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潛意識裡,我一直在等待家人逐一的離世。 作為家中最小的一名,按照常理如無意外的話,將會最後離開。我又不能早走,那會留下太多悲傷。心願當然是一家平安,兩老頤養天年,現實卻早就想像得到不太可能。予人幸福是一輩子的功課,由受者批改,從閒話家常裡對方憂慮的語氣知道離合格很遠。 孑然一身,了無牽掛,便是解脫的時候,如塵土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