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nternet

有趣又聰明的 Icons of the Web

這個由Network Mapper弄出來的“Icons of the Web"有趣在懷舊,像數年前博客盛行時流行的小玩意,這次根據Alexa的數據抓出全球流量最高的30萬多個網站,以網站的favicon的大小一次過顯示。大家可鍵入網址尋找網站圖標的所在位置,哈,竟然找到自己的博客,這就是聰明的地方,因為當局打算將這張圖像印成24×36吋的海報,要是只有三千個網站受落,亦是一宗不錯的小生意。

source: nmap.org via 斐宇梧的亂UP之地

Save 與 Delete,記與忘

我的憂慮常宅在Save 與 Delete之間。

全是沒有好好處理資訊的後果,相片、歌曲、電影一大堆,分門別類過後最終也如雜草叢生的花園,或塞滿衣物的櫃,每打開一次也就向我嘔吐一次。

由 MSN Messenger 與 Facebook 的朋友分類到電話簿聯絡人,我還是一塌糊塗,亂放一通,然後電郵,存起來不會再看,刪了又怕有日會用得上,像RSS一樣,愈來愈長,每每有永遠讀不完的訊息,看到未閱的數目便怕了,結果跳完又跳,手指也累了。

訊息,像一個mp3檔案,而檔案像一段網路的友誼,其實我可以任由它靜靜的躺在那裡,不理它,沒有所謂的記與忘,沒有所謂的選擇在Save 與 Delete之間。但積壓下來所生成的重擔一直壓在胸口,像難以呼吸的痛,幹麼我不能灑脫一點呢?

沒有互聯網的年代,我還可保留一張唱片,一張明信片,一本電話簿,現在的所有以數碼的形式生長複製,遠超我所能承載,幹麼我不能灑脫一點呢?

只有我願意、忍心按下刪除的一鍵,像那叫世界末日的核彈發射按鈕一樣,像對付垃圾郵件一樣的狠,一了百了,沒有存在的提醒也必然忘掉,我就會再輕省一點,縱然飛不起來,也不用舉步為艱。

朋友問怎樣將微博的一字一句備份,以防某天這些測試版的微博一朝忽爾大江東去,我說就讓這些說過的話流失吧,像對話在空氣中傳送又消散,別要留住,別要錄音我們的歌,別要Youtube記錄我們的戲,別要自己先於政府成為自己的Big Brother,我說起來是多麼瀟灑,在那存於電腦內幾萬張的照片裡,會翻看的又有幾多?數碼億萬,不如裱一張3R放在床前的深刻。

大江東去,在 MSN Messenger 上不要再Block了,索性Delete吧。在 Facebook 上不要再Hide了,索性Unfriend吧,將那些看著名字卻記不起是誰來的電話號碼刪掉,將IM的通話紀錄刪掉,將無用的電郵刪掉,別再貪婪,取消可有可無的RSS訂閱,取消可有可無的微博關注,別要煩惱,別讓自己不再打開的時間囊成為他人一朝搜秘的材料。來吧。

值得的,沒有留念,才會掛念;不值得的,沒有記,才會忘。

小奧私陸太慢的煩惱

很慢,每次載入自己的小奧私陸或小奧堅詞總要待上很久。

每個月已經大概花上千多二千港幣在網頁寄存上,服務供應商總說流量太大,要提升這提升那。一會又說我太多東西,主頁有3MB的內容。好,我改,將顯示文章減少,將所有不用的插件刪除,減少連結,減少使用JavaScript,但每次還是很慢。

自己也欠了耐性,何況讀者、訪客?

放上那個 Adsense只是聊勝於無,收支嚴重不平衡,沒問題,但感覺錢花了速度仍是很很慢,很不爽。又不懂解決,很惱。

是我的Wordpress有錯嗎?究竟我應該怎樣做才好,首先解決速度問題,我現在可以怎麼做?求助。

《侵權責任法》禁「人肉搜索」

去年末通過,由七月一日開始實行的《侵權責任法》當中條目繁多,遍及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各行各業,例如:

因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生產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第41條)

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不得違反診療規範實施不必要的檢查。(第63條)

違反管理規定,未對動物採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79條)

在公共場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沒有設置明顯標誌和採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施工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91條)

不過芸芸各例中最受報導青睞的是第三十六條:

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後未及時採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採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輿論最關注的是條例所針對的「人肉搜索」,即是起底,也有論者以網路欺凌觀之。要是「受害人」提控,從此無論發佈者與網站皆要承擔連帶責任,換言之,網站管理本身也要把關與審查,以防受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刪帖、屏閉、斷鏈外,禁言、封戶口,再將用戶資料呈交便成例行公事。

「人肉搜索」出來的是果,現在的《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要禁的卻是撒在網上四處的種子,禁止「人肉搜索」一法是要保障每一個人,無論是好或壞也有免於受公眾搜索的權利,但實際麼,有效嗎,有必要嗎?這是爭論的地方。

說到底,「人肉搜索」所帶來的禍害或裨益,全取決於「人肉搜索」的動機,而人類的好奇心是難禁的,處理不當的話只成惡法,讓敏感詞泛濫成災。

今夜的微博 當年的廣場

為什麼我要喋喋不休說微博二三事,因為那裡是我們香港,從一眾名人明星到平民於網上跟中國大陸最多實時交匯的地方。我們不是刻意要讓新浪難做,可是自我審查是對人的心志和創意有絕對的摧毀。今天六四不能提,明天可以是七一,甚至雙十。起初六四兩字不能在微博發表,然後是表情符號,為什麼為四川地震死難者的燭光不能同樣亮起在今夜的微博?然後刪去鮮花,然後慶賀的蛋糕和啤酒也沒有了。

什麼也不能說,那麼就不如在這天以眾所周知的原因維護網站好了。今夜的微博猶如當年廣場,背後發動了多少個微博小秘書與管理員在刪文和戶口?剛剛看到何韻詩發了一句:「今夜,無言」便瞬即蟹了,黃偉文發了一張群男臂掛黑煲呔的天橋相,最後亦給後知後覺的斬掉,這樣也未免太敏感吧。國歌、溫爺爺、鸛狸猿,敏感詞本身三個字也不可出,不少以歌抒懷的詞被刪,換來千篇一律的深表歉意,而身邊一些朋友今天更因為屢投蟹餌,最後戶口給連根拔起,完全消失。正如那年北京市民身邊的家人和朋友忽然下落不明,永不回來一樣。

今夜的微博,當年的廣場。此時此刻沒有流過一滴血的抗爭也足以讓人憤怒和嘆息,試問我們又怎可能選擇忘記那年那夜,他們以生命作為代價來具體展現,作為一個人要有的基本核心價值?請向和諧說不,請向恐懼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