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edia

當《南方都市報》總在測試中共水溫,我們呢

對站出來高呼的人表示感激,對說話婉轉的人表示尊重,對選擇沉默的人表示諒解,對不懂真相的人表示憂慮,對曲解事實的人表示憤怒。當身在較為自由的香港有人還選擇助紂為虐,巔倒是非,在中國的《南方都市報》就再一次展現怎樣在狹縫中長出小花,再細看以上擷圖,是今天六一兒童節刊在B16版的特刊,實際上原本的「偽兒童.真童趣」芸芸漫畫中有一幅是這樣的:

一如既往,當真相曝光,數字報的版面便作出了改動,成了右邊的一小缺天窗,放大的版本中也刪走了原圖。不過,除卻小孩子筆下三架坦克和擋坦克人的經典場面之外,假如多心一點,穿鑿附會多一點,不難發現更多可堪玩味的小細節,例如:朝著紅太陽的是一雙打上交叉的畫筆,旁邊的雲更像突出的一根中指,將旁白詩意的一句:「我那時,隨手就一塗鴉」配在下一張那站在國旗前持槍的解放軍,真的可以想像更多。另一張呈現出來的算術題則大刺刺的有個4字。

是的,中國還是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度,就如多少年代不少直諫皇帝的士官學人也只有人頭落地的下場,所以即使明歌暗諷,憑畫寄意,也得冒險,當中抱住的信念是再迂迴曲折也好,總要說出來,露一點風聲,提醒一下,或心神領會,每一次的婉轉也是每一巴摑在掌權者臉上的印記。要是不說的話便真的會消聲匿跡。這不僅是六四,還有太多以數字組成的禁忌,甚至是大眾或個人的安危,毒奶粉、假疫苗、騷亂、斬人、跳樓等等,一句下令不準報便以為社會一片和諧,恐怕在密不透風的環境最終會蘊釀成大爆炸。

當黎智英的新書《事實與偏見 16 – 我已無求》沒通過豆瓣的審核,就從大眾的圖書庫消失一樣,像某某電影某某歌曲不合國情又進不了國內市場一樣,不單是物品本身的下落不明,還有是未來相關的創作,各人通過自我審查,只為能夠被看得見,聽得見所做,創意不在,自由也在當中殆盡,所以我們不能放棄。

這幾天看一眾童鞋也在微博上測試水溫,明明已經沒有怎樣明刀明槍的圖與字,橫行的河蟹依然吞噬資訊河床上的敏感詞,就像現實世界裡外來物種入侵造成生態大災難一般,那些不過是日常的圖片,不論機械或人肉搜尋,我們已經像瓜與藤一起被盯上。不過河蟹再強,牠們也不能夠叫時鐘上指向六時廿分的一刻的消失,正如多宗發生在敏感詞這天的歷史大事,像「宋滅北漢,五代十國結束」、「德國西里西亞紡織工人起義」、「波蘭第一次民主選舉」、「新華社公佈四人幫主犯江青死訊」,縱然過去,仍是史實。

我們可以怎樣說,我們應該怎樣說,如何避免水溫過熱而受燙或太冷而凍傷?請思考。也再一次感謝勇於測試中共水溫的《南方都市報》,讓我們明白,硬要將歷史否定抹去是怎樣自欺欺人的荒謬。請記住,歷史已經為那兩個存在於日常生活裡的數字賦與新的定義。

余秋雨:我不會上網不看報紙只看央視新聞頻道

「我沒有手機,不會上網,不看報紙,只看央視新聞頻道,但有很多人問我,為什麼知道這麼多東西。前天下午,在“寧波市第二屆全民讀書月”開幕式上,著名作家余秋雨先生一開講就拋出這麼一句話。在我看來,現在我們接受的大部分信息都是無用的文化垃圾,我們沒必要知道這麼多,讀書一定要有選擇!」余秋雨接著解釋。環球網

余秋雨說得差不多一點也沒錯,一不小心我們便會溺斃在資訊的洪流裡,沒有經過選擇的吸收信息,狼吞虎嚥蛇吞象,最後消化不良,貪字得個貧,甚麼營養也吸收不了。但余秋雨錯在只看央視新聞頻道!沒有手機,不會上網,不看報紙等等就是將自己接收資訊的選擇權拱手送給央視新聞頻道,這便是大錯特錯。可恨在余秋雨不上網也不看報,少了渠道接觸不同的聲音,失去自省的機會,希望國家的領導人斷不會如此。

