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Introspection

生活的矛盾

講一套,做一套。我的生活模式其實從來不是我所相信、嚮往及提倡的,譬如節約,我的碳足跡遍佈不少。這頭可以向來自天山的瓶裝水說不,那頭又咕嚕咕嚕灌下一杯杯可樂。告訴自己應該多吃豆腐少點肉,從超市出來卻總有雞和魚。可以早一點出門坐地鐵離家,有得選擇就開車走了。我不是叫自己當苦行僧過無求無慾的生活,只是警覺得到大有改善的空間,人不能因為活在較為富裕的國度便縱容自己,講求甚麼生活質素、品質與品味、設計及享受諸如此類,揮霍不一定是肉眼所看到的酒池肉林,面對目迷五色的廣告、雜誌所擺出來的衣食住行迷暈陣,小心一點花口袋裡的錢,也算功德。

不過,此時此刻,我正在啖著從泰國運來的龍眼,在這個一載飛機便將季節運來運去的年代,不再等不時不食,我得了方便,直頭供求關係一家便宜幾家著,結果呢天干地支全面也要付出代價,有天,我深信。

我們還在吃喝玩樂,只因時辰未報。例如我感謝誰賜給我日用飲食,寄來一箱沖繩土產不消三兩天盡化無形,魚乾肉乾芒果蛋糕曲奇豬軟骨,還有香港來的手製蝦子麵、鮮腐皮、雲南火腿片,趕快吃吧,不然有如遺在家中不同角落那些遠渡重洋而來的美食,一一給再發現的時候已經過期逾載。又感謝誰賜給我華衣美絹,日前報載楊千嬅身上的mercibeaucoup我月前早就收到,晒命乎的同時也露出不值一哂的虛空,野草尚待春風生,時裝卻季季無窮穿不盡,然我從偌大的衣櫃裡找出來卻永遠是那幾件藍灰黑,好襯冬日天色,埋入齊黑的路,當我回家。

當我回家,門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