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ainting

140點的蒙羅麗莎

以一百四十點表達了達文西的《蒙羅麗莎》,乍看神奇,不過這與pixel art同一原理的創作,我認為可以再節省一點圈圈的數目亦能表現得到,因為《蒙羅麗莎》這幅畫已成麥當勞、巴黎鐵塔等名物深深印在我們的腦海裡,即使是模糊一片亦能引出一個大概的關聯。

不過亦有不太成功的例子,就算Makes no sense close up. Makes every sense from 100 yards來看,效果亦不見得如前者那麼出眾,如《吶喊》和《向日葵》,當然你無須走到百碼之外一試,將其貼在窗上走到街外看,此時此刻看相片的縮圖便可,愈小愈佳,縮小了二十倍便得見雛形的精緻。我猜想的是關鍵在於焦點,像蒙克《吶喊》中的人臉才是流行文化裡不斷被覆制的部分,而存於大家的印象之中。

海報分大中小三個尺碼,價錢由£17.50到£44.50不等。

source: Some Prints

銀娟的城市花園

繪畫跟寫作一樣最難得是有一己的風格,一種他人無法臨摹的神緒。當蔡銀娟的畫作映入眼簾,叫我那愛在螢幕上的四竄的游標安靜下來,在系列「我的32個臉孔」裡頭,人物的眼神為何總是那麼空洞,憂傷焦慮壓抑,像一個又一個快將瘋掉的人最後的安靜。

一萬個如果

100%的安全

連結:銀娟的城市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