央視喔央視,你的羞恥心在哪

心靈之窗抄襲秒速五厘米

 

繼早前動畫《大嘴巴嘟嘟》被指為《蠟筆小新》的山寨版之後,看一看上圖,相信大家這兩天從網路和新聞也讀到是關於央視標榜內地原創的道德教育片動畫《心靈之窗》,被揭發為抄自日本動畫製作人新海誠兩年前的短編《秒速五厘米》。作為官方喉舌的央視也真夠厚顏無恥的,然後又看到網誌聞見思錄裡頭將央視新聞頻道於較早前推出的片段與BBC News的並列,異常醜怪,人家的全球天天播耳熟能詳,作為同行不刻意避嫌不特止,還要東施效顰,雖說新聞片頭差不多,只是取片、剪輯等等脫胎不換骨,沒有羞恥心呢,看得我委實好難過。

秒殺 地鐵裸照

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的另一個例子。作為傳媒,寫粗言要以X字代替,說穢語則要嘟走,露點露毛就當然要打格啦,冇辦法,礙於法例所限,為求自保不得不順應遊戲之中模糊的規則,但真的叫我討厭, 駛唔駛咁誇。多謝互聯網,總能夠將真相找出來,未評藝術性前先一窺全豹。

Zach Hyman “Decent Exposures”

作品取自攝影師Zach Hyman的“Decent Exposures”系列,模特兒為Jocelyn Saldana,以三十秒之內的瞬間裸露為題,極有快閃意味。

讓我們一起消費Michael Jackson之死好一陣子,然後Pina Bausch

一代歌王駕崩,萬民舉世悼念,以一支《Thriller》或《Beat It》的時間,以打上R.I.P三個字母的心力在Twitter和Facebook上一呼百應,幾分鐘又幾分鐘,流量暴漲,因為新聞,也因為新聞的價值,在網路展開,讓我們一起消費Michael Jackson之死,以悼念之名。

先來者將包含Michael Jackson一字的域名索價千萬美元求售,後來者就註冊更多域名,甚至於Hate Site也不放過,如“Glad Michael Jackson Is Dead”,而eBay上亦翻起炒賣巨浪,舉凡MJ的收藏就得紀念,貼紙海報雜誌襟章衣物,又或追思會的門票,歌迷終於等到以錢銀交換彼此對偶像的迷戀與忠誠的時機,讓其歌曲在Amazon與iTunes的銷售榜上高攀,讓其專輯在Billboard排行榜上十拿九位的創造歷史,還未包括網路上不費分毫的打包下載,要是Sharebee也會公開統計,說不定亦破了紀錄。

讓我們繼續消費Michael Jackson之死,讓大小明星打鐵趁熱紛紛致敬,往常的冷嘲熱諷頓成噓寒問暖,傳媒當然不忘推波助瀾,天天頭條,像以退為進的Moonwalk一樣,以他的過去延續故事新的發展,賺人熱淚,取人熱錢,驗屍的同時也驗證傳聞,如置於砧板上的食材,鹽醋少不得,一邊剖開MJ風光背後的怪行和窘態,一邊讚歎MJ的成績如何前無古人的超群,叫人驕傲,叫讀者齊聲一呼,最輝煌的八十年代已隨MJ而去。

一個時代從來是以漸入漸出的形式存在,不會戛然而止,與其說良辰已逝,寧可體認美景不再的原因是時移世易,客觀環境再容不下締造當年【Thriller】盛況的條件,那後無來者打破的銷量現已兌換成Youtube上不一定賺得大錢的瀏覽數字,米高積遜的傳奇也得由進化成現在“One Minute of Fame”的時代所成就,在喧囂、擠擁,商機處處的MJ之死面前,其實我們是在悼念,還是蟻摟蜜糖繞著話題而轉。

然後Pina Bausch也同樣遽逝,對比米高積遜之死的街談巷議,作為一代舞蹈大師的翩娜包殊的離世無疑非常小眾,小得只會佔上香港報章的一角落,甚至談不上是米高積遜之死的「然後」,當前者的新聞依然進行,直到甚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