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edia

爽報有多喪

挪威時間十一時多,你們那邊在香港的朋友拿了一份《爽報》沒有?或是拿了一疊一手交給廢紙回收商沒有?等你們報告,這份《爽報》其實可以有多爽,會不會像吃一口大蘋果的爽,還是大熱天時沖一個凍水涼的爽,甚至像某某昏君庸官死了叫全民皆爽?

鬥燒銀紙,鬥燒紙,不先看你們的新聞有多爽,但先跟你們算環保的數,當中造福了多少得靠變賣報紙為生的貧民,印一百萬份,就是跟《頭條日報》爭一日的厚紙或厚顏?這刻黎智英在蘋果日報上表示「希望《爽報》能建立一個多媒體的平台,集報紙、影音於一身,成為一個全新媒體。《爽報》跟市場上現有的免費報章不同,佢哋做緊係一個 free newspaper(免費報章),我哋做嘅係 new media(新媒體)」- 既然定位為新媒體,就索性不要印一百萬份好了,讀者打開你們的報紙難道能夠立即有video可播?什麼是互動,難道還是在紙上放條hyperlink?說穿了你們的媒體新在哪裡?以賣廣告為生的媒體可以新在哪裡?人人可以手機讀報,可惜不夠肉你食,係咪,所以還要印廣告。

這城真悲哀,傻仔管理之下萬事待報,你們偏偏就在製造新聞,而不在探討。昨天蘋果「陳學殷回家了」又如何?今天「生日唱K埋單拗數Neway撒溪錢送」也可以是頭條?說好了的溪錢在哪?,再一瞥你們《爽報》的大圖,「最毒婦人心」這篇是突發嗎?無論如何,同一幹人等做出來的報紙其實可以有多大分別?我才不理會你們是否鬼打鬼,爭一塊餅食,就叫一眾廣告商賣吧賣吧,將報紙像溪錢一樣撒出去吧,讓一眾人去搶,這城要紙,不要新聞之餘,請大家一路好走,別回頭望,那怕堆填區早像高山來淹,最後要不要靠那未來全球最大,於深圳興建的焚化爐幫手?

挪威時間十二時多,你們那邊在香港的朋友拿了一份《喪報》沒有?或是拿了一疊一手交給廢紙回收商沒有?等你們報告,這份《喪報》其實可以有多喪,會不會像吃一口壞蘋果的喪,還是天涼水冷沖一個凍水涼的喪,甚至我們其實早已全民皆喪,不用喪鐘再響?

《爽報》終於上線了,看了幾條新聞片段,由剪接用字讀稿,想問跟蘋果動新聞有何分別?根本就一模一樣一稿兩用,而且速度都是一樣慢,不如放上youtube蒜把啦。有幸聽到陶傑的人聲鹹估,當笑話聽都過唔到自己,太重口味,即刻熄了。唉,未爽先喪。

與洗碗同酬,讀大學價值何在

「洗廁所薪金追貼大專生,最低工資今實施」是明報今天的港聞頭條,在勞動節的這一天,「討論」經年的最低工資終於實施了。而文中有人不禁嘆謂:與洗碗同酬,讀大學價值何在。

我心頭一冷,笑笑,抱住這樣的想法,不如想想大學畢業的薪酬是否過低吧,另外五年後你還與洗碗同酬的話,是你有問題,再加上其實我根本不覺得與洗碗同酬 有什麼不妥。貧富有必要那樣懸殊麼?出賣勞力的刻板辛苦工一定要低薪?為何睇到自己個學位那樣高?

另外,蘋果日報一幫追住「最低工資」這議題咬住同樣多年不放,有支持,就有反對,可是到了今天通過了還用什麼「各位因為最工資無咗份工或檔生意既朋友,記得揾投票支持最低工資既議員找數」回應,見尹思哲君 twitter 語,不免吓一聲。

蘋果日報講乜,啱唔啱都好,最大問題係中意當讀者係BB咁餵,奶又好,屎又好,直接服用,不鼓勵對話、思考。所以睇香港的報紙我只當 source 睇,分析的功課要自己做返。

利君雅,香港踏出新一步

誰是挪威人?除了大多典型金髮藍眼的傳統北歐人之外,當然還有土生土長的中東印巴非裔亞裔,縱然人口比例上很少,但很常見於電視上作主持、演員,以及每天跟廣大市民見面的新聞報導員。

相對於挪威,作為國際大城市的香港有更大比例的外來人口,當中又有很多已經落地生根的幾多人的家庭,從政府到社區,我們一邊強調種族共融的同時,也一邊置少數族裔的問題不顧,狀若隱形,有甚麼方法讓大眾在情感上也知道他們的存在,而不是糢糢糊糊的概念呢?由少數族裔人士當新聞報導員與記者便一個很好的開始。尤其在擁有慣性收視的 TVB上出現。

