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iniature

小小木頭收音機

許多東西正在日常生活裡消失,收音機人大是其中之一,收聽電台的功能不是融合到手機便是鬧鐘裡去,要買獨立一台的話,除非好特別,䄂珍如一隻麻將牌的大小,小巧得像芭比屋裡的傢俱,這幾枚木頭Motz FM收音機還可以連接iPod當音箱,這個反而好不重要,重要是可以放在案頭成為裝飾,裝飾枯燥的生活。

渴望 Designers Chair

就算有錢買未必有地方擺,有地方擺又未必有裝璜能夠相襯,那好比占士邦電影裡頭大反派大本營既復古又未來的奢華氣派,Villain Chair 非同凡響惡魔椅一把,盛惠三千六英磅。

退而求其次,聰明商家看準了我們對美好事物的渴望而苦無金錢的實況。打袖珍模型的主意,推出幾十蚊貨仔,買得起又有地方擺。原來 reacJAPAN 的 Designers Chair 已出到第四輯,以下是我的心水選擇:

我們的Life Size

在大人國裡或許我們充滿恐懼,因為小如螻蟻。在小人國呢萬物皆在我們的股掌之上,無比的安全。有大必有小,自古以來,Miniature的存在是我們嚮往小人國的證明。不僅僅是住不到大屋便玩Dollhouse的聊以自慰或買不起Designer Chairs就以模型代替。在貧乏的個人空間底下,潛藏的佔有和操縱才是愛小的緣故,畢竟我們不大。

美國藝術家Cynthia Greig以《Life Size》為題的一系列作品便用上日常生活的Miniature來作出強烈的對比,給我一種冷靜而幽默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