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臟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從衣櫃也從網上筆記本翻箱倒篋的找來一堆新舊衣衫,隨便寫。 Viktor & Rolf 畢竟不是人人皆當徐濠縈,於我來說可望而不可穿,入秋3D立體字真的超創意搶眼,比一眾睇到眼花花,齋玩漫畫字加對話框的高幾班,當然後者著出街就無人會當怪物咁睇你。 Andersen & Lauth 可穿度大增卻依然跟我無緣,是冰島老牌Andersen & Lauth。擅玩新舊配襯,風格穿越古今,不按剪裁的規條辦事,帶點暗地裡的神經兮兮,正經八斗的永遠駕馭不來喔。   Mundi Design 同樣來自冰島Reykjavik,Mundi Design已經登陸英美意法日,不用介紹也看到是走天馬行空的路線,奇形怪狀間營造出色彩美麗新世界。自己著唔起,齋睇已經夠正。 Marimekko x H&M 兩個北歐名牌走在一起不一定就有火花,以奇花異草大紅大綠圖案走紅半世紀的Marimekko搭上今季H&M的crossover,男女童裝一律的醜,例外有兩三條經已斷貨的大紅花裙,保得住神髓。萬幸沒有用上大家最心愛的Unikko花花Signature。真正愛好者還是緊守Marimekko的崗位好,又或期待秋季的H&M x Comme des Garçons吧。 Raf Simons Short shorts地。又一個十年,今年盛夏超短褲回歸,不知道跟迷你裙與經濟向好的理論有沒有關係。褪下Raf Simons的時裝味,你要是穿得像個童子軍,或是光管香雞腳的持有人便不如藏拙好了。而比Raf Simons更短的也有,不怕露械的話請自便。 Nike 別笑我執迷不悟,管他爸的流行不流行,我就是只穿Nike Dunk的偏執狂,剛又入了一對白金奧運劉翔別注。而SB系列衣飾裡頭中,我第一眼看到這件狀似精神病院服的衛衣便誓要搜刮回來,谷歌當然不負有心人。買回來的中碼不長不短一如度身訂造,因為我本身便是標準,哇哈哈。 WrongWroks WrongWroks的最新系列是反轉七十一與麥當勞老字號的小趣味。不過更惹我注目是早個多月將多啦A夢和SpongeBob二合為一的DoraBob設計。叮噹的天真與海綿寶寶的傻,真的是天作之合,不過不用再配SpongeBob的Bapesta了。Enough is enough。 Maison Martin Margie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