有人說不看利君雅的面孔,根本不知是印裔人士,有人說利君雅的粵語比大部分的香港人還要好。這些一邊是讚賞的同時,也展現了潛藏在我們心中一向對少數族裔的無知。作為面向觀眾的新聞工作者,她的中文當然要好,咬字清楚,說話流暢等全是基本呀,利君雅能夠擔任報導新聞一職,是她本身的能力。

如何去增加大家對不同種裔人士的認識?而不以偏概全?這可是兩方面的功課,要大家努力。利君雅的印裔面孔的確引來大家的注意,但別輕言這是種優勢而忽略人家本身的真材實料,也該想想, 一幣兩面,或許她本身因為一張與大家有別的面孔而在社會吃過不少苦頭,是遠超我們的想像呢?

而誰又是香港人呢?

何家身家何家分

不曾想過現實會比電視劇《溏心風暴》更為誇張,從來沒有想過鬧劇會在新馬師曾鄧家爭產事件後再度上演。口痕友大叫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還有人作歌,將經典兒歌《何家小雞何家猜》改成《何家身家何家分》,又或何家身家何家爭,何家母雞齊開踭,何家等緊何生瓜,甚至有扮成疑似薛凱琪唱出來:

作為眾多花生友之一的我,其實看到一個平日受萬人欽羨的「賭王」如今成為「被發言」、「被表態」,狀甚痴呆的老人,天天來回幾房人之間,這首「何家身家何家分」聽來便是陰公又淒涼。

中國人愛說家醜不外揚,有人問整家上下人人家財萬貫,還爭甚麼?有人答一眾升斗市民又怎能了解?平日在社交名人版面風頭盡出的,如今將要在法座裡面見?家是家,房是房,家人之間尚且相爭,何況是房呢?

想到《溏心風暴》裡那些金句:耳聽三分假,眼看未為真;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我睇人睇咗幾十年,邊個係人,邊個係鬼我睇得到;大家喺前門捉賊,你哋就喺後欄放火;我話係就係,唔駛證據!呢度唔係法庭,唔需要證據,我對眼就係證據。

我不禁一一懷疑,就算是《溏心風暴2》的人在做,天在看;多行夜路必遇鬼,多行不義必自斃等,在香港這個是非黑白日益顛倒的社會裡,我只知道:沒油炒菜不會青,窮人說話沒人聽。

無論如何,清官難審家庭事,而這齣戲,即使你不想看,傳媒也會迫你睇。

圖片取自《忽然一週》

何家身家何家分歌詞:

真怪誕又趣怪
你望望新聞裡
有四百億身家哈哈哈
是何家的不知道

何家一家何家猜
何家兩家何家猜
何生身家何家分
何家子孫笑唂唂

遲早升天何先生
全屋親戚來分家
遺產歸於何家中
來猜來猜唷

真怪誕又有趣
你望望新聞裡
有四房的子孫分身家
是何家的不知道

何家三家何家猜
何家四家何家猜
何生身家何家分
何家子孫唂唂唂

A片當新聞之日本祼體婚禮

看到蘋果即時新聞的標題是「齊齊剝光豬搞婚禮 日本開始流行」,便知道又一傳媒中招了:

據《世界新聞報》報道,「裸體婚禮」悄悄在日本流行。在婚禮上,新郎新娘必須赤身露體,熱情的司儀一般也不穿衣服,參加婚禮的賓客可以自由選擇穿或者不穿。

和傳統的婚禮相比,裸體婚禮的程序沒有什麼特別。只不過賓客們要按照是否穿衣被安排坐在不同的區域。婚禮期間,司儀會頻頻鼓勵穿着衣服的人脫下衣服坐到赤裸賓客的席位上。


AV內容萬千,見怪不怪,想不到這齣以祼體婚禮為題材的卻輾轉間以訛傳訛,不經查考,被傳媒當真的故事擺上報,本來已柒到不能,早幾天我已將相關消息放上微博,千人轉發,就以為真相大白嗎?很遺憾,從童鞋的留言裡發現,縱然只有百四字,大家似乎也沒有看清,繼續以為是真有其事,大罵小日本變態。而竊以為一按轉發只是網民的習慣,真想不到蘋果日報又轉載,真係柒到核爆。

媒體報導所用的「劇照」明顯從下圖Soft On Demand出品的AV【ソフト・オン・デマンド 結婚式】本身封套而來。

相關新聞錯報之一:日本流行裸體婚禮 新人賓客全身赤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