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ife

平庸的生活 Vida medíocre

是擬人或是擬物,在《平庸的生活》(Vida medíocre)的裡頭,你又是什麼?誰是你的一張桌一張椅,而你又是誰的一張地氈?每個人也是一種工具,要是沒有功能,早就消失。

短片很慢很靜,花上幾分鐘卻可讓我們反省一下,殘暴的冷酷世界,叫我不斷想起近日看了不少插圖,將人物化,或與身份角色對掉,如棉花糖手上烤著的人,給香蕉踩著的人,給白鴿餵飼的人,給流著眼淚的洋蔥切割的人……

我最親愛的,晚安

好些說話不好說,剛剛從威尼斯回來,天氣依然風光明媚,兩地。

可惜時間太少,精力也少。生活愈來愈忙。自己太執著,喜歡堅持下去,讀書好,寫作好,在網誌耕作也好,好想繼續下去。

每星期也會更新歌詞,自然的聽到好些好歌,一如既往,只是沒時間分享出來,而且耳朵也不好了,剛剛開始配了助聽器,其實是中風以來就有的問題而我不察覺,我不曉得,但我喜歡音樂,我可以寫歌詞麼?機會來到跟前又像風一樣翻遠。

近月聽了很多日語歌,在一大堆偶像工廠的即食歌以外,原來也有不少美好的音樂,不過擇日介紹。這兩天我最愛張惠妹的新歌《我最親愛的》,不知怎的總想到鄧麗君給我那份溫婉,沒有太留意歌詞,也再次佐證了自己國語不好,哈,而剛剛看了其MV,目不轉睛的,你該知道我不看電視很久,再好看的MV也縮成 Facebook 裡 News Feed 的小框框,但這次我開了全屏,聽過了張惠妹的名字十多年,還是頭一趟看清她的面龐,畫面拍得太吸引了,這麼的簡單,她也這麼的入型入格,披上西裝,脫下西裝,一邊覺就想著要告訴大家這歌與MV太美了。

[wptouch target=”mobile”][/wptouch]

另一首喜愛的作品是林宥嘉的《晚安》,緩緩的節拍,一步一步的陪我在漫步似的,有著很厚重的懷舊,甚至帶著鄉愁,像誰的長者在安慰著我,或我在安慰著誰。同樣今天也看了MV,同樣也第一次看清一點歌者林宥嘉的模樣,其實,為什麼腦子一直念作林嘉宥呢?看著看著,一樣拍得簡單而好看的MV,看著看著,他竟然走過了葬禮,怪不得總予我安魂曲的感覺。

最近又不時思索別人的生死,我們真的是細微如塵喔,時若漫長,時若短暫,因為毫無明實的斷落而日復日的下去,生存時而忘了生存的感覺,我最想躺在和煦的陽光之下發呆。為什麼我們付出了代價,也不能有著餘暇,以及情緒來細味呢?為什麼大城市的陽光變得那樣狠毒?香港朋友在做甚麼呢?我透過臉書的訊息來想像你們的生活,我也有過擔心,關愛社會的繼續的被拘束,而享樂的繼續被吃喝玩樂,但事實這也是我所建構的吧。

很想知道你近況
我聽人説還不如你對我講

夜 因為有了夢才寬敞

牠堅持了但人類沒有,談那條從印度到了挪威的狗

去年的新聞,一宗讓我久久不能釋懷的新聞。話說當貨船開倉卸物之時在現場發現了一條骨瘦如柴的狗,這是從印度到挪威整整漫長不見天日的一個月來,遠渡重洋,在密封的貨櫃裡沒水沒食物的環境底下還活著下來的一個奇蹟,但因為犬隻身體情況不佳而又恐怕會傳染狂犬病的考慮之下,有關當局草草為活口注射毒針了結。

掙了一個月活了下來,門打開了,看到光了,卻抵不過來自人類那定義為善意的毒針,五分鐘後離世。我感到荒謬,還是我太感傷了點,當我一而再望向牠的一雙眼睛,牠堅持了但人類沒有。

新聞及圖片來源:Aftenpost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