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iterature

《這隻斑馬》的夏宇的《那隻斑馬》

夏宇從來都是這樣優秀,看到博客來有關的頁面便一目了然,關於夏宇的新書《這隻斑馬》和《那隻斑馬》,是文學是設計是書是遊戲甚麼也好,可以將兩本作品本身看成位一份吧?讓讀者自己更主動的參與文本的創造,是我的第一印象。我會滿心歡喜的捧回家,如果在二十年前的話。

我老了,老得對大多的實驗麻木,又或是需要新的刺激來更新自己的觀感,如果我這刻手上有這兩本書,我會像隨便翻開電話簿的一頁,然後又合上麼?

借薛凱琪《字花》說【字花】

以字花為題,最直接的聯想便是香港本土文學雜誌【字花】,這本早前因為給藝展局削資而籌款的【字花】最近還在 iTunes App Store有售,不故步自封,與時並盡,既是在更多渠道上讓文字開花,也是透過不同嘗試尋找更多的可能,讓雜誌自身成為創作本身,而不單是創作的載體,所得的經驗,難能可貴,於那些不願明白的人來說,不會明白。

說回薛凱琪的《字花》,內容也是繞著「創作」,因情而廢,「寫不出半首詩」,「唯求用這首歌.唱出一種結束」,說實在很平淡的一曲,抒發淡淡的哀愁罷了,感覺像楊千嬅於A Music時期的歌。所以,我的動機已在題目表明。畢竟薛凱琪於我的個人口味,最喜歡是《小峽谷之1234》、《劍龍在草地散步》和《微笑殺人事件》那些。

薛凱琪《字花》

作曲:陳奐仁Hanjin
填詞:陳詠謙
編曲:Hanjin (Sunrise version).Edward Chan/Charles Lee (Sunset Version)
監製:Hanjin (Sunrise version).Edward Chan/Charles Lee (Sunset Version)

歌詞

自那天起 寫不出半首詩
留下到處 一張張廢紙
是我筆尖 發現文筆太亂
零落破碎 一想起你便斷

﹡唯求用這首歌 唱出一種結束
如旋律內有雨 那就盡情哭
如文字會生花 也許明天會花開遍地
枯萎那個 無謂再目送

直到今天 寫一首最美的
旋律帶過 當天的記憶
為你寫歌 作別離的記認
文字抹去 今天的太任性

﹡REPEAT

文字記載感情 無奈我已淍零
每字也是有關於你 我做過什麼

﹡REPEAT

傷口會痛 無謂再亂碰

《字花》

拜託子山寄來的幾本書經已收到,當中包括《字花》的創刊號,一本來自香港的文學雜誌。彩色的幾頁讓我想到十多年前的《聯合文學》,黑白的部分又像《素葉》,甚至是《越界》,真的是大江東去,不過多少豪傑還在,許多熟悉的名字,他們還在寫喔。新舊作者人才濟濟。我會找個明朗的下午,溫新知故。

《字花》官方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