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eople

鼠王芬,恥王芬

梁美芬有鼠王芬之稱,並非浪得虛名,看其於維基百科頁上污跡斑斑,真係好難單用一個字就能夠 define得到。但經過今天整個Facebook 忽然瘋傳她新的傳單,人人看後大說無恥,想來要冠上恥王芬之名是受之無愧了。而每每想起她曾是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院長,現任城市大學法律系副教授等等身份,與其多次叫人噴飯的言論再比較之下,反差之大叫人不免擔憂香港未來的司法。

再看看昨天梁美芬接受電視訪問的言論:選民亦應該受懲罰。

 

 

參考資料:

鼠王芬被嘲抽水芬
潛水幾日唔表態 政府轉呔急宣傳

政府本來希望快快手通過遞補機制,連七一遊行人數創7年新高都唔轉呔,不過同一班建制派議員開咗幾個鐘頭會之後就突然「聽見民意」,宣布延期表決。咁重嘅厚禮,建制派一個唔該,紛紛爭住向選民邀功。

單張:一早唔撐政府處理手法

「潛水」幾日嘅鼠王芬(梁美芬),Emily之前call佢幾日叫佢表態都唔覆機,今日跟咗政務司長唐唐背後見記者,唐唐呢頭宣布押後表決,佢就即刻自動跳出鏡頭話歡迎政府聽咗佢嘅建議。

咁都唔止,鼠王芬即晚喺選區九龍西派單張,代政府宣布押後表決嘅「最新訊息」,單張有佢個人嘅大頭照,話自己一早唔支持政府嘅處理手法喎!反應咁快,唔怪得網民喺網上笑佢唔應該叫鼠王芬,應該叫「抽水芬」啦!

其實唔怪得佢嘅,民建聯主席譚耀宗都係咁,前日先公開力撐政府嘅7月中通過方案,仲話要押後「有困難」,但不足24小時之後,佢又話政府「聽咗我哋嘅建議」,所以押後表決,爭在無拉banner話「成功爭取」咋。

香港明報

更新:

又一新圖,改得真妙

健吾

讀到今期《壹週刊》非常人語專訪健吾,先映入眼簾的是原來他從長相到神態跟曹宏威十分相像,再讀到他說「甘乃威的確肉酸啊,我要你跟他一齊,你得唔得?」,於是我又刻意找找甘乃威的大頭照看看,發現不過是平凡中年男子一名,與年齡相差廿載的健吾對照一下,感覺老少分別不過數年,老實說看來健吾更需要好好保養呢,對麼,通透達人。

陳堅

給埋在瓦礫之下已經超過七十多小時,二十六歲的陳堅一邊抵著痛苦一邊說著:「我三天三夜沒有吃一顆糧食,只喝點水。我覺得我命還是大,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不想放棄我家裡的每一個人。我要堅強,我一定要堅強,我必須要堅強,為每一個深愛我的人。一定要頑頑強強地活下去。我要對得起他們。我要對得起他們對我付出的那麼多的好。我希望你們一樣,不要在任何困難面前被嚇倒。」

就這樣的拯救隊花了另外的六個小時,排除萬難的將陳堅移離廢墟,為的也是如他所願:「我不想孩子沒有出生,連父親啥樣都不曉得。我覺得我已經從死神手裡逃過來了,現在有啥子都不懼了。」

可惜抬上擔架以後,甚麼也不怕的陳堅卻堅持不住了。由活著到逝去,不過十多分鐘的新聞片段,一個人的堅強就在我們的心裡繼續延長下去。

蘭董不難懂,以炫耀財富來掀動的世代之戰

蘭董,中國網路話題人物,自四月以來多次發放視頻,以自稱為七十後的身份肆意嘲弄八十後及九十後兩代人為廢物、劣品、垃圾、便宜貨,反應是理所當然的激烈。

鏡頭前只見蘭董永遠架上墨鏡以僅存的隱私來保護自己,其餘的一切豁開去。背景不是大屋便是花園與名車,一身庸俗而富貴的蘭董只是一味數落新生代為跨掉的一代,如何不濟、腦殘、墮落,極其浮誇的坦誠,遠比鄧小宇筆下的錢瑪莉更為矯揉造作的bitchy。最惡搞的經典是每次視頻完結之前,手持名牌包包的蘭董總會將一大疊現鈔拋向鏡頭,以目中無人的施惠者角色打賞觀眾,效果非常肥皂鬧劇。

真有其人的蘭董,還是我友某某製作公司捏造出來的人物呢,採取炫耀財富這樣最簡單最直接,討人厭的方法來製造輿論,當中不可一世純粹以物質來界定人的價值,對新生代盡情侮辱地鞭撻,又有著曲線說理的意味。至於蘭董是否曾經包養過金城武,周杰倫是不是同性戀也好,就當是痴人說夢,那管疑幻似真。畢竟,最大的展示其實是潛藏在作為七十後的蘭董,對青春的妒忌和恐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