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aw

《侵權責任法》禁「人肉搜索」

去年末通過,由七月一日開始實行的《侵權責任法》當中條目繁多,遍及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各行各業,例如:

因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生產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第41條)

醫療機構及其醫務人員不得違反診療規範實施不必要的檢查。(第63條)

違反管理規定,未對動物採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79條)

在公共場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繕安裝地下設施等,沒有設置明顯標誌和採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施工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91條)

不過芸芸各例中最受報導青睞的是第三十六條:

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後未及時採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採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輿論最關注的是條例所針對的「人肉搜索」,即是起底,也有論者以網路欺凌觀之。要是「受害人」提控,從此無論發佈者與網站皆要承擔連帶責任,換言之,網站管理本身也要把關與審查,以防受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刪帖、屏閉、斷鏈外,禁言、封戶口,再將用戶資料呈交便成例行公事。

「人肉搜索」出來的是果,現在的《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要禁的卻是撒在網上四處的種子,禁止「人肉搜索」一法是要保障每一個人,無論是好或壞也有免於受公眾搜索的權利,但實際麼,有效嗎,有必要嗎?這是爭論的地方。

說到底,「人肉搜索」所帶來的禍害或裨益,全取決於「人肉搜索」的動機,而人類的好奇心是難禁的,處理不當的話只成惡法,讓敏感詞泛濫成災。

蜜糖兒,一名中國留學生的掠影

朋友在機場偶遇一名從北京工業大學來挪威升學修讀法律的女子。言談觸及國內與香港大學生的比較,女子認為國內的精於學習考試而香港的則擅於日常生活的實際應用,又談到國內從做習作到寫論文也流行抄襲,並問友人怎樣做才不讓挪威的教授知悉。

朋友當然大感詫異,畢竟誰也知道學術剽竊是絕不容許之事,只好勸說,現在Google一下便很容易將有懷疑的地方查找出來,沒料到女子一臉欣喜,竟謂可將「金山詞霸」派上用場,翻譯成英文便大功告成。天呀,她可是法律系的學生。

而這名留學生,英文名叫Honey。

粉絲,讓明星的裸照把你搖醒

假相愈多,破綻愈多,同一道理,真相愈多,證據愈多。所謂假相只能仿真,真相不需造假,陳冠希「淫照門」事件幾天下來,管有如斯淫褻物品的網民數不勝數,還有報館、專家和警方,對於照片的真偽,明眼人一看便心裡有數。

向腦殘的偶像聖文化說不

然而千千萬萬的歌迷、影迷,爹親娘親也不及偶像親的粉絲,多少不肯接受現實,誇張的地步到達顛倒是非黑白的境界,跟不少明星一樣愛以自欺欺人的心態面對,謊稱不用看也知道是假,更有甚者費煞思量搜出風馬牛不相及的劇照充當真主「Edit神」,企圖印證原照是合成之說,腦殘如此,情何以堪。

大驚小怪過後也得明白,作為春宮外露的藝人,他們不是第一也不是最後,身處於明星祕戲走入百姓尋常家的互聯網年代,不少引以為傲或戒,更多是泰然居之,只有此地娛圈數十年來仍以販賣聖潔文化而存,為明星冠上不合情理的處子光環,就是有這樣的荼毒才有這樣的腦殘粉絲。

假如女主角換成了是Freeze三人

要是將床照受害者鍾欣桐、陳文媛和張柏芝換成組合Freeze三人,又會是怎樣的情況?香港演藝人協會還會站出來高呼要遏止歪風嗎?抑或大小明星淑女名媛為求攝上報紙一角而大放風涼話。會長譚詠麟表示不希望是次事件成為社會話題或頭條新聞,難道言下之意是要報喜不報憂麼?要是這樣的話才真是香港人的悲哀。

隔岸觀火的陳冠希持槍待發

忘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不太喜歡陳冠希。是在他批評世貿示威者是無腦的時候?是他怒罵記者十多萬一隻Bearbrick你賠不起的時候?還是他在專輯【讓我再次介紹我自己】裡頭目中無人的時候?當三名女事主連日來足不出戶之時,陳冠希則一聲不響早已遠走高飛。

不向警方交待,不向傳媒回應,在這敏感時刻卻忽然在自家網誌上貼出《The Sniper》持槍劇照,並留言「子彈已脫殼,你的小子Edison開火還擊」,給翌日報章大造新聞後又再解話自辯並提點大家“do some homework before trying to ruin someone’s life”,想不到一位貴為年輕才俊CEO的心態卻猶如未發育似的身體一樣小器。

警方對集團的直線打救與曲線打擊

由起初的高調報警,英皇娛樂言之鑿鑿的聲明照片是移花接木的偽造,到後來演變成傳媒筆下的疑似藝人淫褻照片,到轉趨低調,三緘其口的程度為「警方正安排與該兩名藝人會面,並設法聯絡其他涉案藝人」,與此同時,明報社評謂避免香港警方的努力付諸東流,呼籲世界各地包括內地當局,盡快將照片刪除。警方亦開始高調拉人,從上載者鍾亦天不淮保釋到將涉嫌藏有相關照片等人一律拘捕,並呼籲市民不要接觸這些照片,以免觸犯法例。欲加之罪,何患無詞,頃刻爆發的白色恐怖之下,民怨沸騰,怒吼「法律面前.窮人含撚」,狀似直線打救藝人的行動,又彷彿曲線打擊集團的手法,聲討狠批英皇及陳冠希之言也同時湧現各大論壇。事件愈演愈烈,死亡筆記淫褻版的奇拿尚未現身,他日「淫照門」開審,難保相關人等會有更大壓力。

登報

好戲在後頭。在有人無人權,有人有特權,有了特權又求極權,凡事要看曾蔭權的香港,讓一眾腦殘粉絲、葡萄撚、道德撚和看透撚一起,吃花生。

延伸閱讀:

香港網路大典:懷疑藝人床照流出事件

聲明簽署:強烈譴責有關藝人及經理人公司

有關香港網民聯合救助替死鬼草案

香港沒有有錢人天空便不曉轉了

淫者見淫

請告訴我

從色情連結案看淫相事件

拉拉拉拉拉拉—亞洲國際警監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