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Japan

仇日的韓童畫作

愛國的相反就是仇外麼,這些以反日為主題的畫作,非一幅兩幅,而是數以百計,更重要是出自兒童之手。

就是因為韓國與日本對竹島或稱獨島的主權有著長久的爭議,就有必要將之扯進兒童的世界裡頭嗎?眼見畫中全是飛機大炮讓子彈飛,雖可說是兒童常見的塗鴉之一,但如此形象鮮明的將交流頻繁的鄰國當作仇恨對象又是否可取?

仇日從小學做起! 韓童用畫反日網友傻眼

韓國與日本對竹島主權爭議爭論不休時,韓國兒童被要求以竹島為題,畫下一系列反日繪畫。雖是用蠟筆繪畫,看得出是出自兒童之手,但部分內容相當血腥,令他國網友感到不可思議。

大部分的畫作線條相當簡單,多是在日本國旗上做些加工,如在下面畫個香爐,或左邊畫幾枚炸彈等。但有部分小朋友畫出被槍射擊,流出深紅色血液的日本人,如果該畫是兒童對日本的想法,該童的心理健康堪憂。

source: NOWnews via hkgolden forum

 

不可能是一個人的地震

生活還得繼續,潮流沒有停頓,你今天穿了什麼,去了哪裡購物, 一切安好的幸福,只是我視而不見了,原諒我這幾天沒有回話。 – 我所關注的 101 個微博。

– 03-16

忽然聯想到易卜生的《人民公敵》,人民的公敵竟然是有良知的人而不是有錢的生意人,為了發展,為了利益,罔顧人民安全。百多年後歷史還是在不同的城市上演。商家政客,各懷鬼胎,在民眾沒制度可依從說不的地方,核輻射洩漏的話,第一時間坐飛機離開的,難道是幾百萬人嗎?坐落最南端的香港,還可以到哪裡去呢?

– 03-16

當東京還有千萬人在,而那些裝病拒飛當地的空姐,當平日機上真的出現問題時,他們肯定比乘客還要快的扣好安全帶,寫好遺書吧?

– 03-16

尿控電玩 Toylet 之小便小僧

源出於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的地標 Manneken Pis 進一步發揚光大,這位尿尿小童不僅出現於日本多地,現在更走入電玩裡讓男人玩家代身為小便小僧,持「械」尿控眼界的準繩度!而以下的新聞有兩個亮點:一是遊戲機將會裝在東京的四個地鐵站廁所,到時豈非大排長龍?二是其中的一款遊戲是以尿當風,吹起女人的裙,哈,日本的文化我是不會懂的。

— — —

廁所小便電玩遊戲

日本 SEGA 推出名為「Toylet」的廁所遊戲系統,全憑男玩家通過小便來操作。便池裏的壓力傳感器會測量出尿液觸到池底時的力度和位置。熒幕則會顯示遊戲畫面和獎勵,以及尿液的力度、長度和準確度。每部遊戲機上都有四個小遊戲,其中一個是挑戰玩家用高壓水流沖掉尿兜壁上的塗鴉,還有一個是要玩家用尿液充當「強風」,掀起一名女士的裙。這些遊戲機將試裝在東京的四個地鐵站廁所。

來源:明報

自慰專用,卻不是震蛋的 Tenga Egg

一打開,像剝雞蛋殼一樣,哈,超初以為是震蛋,原來是飛機杯的變種,可以喚作飛機蛋,仗著超厲害的伸縮性,哈哈,看到真人示範的照片真是像半熟蛋,蛋白裡半凝之間。這也算是日本設計的美,性玩具也可以簡潔,靠的是用家的幻想,而不是那些惡形惡相像會吃掉JJ的大小膠陰唇。

source: Tenga EggPV @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