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agazine

當陰部紋上蝴蝶

時裝藝術雜誌《Garage Magazine》創刊號封面,意念來自Damien Hirst,攝影Hedi Slimane,紋身為Mo Coppoletta操刀,於大陰唇和陰阜紋上蝴蝶雙翼,外陰裂就作蝴蝶的胸與腹。是嘩眾取寵?我更覺是了不起的先聲奪人,忽爾讓人對紋身充滿探秘的遐想。

而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雜誌封面上則是貼紙一張,好奇的就請於雜誌出版後親自將其掀起,一看究竟。至於其他兩個封面,如下:

 

source: styleite

從香港沙漠看隨風而逝的卡達菲

今期《TIME》的封面,不用一字,無需多言。

另一方面讓我再次想到賢愚千古知誰是?除非從政當一個偉人或大魔頭如希特拉或獨裁者卡達菲,否則又如何留在歷史書上,再想儘管留下亦不過成名在學生的課本上,於答題簿上佔一個位置。一國領袖尚且如此,更何況所謂的名流商賈?富可敵國又如何,一切只留在現世,聰明的會還富於民,當大慈善家,痴愚的就繼續榨乾市民的分毫而落得天天給人詛咒的下場,值得麼,榮華帶不走,為了什麼,富亦不過三代。再想那些已過半百的政客或棍,人望高處的覬覦成為一城之首,只是得到又如何,言不順下又會有多大的發圍,縱然歷史書是為當權者服務,望它五十年不變好歹有個名,再加幾行十數個四字詞來表述一下政績,又如何呢,何不顧及現世聲名,此時此刻,做個好人?不難的,難在利慾薰心,你們總有千萬個藉口,而我們惟有等待你們亦有隨風而逝的一天,何況這城的情況其實與沙漠愈近相似。

事實上,縱然我知道卡達菲是誰,也只知個皮毛,而你們再大名鼎鼎的話,日後人家也只會說而我不知道這些人是誰。

東方日報 Flash ON weekly

原來東方集團旗下的《Flash ON》昨天出版了。一星期一次,一本既會在街派也會夾在《東方日報》裡附送的潮流周刊,為什麼我也想要一份?因為這是繼壹週刊的《 Next + One 》之後,有我的第二個專欄《Go North》,同版作者還有彭秀慧、夏至和韓火火。好奇只是想看一下版面,因為自己原來不太重讀自己的文章,出街了就出街了,就算偶然看一下也是跳讀,沒了小時候將詩歌捧在手裡細讀的喜孜孜。

幸好呢,原來《Flash ON》也有免費的 iPhone Edition。呵呵,不錯。


今天收到

其實我應該將每趟收到的東西拍一張照,以茲證明它們的存在,待日後清算自己曾經浪費了什麼。

今次最開心不是久等的iPhone 4,反而是壹週刊 Book C《Next + One》 的Hard Copy,以及小丸子和其爺爺的 Bearbrick,哈哈哈,我那動漫人物的Bearbrick系列又多了幾位新團員,在電腦附近。包裏裡還有一盒九龍酒店的月餅,可是我一如往年並不知道何時才中秋。

《時代》雜誌之五十大最差發明

《時代》雜誌選出了所謂近年來五十大最差的發明,名單上不乏與互聯網有關的東西,元老級例如叫大家深痛惡絕的「彈出式廣告」和「垃圾電郵」,新一代則有讓你我在 Facebook上「耕種」像素又「收割」像素的遊戲 FarmVille,以及不時出現在Twitter上無厘頭地報告某人「我現在於某地」行蹤的 FourSquare。

其他與科技沾邊的產品也有,像電子寵物之初的他媽哥池,又或專為iPhone使用者以手指安全套避開手指印而出的 Phone Fingers等等,當然少不了醜鞋王 Crocs,最差或好因人而異,這些最乜最物之選從來別要認真,如果不是《時代》大名夠響夠亮,鬼有人理。

餘下名單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