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Media

2011
19 Sep

挪威時間十二時多,你們那邊在香港的朋友拿了一份《喪報》沒有?或是拿了一疊一手交給廢紙回收商沒有?等你們報告,這份《喪報》其實可以有多喪,會不會像吃一口壞蘋果的喪,還是天涼水冷沖一個凍水涼的喪,甚至我們其實早已全民皆喪,不用喪鐘再響?唉,未爽先喪。

14 May

奇圖共賞,最後一句是亮點。

1 May

蘋果日報講乜,啱唔啱都好,最大問題係中意當讀者係BB咁餵,奶又好,屎又好,直接服用,不鼓勵對話、思考。所以睇香港的報紙我只當 source 睇

4 Feb

誰是挪威人?除了大多典型金髮藍眼的傳統北歐人之外,當然還有土生土長的中東印巴非裔亞裔,縱然人口比例上很少,但很常見於電視上作主持、演員,以及每天跟廣大市民見面的新聞報導員。 相對於挪威,作為國際大城市的香港有更大比例的外來人口,當中又有很多已經落地生根的幾多人的家庭,從政府到社區,我們一邊強調種族共融的同時,也一邊置少數族裔的問題不顧,狀若隱形,有甚麼方法讓大眾在情感上也知道他們的存在,而不是糢糢糊糊的概念呢?由少數族裔人士當新聞報導員與記者便一個很好的開始。尤其在擁有慣性收視的 TVB上出現。 有人說不看利君雅的面孔,根本不知是印裔人士,有人說利君雅的粵語比大部分的香港人還要好。這些一邊是讚賞的同時,也展現了潛藏在我們心中一向對少數族裔的無知。作為面向觀眾的新聞工作者,她的中文當然要好,咬字清楚,說話流暢等全是基本呀,利君雅能夠擔任報導新聞一職,是她本身的能力。 如何去增加大家對不同種裔人士的認識?而不以偏概全?這可是兩方面的功課,要大家努力。利君雅的印裔面孔的確引來大家的注意,但別輕言這是種優勢而忽略人家本身的真材實料,也該想想, 一幣兩面,或許她本身因為一張與大家有別的面孔而在社會吃過不少苦頭,是遠超我們的想像呢? 而誰又是香港人呢?

29 Jan

不曾想過現實會比電視劇《溏心風暴》更為誇張,從來沒有想過鬧劇會在新馬師曾鄧家爭產事件後再度上演。口痕友大叫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還有人作歌,將經典兒歌《何家小雞何家猜》改成《何家身家何家分》,又或何家身家何家爭,何家母雞齊開踭,何家等緊何生瓜,甚至有扮成疑似薛凱琪唱出來: 作為眾多花生友之一的我,其實看到一個平日受萬人欽羨的「賭王」如今成為「被發言」、「被表態」,狀甚痴呆的老人,天天來回幾房人之間,這首「何家身家何家分」聽來便是陰公又淒涼。 中國人愛說家醜不外揚,有人問整家上下人人家財萬貫,還爭甚麼?有人答一眾升斗市民又怎能了解?平日在社交名人版面風頭盡出的,如今將要在法座裡面見?家是家,房是房,家人之間尚且相爭,何況是房呢? 想到《溏心風暴》裡那些金句:耳聽三分假,眼看未為真;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我睇人睇咗幾十年,邊個係人,邊個係鬼我睇得到;大家喺前門捉賊,你哋就喺後欄放火;我話係就係,唔駛證據!呢度唔係法庭,唔需要證據,我對眼就係證據。 我不禁一一懷疑,就算是《溏心風暴2》的人在做,天在看;多行夜路必遇鬼,多行不義必自斃等,在香港這個是非黑白日益顛倒的社會裡,我只知道:沒油炒菜不會青,窮人說話沒人聽。 無論如何,清官難審家庭事,而這齣戲,即使你不想看,傳媒也會迫你睇。 圖片取自《忽然一週》 何家身家何家分歌詞: 真怪誕又趣怪 你望望新聞裡 有四百億身家哈哈哈 是何家的不知道 何家一家何家猜 何家兩家何家猜 何生身家何家分 何家子孫笑唂唂 遲早升天何先生 全屋親戚來分家 遺產歸於何家中 來猜來猜唷 真怪誕又有趣 你望望新聞裡 有四房的子孫分身家 是何家的不知道 何家三家何家猜 何家四家何家猜 何生身家何家分 何家子孫唂唂唂

2010
14 Sep

看到蘋果即時新聞的標題是「齊齊剝光豬搞婚禮 日本開始流行」,便知道又一傳媒中招了: 據《世界新聞報》報道,「裸體婚禮」悄悄在日本流行。在婚禮上,新郎新娘必須赤身露體,熱情的司儀一般也不穿衣服,參加婚禮的賓客可以自由選擇穿或者不穿。 和傳統的婚禮相比,裸體婚禮的程序沒有什麼特別。只不過賓客們要按照是否穿衣被安排坐在不同的區域。婚禮期間,司儀會頻頻鼓勵穿着衣服的人脫下衣服坐到赤裸賓客的席位上。 AV內容萬千,見怪不怪,想不到這齣以祼體婚禮為題材的卻輾轉間以訛傳訛,不經查考,被傳媒當真的故事擺上報,本來已柒到不能,早幾天我已將相關消息放上微博,千人轉發,就以為真相大白嗎?很遺憾,從童鞋的留言裡發現,縱然只有百四字,大家似乎也沒有看清,繼續以為是真有其事,大罵小日本變態。而竊以為一按轉發只是網民的習慣,真想不到蘋果日報又轉載,真係柒到核爆。 媒體報導所用的「劇照」明顯從下圖Soft On Demand出品的AV【ソフト・オン・デマンド 結婚式】本身封套而來。 相關新聞錯報之一:日本流行裸體婚禮 新人賓客全身赤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