,像庾文翰失蹤一事的《3650個日子》和去年菲律賓遇害港人悲劇的《往前》等。還有以下的一首《選擇》全是水準不錯,至少感動了我:

還錢之歌,ToNick – Last Christmas

遲了一個月,今早起來才聽到這首由香港玩 punk pop 的獨立樂隊 ToNick 的《Last Christmas》,原來在 youtube 已過了五十萬瀏覽人次,個人認為比昨天上蘋果日報頭條甚麼的「爸爸網上棟篤笑一夜爆紅」更有睇頭。

將 Wham! 經典作品改成叫人還錢之歌,難得的是故事性強,搞嘢得來又不粗鄙,會心微笑或開懷大笑隨你。個人口味問題,這四位出身理大的 ToNick 的歌比起當時得令的 Mr. 等樂隊更合我心。期待他們今年的第二張專輯。

Last Christmas

主唱:ToNick
作曲:ToNick.George Michael WHAM!
填詞:ToNick
編曲:Tonick
監製:趙增熹

歌詞

Last Christmas 我結識咗你
And the very next day 仲借錢畀你
Friend 底 無所為幾多都畀
用八達通嘟翻屋企
翻都去 我再打畀你
你阿媽話你約咗一女仔睇戲
死仔 借我副身家睇戲
嗰刻我真心想嘟你

聖誕節大家咁開心
做得兄弟我乜都甘心
刀裡刀裡去 火裡火裡去
但一講到
還錢 就撒賴
還錢 就失蹤
Call 你 cut 我線 一嘢飛留言
你究竟去咗邊

一講到
還錢 就撒賴
還錢 就失蹤
㩒機錄卡過數 現金開支票簿 寫欠單都好
數還數路還路

Last Christmas 我一蚊到無
上 facebook 搵我 追緊個女仔傾訴
點知 佢話 No No No

女神:我約咗個靚仔睇戲

睇邊套 係咪蒼井空嗰套
佢話佢不知道 只知道不需找數
我心諗 無咁橋啩

女神:請我嗰個係你老友阿 Joe

聖誕節大家咁開心
比兄弟搵笨就怪我天真
刀裡得我去 火裡得我去

你個賤人
還錢 都無用
還錢 都有事
失咗蹤無計 呃我錢無計
朋友妻不可窺

就算你
還錢 都無用
還錢 都有事
失咗蹤成年 搵你搵成年 你究竟去咗邊
係咪要反面

(還錢 還錢 還錢)

This Christmas 你寄卡畀我
我打開一看 係張請帖喎
我崩溃 你連仔都生左
即係上年

我 wish 你
仔仔 沒籮柚
女女 講粗口
失咗蹤成年 呃我錢成年
原來去搞婚宴
豪畀你
全家 去擺酒
住洋樓 養番狗
欠債不還錢 致富的名言 幾大都借咗先
過聖誕過肥年

聽歌 我們能不週一開學嗎

這邊廂全港小學幼稚園停課,那邊廂迪士尼特別如期推出停課優惠,各有各的理由來對打,然後食物及衛生局長周一嶽呼籲有流感病徵的人應避免參加七一遊行,言下之意是沒有流感病徵的人便應該走出來了。然後世衛宣佈將全球流感大流行的警告級別由五級提升至最高的六級。

聽歌,此刻可以代表了誰的心聲,《我們能不週一開學嗎》是來自北京民謠歌手袁景尚未出版的EP【我會旅行到你家門口】的小樣,跟其一向的作品相比有較大的分別,全曲Abstract Hip-Hop的氣氛營造非常低迷的感覺。

[audio:http://www.littleoslo.com/cnt/home/wp-content/uploads/2009/06/school.mp3 ]

袁景@豆瓣

跟my little airport一起叫《Donald Tsang, please die》

my little airport又再一次迅即回應, 曾蔭權給人家叫死絕不好受,可惜別怪他人,誰叫始作俑者是你呀Donald Tsang,Please Die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主唱:my little airport
作曲:阿p
填詞:阿p

歌詞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我哋實上街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When will you be fired?

假設Donald今日你畀人斬咗隻手
二十年後嗰個人發咗達又做埋特首
你會否因為佢嘅成就
然後叫自己不要追究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我哋實上街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We’re all poor guys

董建華雖然做野係渣
但係良心都唔會好似你咁差
你任內最驕人嘅成就
就係強化市民對民主嘅要求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When will you die?
Donald Tsang, please die…
When will you be f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