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Newspaper

蘋果日報,你徹底地錯了

三個地產代理 拼搏唔 Hea磨爛席 百萬年薪 80後
一句生日快樂 一個生意機會

【本報訊】滿腔熱血的 80後,被社會標籤為不思進取、愛搞事,只懂嗌口號衝擊本港法制的激進青年。但世事無絕對,在這個「工字不出頭」的商業社會,三名基層出身的 80後年輕人,靠拼搏、謙遜和細心,配合科技產品的幫助,為自己的人生定下目標,力圖在 40歲前望到出頭天。這三名 80後在地產代理行業,打拼不足 10年,已迅速上位,成為年薪過百萬的新人王。今天,社會熱烈討論 80後要履行社會責任,這三名發奮向上的年輕人,正展現了闖出事業艷陽天的勵志故事。

蘋果日報,你錯了。錯不在嘩眾取寵的標題,錯不在二元對立玩標籤的引言,更錯不在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因為你根本是有能力的,但依然以這種方式作為是日頭版的新聞,為何?蘋果日報,你徹底地錯了。

頭條是甚麼?就是將報社認為當天最重要的新聞向公眾報導。但今天沒有更值得讓大眾關注的新聞嗎?「警清算撐艾未未遊行」不是更需要我們關心這個城市的自由麼?「易小玲、陳國柱恩恤金獲加碼」,早前你們大肆報導事主的悲慘遭遇而鞭撻美亞保險的不仁,現在人家有所改善,難道不值多提?面對「美孚瞓街示威者 遭發展商控告」的地產霸權不是更要大家急切的留意嗎?

作為一份已經步向歷史悠久的大報,早有龐大的讀者群了,一天又一天將頭條讓位給這些本來不是新聞的新聞,究竟會吸引了誰?要是得到大眾認同,是想再一次證明這個拜金城市的可悲麼?吸引了眼球之後的下一步呢,然後怎樣?蘋果日報畢竟是一份報紙,一些不用跑的新聞就留給同門的週刊做吧,回頭是岸。

明報:飲水思源 東灜遊關愛無限

在 Facebook 的 news feed 上看到,標題怎麼跟明報的網上版不同,再看留言,才知道是 Advertorial。

 

 

這樣的廣告也未心太像新聞標題吧。留言者中有人認為沒大問題,很多雜誌內頁也有這些廣告。但我第一眼看來,喬裝成報紙的頭版新聞總有點先那個,留言者補充說看過了東灜遊廣告的讀者便會分得出。我想,要看過才知就已經出事了。況且,重點不是東灜遊廣告與否。

頭版是頭版,何其重要不用說人人也知,報攤前行人匆匆,將面向讀者的窗口放上耳目混珠的廣告,壞了報格,得不償失

photo by Fung Ka Keung

漫話老夫子時尚

讀了今天明報《老夫子時尚漫話》一文,內容不錯,但最精彩的部分莫過於當中的插圖,搜羅了出現在老夫子當年被認定為離經叛道的十二個造形,再與這幾季各大牌的花生騷模特對照,不甘不佩服說一句有關人士的磨擦力實在強勁,而當年的老夫子就像一位時常預言家,十個厲害。我再從中找出了一些 Facebook 友人,禁不佳的 tag 了他們,哈哈哈,想死。自己點擊放大原圖。

相關閱讀:過海關走私必備的大浪褲

A片當新聞之日本祼體婚禮

看到蘋果即時新聞的標題是「齊齊剝光豬搞婚禮 日本開始流行」,便知道又一傳媒中招了:

據《世界新聞報》報道,「裸體婚禮」悄悄在日本流行。在婚禮上,新郎新娘必須赤身露體,熱情的司儀一般也不穿衣服,參加婚禮的賓客可以自由選擇穿或者不穿。

和傳統的婚禮相比,裸體婚禮的程序沒有什麼特別。只不過賓客們要按照是否穿衣被安排坐在不同的區域。婚禮期間,司儀會頻頻鼓勵穿着衣服的人脫下衣服坐到赤裸賓客的席位上。


AV內容萬千,見怪不怪,想不到這齣以祼體婚禮為題材的卻輾轉間以訛傳訛,不經查考,被傳媒當真的故事擺上報,本來已柒到不能,早幾天我已將相關消息放上微博,千人轉發,就以為真相大白嗎?很遺憾,從童鞋的留言裡發現,縱然只有百四字,大家似乎也沒有看清,繼續以為是真有其事,大罵小日本變態。而竊以為一按轉發只是網民的習慣,真想不到蘋果日報又轉載,真係柒到核爆。

媒體報導所用的「劇照」明顯從下圖Soft On Demand出品的AV【ソフト・オン・デマンド 結婚式】本身封套而來。

相關新聞錯報之一:日本流行裸體婚禮 新人賓客全身赤裸

陶傑的讒言

本人少讀陶傑,然而總有機會不幸遇上,今天朋友忽地捎來以下的一段文字:

北歐的男子很英氣、高峻挺拔,不像美國中西部,遍地癡肥。女性如英格烈褒曼、莉芙烏曼,雖是百中挑一,到奧斯陸和斯德哥爾摩看看,早春三月,一地冰光,北歐女子一頭金白的麗髮,著一件黑皮衣,一件棗紅毛衣,一對長靴,一雙眼睛卻碧綠色,真是人間何處得此風景。

