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V

黎明MV《情》之抄上抄

非常費解,難道世上再沒有更好的reference嗎?明明上年周筆暢MV《魚罐頭》已足本百分百抄了《白夜》一次,事後通晒中港台的天,何以今次黎明新歌《情》的MV又來照板煮碗?我不再貿然責怪創作人,畢竟分分鐘是老頂指定要跟足的。不過原來是黎明自己做導演!但又不肯落足料,製作粗糙,狗尾貂續,還以為是歡樂今宵年代的功歌惡搞,黎明,sorry,你好似紙紮公仔。MV最後打上 to be continued,忽然叫我期待,下回又會參考誰?又或這其實是二次創作,跟《魚罐頭》MV一樣向《白夜》致敬?還是玩Remix?粉絲硬要是說兩個MV故事的結尾不同,不算是抄襲,天下文章一大抄等等,唔該留返在閣下的微博和討論區說個夠,這裡冇位。

抄功課有錯,抄創作呢?版權法下還有錢收呢。

相關閱讀:周筆暢MV《魚罐頭》百分百抄襲

Youtube 禁止,李佳薇煎熬MV

聽了李佳薇淒厲的嗓音好幾個星期,隨著首張個人專輯【感謝愛人】的推出,第一主打《煎熬》的MV亦順勢出爐,可是旋即受到電視禁播外,於Youtube上亦且得標籤為限制級別才可播放,原因不外乎鏡頭大膽,太多裸露,畫面叫人不安等等,反之意識是否不良,誰又能夠定奪,人類社會的審查制度始終仍是以點數計。

露骨場面的性愛連場,吸引眼球,然而激烈舌吻之外,穿插其中房間的髒亂,蟑螂橫行,蛆蟲滿佈的畫面亦一樣破禁,拿走了恆常的談情說愛,換來是上廁所的日常片段,欣賞的人並不會太多,但同時這也是亮點,導演周格泰野心不小,演員初家晴亦豁出來的演,超過十分鐘的煎熬,是對演員,或是觀眾,各自選擇。是否嘩眾取寵?還是受愛情煎熬的人就是這樣裸呈,只是關上了門而我們就看不見了,以為。又或許你的經歷其實遠比與蟲共棲的可為可怕,只是開不了口承認?

由MV內容到長度,本來就是全然的小眾口味,放在大眾媒體裡聽到許多反對的聲音是預計之內,不過十分鐘也真是一個考驗觀眾耐性的時間,用了整整七分鐘蘊釀煎熬,然後才緩緩入歌,但也是一截一截的,依我保守愚見,當是短片來看較好,而非以觀看MV的預設概念來欣賞,才可更為細味當中「以為已死了,原來還活著」的內容。

而現在話題有了,大了,但再大也蓋不了李佳薇獨特之音,這更為重要。

《煎熬》試聽

androp Bell = MV + Twitter + Game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支日本樂團androp的作品。

androp,成立於零八年,背景神秘,隊員鮮有露面,不過作品深受好評,正如即將推出的專輯【relight】裡頭其中一曲率先發表的《Bell》,便以別開生面的形式接觸樂迷,首先到其官網連接twitter,將訊息輸入,文字便會按不同內容轉化成相異的動物,MV的設定則是一隻柴犬,然後一邊播著歌,一邊開始玩簡單的遊戲,只不過是上下移動箭嘴鍵來躲開沿路的怪獸,但插畫的風格美極,最好柴犬走到另一邊,按下Tweet,對方便會收到你的訊息,以及同樣的音好之旅。

 

MTV Exit 下的香港精神

不再是維港兩岸的璀璨,今次呈現在全球觀眾面前的是與我們擦身而過的朦朧,走進香港尋常的街頭,有沒有發現,原來日常的人與物可與「剝削」及「人口販賣」有關連?你買下的一條牛仔褲可能源自血汗工廠童工的一對小手,你嫖過的一個女孩可能一早就被沒收了護照,沒有了身份。而住在你樓下的某個家傭,可能卻是見不得光的黑工。

MV來自MTV Exit 運動,宗旨是停止剝削及人口販賣,過往作品有用上 Radiohead 的《All I Need》及 The Killers 的《Goodnight, Travel Well》,今年則選上 Muse 零九專輯【The Resistance】的《MK Ultra》,主題仍是 “ Some Things Cost More Than You Realise ”,至於為什麼以香港為背景?想是要和應「亞洲國際都會」這大名吧,不過香港旅發局就真係要講句:多謝夾盛惠。

MK Ultra Lyrics

The wavelength gently grows,
Coercive notions re-evolve,
A universe is trapped inside a tear,
It resonates the core,
Creates unnatural laws,
Replaces love and happiness with fear

How much deception can you take?
How many lies will you create?
How much longer until you break?
Your minds about to fall

And they are breaking through,
They are breaking through,
Now were falling,
We are losing control

Invisible to all,
The mind becomes a wall.
All of history deleted with one stroke

How much deception can you take?
How many lies will you create?
How much longer until you break?
Your minds about to fall

And they are breaking through,
They are breaking through,
Now were falling,
We are losing control

黃征想活出個人樣的《賣》

大陸縱使和諧也有黃征的《賣》,唱出荒謬的房價底下,人們再辛勞工作,賣上一生也不能買得一窩容身之所的悲哀,既不安居,何來樂業?同樣於貧富懸殊的香港呢?

主唱:黃征
作曲:黃征.馮磊
填詞:金放

歌詞

想活出個人樣 卻被掏空了心髒
感覺夢太遠了 有人賣掉了翅膀
別人不懂的傷 昂著頭我不去講
欲望那麼囂張 有誰還願意(再)逞強
我寧願流血不流淚 我寧願看自己受罪
出賣自己的瘋狂 何必偽裝
我寧願流血不流淚 我寧願去笑著受罪
出賣自己的信仰 多麼荒唐
不在乎 不在乎傷痕累累
無所謂 無所謂面目全非
別人不懂的傷 昂著頭我不去講
你有你的天堂 我有我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