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Nudity

Facebook 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

互聯網再四通八達也好,當大家甘之如飴上網打開的網站還是固定的那幾個,又不覺有任何問題的時候,於不少商家與機構來說,分分鐘在Facebook開一個專頁實在遠比自家搭建的官方網站更為重要。

本是互利互惠,一家便宜兩家著,三嬴之局,但主權始終不在你手,你要放什麼內容,最終由Facebook話事,因此,以下是一個Facebook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的典型例子:

事源出於一名叫Fridtjof Nansen的挪威人。而Fridtjof Nansen是誰?中譯為弗里喬夫·南森,早期遠征北極的探險家,亦為科學家和外交家,並於1922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如果有留意Google Doodle的話,在剛剛過去的十月十日,就是以Fridtjof Nansen的誕辰作為紀念,反而沒有為中華民國建國百週年作錦上添花。

而引端則出於挪威全國大報Aftenposten數日前發表的文章,不過是當中刊登了Fridtjof Nansen早前自拍的祼照,並於其Facebook頁面上的連結顯示了有關縮圖,但結果報社收到Facebook警告,大意謂要是再犯的話便會關閉其Facebook頁面,這樣的舉動必然引起了挪威人議論紛紛,畢竟在北歐社會,媒體之中展示裸體是日常風景之一,見諸海報、新聞、劇集,任何節目,根本沒有人為了點數作一回事,所以這便是北歐性觀念有違Facebook相關政策而所引起的價值觀衝突。

而Facebook相關的政策又是什麼呢?以美國的法律為依歸?這非一地的度量衡可即時轉換,猶當色情與否從來不容易定下界線的情況之下,背後審查的人又有何既有效率又清晰的準側呢?過往受批的圖片便包括哺乳照片及過百年歷史的藝術畫像,在難為情色定分界之時,看來所依的會是僵化的計點數制度,即是任憑圖片的意識如何,只要蓋著敏感部位一丁點便可行了。

有說Facebook是私人公司,要麼遵守遊戲規則,要麼離場別玩,這個實在是最斬釘截鐵的答案,因為Facebook實在不是公眾領域,只是我們一廂情願以為那好比公眾的廣場了,在縱橫交錯的鐵路線圖裡最終的大站,上網的入口,最方便快捷的。

我們既享受又依賴,從不質疑,就以為(防火長城外)互聯網並無國界,還是不知不覺已成美國政策的殖民地?遵守Facebook的,順從Google的,執行Apple的,當他們以美國人所定的為本。

你發表了文章也請在Facebook上刊登,不然誰有空來看?不知不覺間,因為資訊的集中、方便、貼身,而多少網站正在消失,而我們樂於拱手奉上我們在互聯網上一向重視的資訊流通與自由。就算是本來可作高清播放的影片,我們也寧願侷限在News Feed上小小的框裡完成。

要麼遵守遊戲規則,那麼就不再讀到那條有關Fridtjof Nansen的文章,而你知道,這不過是一個例子,當Facebook可以是領匯,Google是港鐵,而Apple Store是惠康百佳。

什至報紙雜誌往往義無反顧將他們的消息放在最當眼的位置,這幾間公司是多麼的跟身,而跟身的又只是這幾間公司,當以大吃小,以整定亂是必然之後,誰才是最終的決策人呢?當大家要佔領華爾街的時候,網上呢?作為公眾,不同國界的民眾,可以參與政策的制定嗎?當互聯網仍是四通八達。

最後,這圖正展示了我們荒謬的一面:

又一政客以裸照娛賓

陳冠希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錯誤,始終要自己親身犯一次才知。

於有部電話就手痕的自拍年代,根本沒有甚麼大不了,有沒有身材的也會對鏡影影影,放上網的恆如沙數,who cares?只要你是nobody。

但你有頭有面,作為公眾最愛狩獵的明星與政客之一還將自己肉照公諸於世便是自已攞嚟,走上Grindr一轉,千千萬萬肉體橫陳,閣下又不是有著威武過人之處,何必偏偏說中你?誰叫你出名。

 

 

更加唔抵可憐的是,全因這位貴為波多黎各人民民主黨主席兼參議員的Roberto Arango,給翻舊賬,其本為反同志,不單反對當地同性婚姻法案,更曾以膠鴨取笑對手為基佬(pato=faggot)為樂,現在若問本是同根生,得問當初相煎何太急。

波多黎各「人民民主黨」主席兼參議員阿朗哥(Roberto Arango)疑流出一系列裸照,最近在男同性戀論壇中引起討論。當地媒體詢問阿朗哥關於這批照片時,他只說因為最近在減重,每天都會拍幾張自己身型的照片,而他也不確定這些網路上流傳照片是不是。但是照片中有幾張是男子背對鏡頭露出「小菊花」的,阿朗哥則不願多說。

香港蘋果日報

但奇怪的是,印象中所有電話App也比較嚴,在Grindr上好像沒有看過這樣尺度的「銀菊露」。

 

秒殺 地鐵裸照

又要威又要戴頭盔的另一個例子。作為傳媒,寫粗言要以X字代替,說穢語則要嘟走,露點露毛就當然要打格啦,冇辦法,礙於法例所限,為求自保不得不順應遊戲之中模糊的規則,但真的叫我討厭, 駛唔駛咁誇。多謝互聯網,總能夠將真相找出來,未評藝術性前先一窺全豹。

Zach Hyman “Decent Exposures”

作品取自攝影師Zach Hyman的“Decent Exposures”系列,模特兒為Jocelyn Saldana,以三十秒之內的瞬間裸露為題,極有快閃意味。

奧斯陸夏日炎炎正好裸

奧斯陸有天體沙灘與森林,想必熱鬧非常,因為六月下旬以來這城天天陽光普照廿小時,氣溫更打破歷年紀錄出奇的高,幾達三十度,但與我無關,一來不慣於人前裸露,二來沒有身材裸露,三來在眾目睽睽之下太容易勃起畢竟是太尷尬的事,像陳柏宇演唱途中忽然升旗動L

沒有天體的必要,那麼在家的陽台上日光浴也可,或像人家走到公園、湖邊,席草而卧,男的打大赤膊,女的也飛釘走位,不戴胸罩的夏日真是涼快喔,看他們打排球打羽球,我一再向好友提起,在挪威不純真是不可能的事喔。

打羽毛球的快樂時光

挪威沙灘排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