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Norway

爬樹的挪威森林貓

話說今天與我的柴犬芝麻散步,看到不遠處有一小貓從女生的身上跳下來,與芝麻對望一刻便立即爬上樹的兩三米高,一臉害怕,不肯下來,場面挺趣怪。當然這隻小小的挪威森林貓不會懂得芝麻的笨與善,於是我們急急的走開,免貓貓受驚,不過還要拍下牠膽小的傻相,畢竟他朝再遇,牠或會一如其他喜歡弓起背要嚇唬芝麻的老貓,不用再上樹。


挪威燻鯖魚之味

上個月談及魚餅,意猶未盡,好趁早兩天新鮮捕獲鯖魚共四十尾,再來剁魚餅,混以蒜鹽糖蛋,最重要是馬鈴著粉,有助稀散的鯖魚變成厚肉漢堡,減了油膩又不太乾身。

不過今次要談的是煙燻鯖魚,由於此魚多油易腐,不耐放,又帶魚腥,香煎外最普遍便是以煙燻之,挪威的Røkt Makrell。

我的做法是先準備清水一盆,放兩杯鹽與幾匙糖,調好。再將鯖魚共十二尾劏好,洗淨,置於盆中,水剛蓋過,放於陰涼之處一天。

第二天,將魚沖水、內外抹乾,並準備燻箱一個,底層細鋪一層木碎,放上受熱板,再將鯖魚於架上排好,封蓋,置於大火上約半小時即成。( 記得這是煙燻,比大排檔小炒更大煙,我在車房裡弄)

煙燻過後的鯖魚,銀身下金黃亮澤,肉結實而脂嫩,又帶鹹香,縱然細骨不少,仍易於挑出,或連肉帶骨吃下亦可,惟鯖魚始終多油,多吃便較難消化,於我兩尾已足,一大碟還是與友共享,方為最滋味。

挪威海關與郵局

假如我每一凝都記錄一次,肯定比寫週記還要更新頻繁,對,又是挪威海關與郵局。

這是前天從英國寄出的包裹,同日已抵挪威,海關卻就是要扣起來,今天星期五不放行,又要等到星期一,至少。過往最厲害最過份的紀錄是三星期,然後郵局又待上兩三天,所以有時候空郵比特快專遞 EMS 還要快,何況大部份付了錢給 door to door的服務,厭狗的回教徒郵差就推說我家沒有人,縱然他多次根本沒來。有了郵件追蹤號碼還好,讓我知道包裹在郵局,因為郵差從來不曾出現,也就不會有通知便條,所以要是沒有 tracking number,我便白白以為郵件寄失,費時又失事,最終自己還要走到那老遠的郵局收取。

投訴,沒十次也有八次,情況就是不改善,還可以怎樣?

挪威哭泣的冰川

第一眼看到圖片的時候還以為是某某環保組織的廣告,再細讀新聞才知這幀照片百分百出於天然,由海洋攝影師Michael Nolan於挪威北極圈內的島嶼Svalbard考察時攝得,乍看來是巨大冰川上一張哭泣的人臉。

其實類似的例子屢見不鮮,如火星上發現人面,浮雲以耶穌或佛祖的形象出現,這種現象心理學上原來稱作Pareidolia,中文譯作幻想性錯覺或空想性錯視,將眼前隨意看到的事物與內心特定所認為的東西聯想起來。其實,這張「哭泣的冰川」也許是反映了我們心裡關於氣候改變對環境產生影響的注意。

Pareidolia : Crying Glacier from Norway

source: Daily Mail UK via Neator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