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irror

玻璃人穿玻璃鞋

第一眼看到這雙由 Andreia Chaves 設計的玻璃鞋,對不起,沒有想起那要午夜前回家的窩囊灰姑娘,艷光四射的東西該由天生的明星穿上,我即時想到的是某報導裡出現在洛杉磯的無名街頭表演者的戰衣,就叫作玻璃人吧,全身碎片將四周反射回去,惹隱惹現,效果神奇,有霸氣的相配,然後我又想到玻璃人的一身裝束也好黃耀明。這樣的扮相遠比在歐洲各地街頭相互複製的真人假雕像表演有看頭得多。

more: 玻璃人 @ flickr

在即影即有的年代再見寶麗來

於零一年破產後又得以經營的Polaroid終於宣佈將會停止生產相機專用的拍立得菲林,改以更專注於旗下數碼相機與相框及便攜式打印機的發展。

SX-70經典造型枕頭Plusharoid

再見寶麗來。

我說不上是寶麗來的熱愛者,家裡好幾部的Polaroid相機早已封塵及不知去向,菲林則還有幾盒。回想九十年代,說得上是寶麗來的盛世,在傳統相機與數碼相機的交接期中,要即興的即影即有,除了貼紙相、證件相,朋友與我便不時有一部寶麗來傍身。

喜歡一張拍立得的造像過程,搖晃摔抹與否,等待的數十秒之中永遠有著期盼、偶以失望,多帶驚喜,喜歡它的獨一無二的創造和珍貴,結果下來留下一大疊一個年代毫無修飾的記憶,像這一面參照寶麗來而成的隨身鏡,照出自己,一如陳冠希的《即影即有》所唱:「即影即有.是我捕捉的所有.深刻緊貼我感受.即影即有.共我像牽手緊扣.在掌心已是足夠」 。

Instant Portrait : Bendable Pocket Mi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