冷不防嚇了一跳,心想愛寫作的友人不曾見得這麼淺薄,細問之下原來出於昨天蘋果日報的陶傑專欄,於是找來一讀,噢又是在借題發揮,玩砌詞。其實我一向害怕讀到這些似是而非的刻板印象,尤其出於所謂見聞廣博的名家,像不必要的手術對一個地方留下的疤痕,不負責任。不過這一段才算驚心動魄:

四國之中,唯有荷蘭遺憾一點,太過開放,收留了大量非耶教國家的移民。他們許多都不會認同西方的自由和寬容,漫畫家和劇作家被追殺。想繼續維持國家的幸福美譽,不但趕快收緊移民政策,不要像一海之隔的英國一樣沉淪。

幾十字已見錯誤與偏見遍地,說到非耶教國家的移民,挪威瑞典丹麥一樣多,要是陶傑這些讒言在北歐發表出來,一定出事。

這一生閣下沒得選擇,但佛家說,下一輩子是有的,只要這一生,尊尚自然,愛護動物,閒來多茹素,起來保護一下香港的大浪西灣不受「開發」,聽一點莫扎特和布拉姆斯,少做點按摩揼骨之類的無聊事,都在積德,下生人再投胎,就不會在索馬利、津巴布韋、北韓出生了。

真痴線,我真的從沒想過佛家的因果能夠有這樣的功利解釋,壞腦也壞心腸。下生人再投胎,陶傑又會到哪裡去呢?

而這一輩子,仔細想想,生得早,而且在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此時上了岸,都及時辦好了移民,不就是上一輩子做了許多好事嗎?繼續做下去吧。把人生置於輪迴觀中,一切都充滿希望,就像黑暗盡頭,一地冰雪,閃耀着幻彩的極光。

微博各人說他偏見偏激得啖笑,別要對他的文藝創作認真,唉,我只怪自己沒有幽默感,對刻薄的人。

當《南方都市報》總在測試中共水溫,我們呢

對站出來高呼的人表示感激,對說話婉轉的人表示尊重,對選擇沉默的人表示諒解,對不懂真相的人表示憂慮,對曲解事實的人表示憤怒。當身在較為自由的香港有人還選擇助紂為虐,巔倒是非,在中國的《南方都市報》就再一次展現怎樣在狹縫中長出小花,再細看以上擷圖,是今天六一兒童節刊在B16版的特刊,實際上原本的「偽兒童.真童趣」芸芸漫畫中有一幅是這樣的:

一如既往,當真相曝光,數字報的版面便作出了改動,成了右邊的一小缺天窗,放大的版本中也刪走了原圖。不過,除卻小孩子筆下三架坦克和擋坦克人的經典場面之外,假如多心一點,穿鑿附會多一點,不難發現更多可堪玩味的小細節,例如:朝著紅太陽的是一雙打上交叉的畫筆,旁邊的雲更像突出的一根中指,將旁白詩意的一句:「我那時,隨手就一塗鴉」配在下一張那站在國旗前持槍的解放軍,真的可以想像更多。另一張呈現出來的算術題則大刺刺的有個4字。

是的,中國還是一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度,就如多少年代不少直諫皇帝的士官學人也只有人頭落地的下場,所以即使明歌暗諷,憑畫寄意,也得冒險,當中抱住的信念是再迂迴曲折也好,總要說出來,露一點風聲,提醒一下,或心神領會,每一次的婉轉也是每一巴摑在掌權者臉上的印記。要是不說的話便真的會消聲匿跡。這不僅是六四,還有太多以數字組成的禁忌,甚至是大眾或個人的安危,毒奶粉、假疫苗、騷亂、斬人、跳樓等等,一句下令不準報便以為社會一片和諧,恐怕在密不透風的環境最終會蘊釀成大爆炸。

當黎智英的新書《事實與偏見 16 – 我已無求》沒通過豆瓣的審核,就從大眾的圖書庫消失一樣,像某某電影某某歌曲不合國情又進不了國內市場一樣,不單是物品本身的下落不明,還有是未來相關的創作,各人通過自我審查,只為能夠被看得見,聽得見所做,創意不在,自由也在當中殆盡,所以我們不能放棄。

這幾天看一眾童鞋也在微博上測試水溫,明明已經沒有怎樣明刀明槍的圖與字,橫行的河蟹依然吞噬資訊河床上的敏感詞,就像現實世界裡外來物種入侵造成生態大災難一般,那些不過是日常的圖片,不論機械或人肉搜尋,我們已經像瓜與藤一起被盯上。不過河蟹再強,牠們也不能夠叫時鐘上指向六時廿分的一刻的消失,正如多宗發生在敏感詞這天的歷史大事,像「宋滅北漢,五代十國結束」、「德國西里西亞紡織工人起義」、「波蘭第一次民主選舉」、「新華社公佈四人幫主犯江青死訊」,縱然過去,仍是史實。

我們可以怎樣說,我們應該怎樣說,如何避免水溫過熱而受燙或太冷而凍傷?請思考。也再一次感謝勇於測試中共水溫的《南方都市報》,讓我們明白,硬要將歷史否定抹去是怎樣自欺欺人的荒謬。請記住,歷史已經為那兩個存在於日常生活裡的數字賦與新的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