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Music Scene

2006
31 Dec

今年要選來十大實在不易,尤其第十張。曾經考慮過粉紅A的《她來了》、關心妍的《Jade Loves》,可是跟其餘九隻專輯始終有段距離。極喜歡台灣Telephone Booth《The Phone is Ringing》的IDM的夢幻電音,8mm Sky《Finders Keepers》的後搖,又或是Project Early,因為事忙,多月找不到原碟細聽,遺憾。後來補上同是Post Rock的Selfkill《雨停了之後》,再聽仍欠變化,不夠豐富。最終,填上了農夫的《音樂大亨》。而今年十二月太多好碟,聽了一星期Eric Kwok 《廣東大碟》,很爽很舒服很甜很熱鬧,臨尾兩天還有方大同的《愛愛愛》,不過習慣將最後十天的專輯撥作下一年,好好消化。 黑暗之光 雷光夏 在森林和原野 儉德大廈 龍虎人丹 新褲子 Unlimited 楊千嬅 Ksus2 謝安琪 若水 黃耀明 依然范特西 周杰倫 大捲包小卷 自然捲 我想你會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 Tizzy Bac 音樂大亨 農夫

30 Dec

TVB,獨裁統治 做無線歌星的話,兩規必守。一要簽約:不能亮相他台,亮相他台而說漏了廣東話者,輕則警告、重則封殺。二要聽話:上台表演,唱歌為次,玩無聊遊戲才是正經事,以獎作餌,乖乖拍劇拍特輯,幫手做主持。由每周勁歌金榜到年中優秀選,漠視歌曲質素及受歡迎程度,以人為先,一律奉行缺席者不得有賞的政策,得獎歌曲數目更可隨意更改,得啖笑的賽果淪為歌星、唱片公司及無線電視三者關係的寒暑表,在旁熱血狂迷搖旗吶喊與否,不礙溫度升降。無怪乎音樂節目的收視率連年下跌。慘在一台獨大,亙古常理,不競爭、毋進步,既然兵馬盡握,其他電視台無局可行,更加有持無恐,看準大小歌星別無西家可打的選擇,一於盡情玩弄。  經理人,隻手遮天 經理人和歌手,好比花農與花。一個要錢,一個要紅,互利互惠。無奈經理人總有一副生得你出便得萬事聽我的家長心態。先來出碟爭獎開個唱,再而接戲搵錢拍廣告。一手捧上天,一個反掌亦可掉落地,一聲不續約,甲的機會便為乙的工作,全在一推一讓的頃刻之間。栽花有心,摧花更狠,對經理人而言,音樂再好也不及搖錢樹響。 雷頌德.混淆視聽 多得商台矯枉過正的推動樂壇原創十多年,收窄樂迷口味之餘,更讓雷頌德有機可乘,在重量不重質的計獎制度之下,十年內八取叱咤樂壇作曲人大獎。驟覺以為才華洋溢,曲風多變、曲種多樣的背後,連年遭聽眾揭發涉及抄襲偷竊的作品不勝枚舉,奈何利之當頭,關係為先,有錢齊齊搵,一眾歌星甘於為其開脫,指鹿為馬,同業相互包庇,歌曲照翻、電台照播,名聲誠可貴,版稅價更高。 林夕,戀棧名利 見好就收,當後輩黃偉文宣佈減產,縱橫詞壇廿年,雄霸十載有多的林夕卻孜孜不怠,以年逾百多二百首歌詞談情說理,樂此不疲的為大家作情感代言人。然則創作不是工廠倒模定期出貨,十隻手指有長短,素質必然參差,粗製濫造為人所詬,冒著自損金漆招牌之險,要人百思不得其解,是財不嫌多、貪得無厭,還是要償的人情債根本太長,休寫不能?前浪乏力而見白頭,後浪又無風推上,結果了無生氣,死水一潭。 903,愚樂大家 以為拿播放率高低作獎便是公平公正公開之舉,實是當今樂壇最大的愚民政策。手掩半邊嘴說會推動樂壇,肚裡又盤算如何跟唱片公司交待周旋、買賣交易,作為名副其實的商業機構,門面要靚,又要有米落肚,失了分寸便招來話柄,單看年底的「903 專業推介」小動作多多,惹人失笑,為了計掂盤數來吻合年終賽果而出盡法寶,到頭來自毀公信。DJ播歌的自主權可有幾多?聽眾的參與能有多少?枉費三五成群的歌迷大噴口水,個個禮拜在各大討論區為了排行榜的上落而吵得面紅熱耳,無謂,只好感嘆這場遊戲反映不了民意,卻醜得漂亮。 唱片工業自身,不思進取 年年狂推新人上場,不為帶來新聲音,只為新鮮感,捧人像賭博,投機多於投資,歌手如衣服,賣不好的請摺埋放在倉底。一盤生意,歌者緊記,唱歌是娛樂,出碟求人氣,歌藝不精便學耍雜技,搞緋聞、博出位,總之別讓樂迷忘記。包裝勝於一切,唱碟要大份,加首新歌又新版,唔怕你鬧,只怕你唔買。大嗌生意難做,終日沉緬於唱片銷量最好的九十年代不醒,遲遲未將產品行銷數碼化,醒來後卻只懂高呼下載音樂堅持要刑事,網誌播歌是侵權,一句講晒,要錢,不為音樂,而是繼續打造娛樂圈的富貴榮華。 報紙雜誌,同流合污 香港報紙雜誌何其多,中肯的樂評卻難覓一小片容身之所。曾幾何時,洋洋灑灑有份量的千字可會是萬千樂迷的唱片指南,如今若肯在版面上撥出一角來談小眾音樂的話,那必然是編輯對自己良知所築起的最後堡壘。向現實低頭,向廣告部同事低頭,鱔稿當道,只准唱好。所謂的樂評由撮寫新聞稿而來,再加悅耳動聽、旋律優美,值得一聽等放諸四海皆可的字詞而成,百字一篇,五星評分制以下最少給三顆。不然下期冇稿落的罪名,誰擔當得起?要作樂海明燈,恐怕只會照出浮污漾漾。 插圖:陳大文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