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掃墓坪改為秀茂坪,讓吊頸岭轉為調景嶺,這些年代久遠的香港掌故,你我或多或少亦有聽過,還有老虎巖、狗爬徑、急水門諸如此類,我們明白,一個再富地方色彩,再有詩意或形象,再有源遠流長故事的名字,可以安然的跟歲月悠悠一起,直到商業的發展伸出了指爪,因著美名的傳統,講求意頭的文化,配合經濟的發展,民心的需要,甚麼理由也好,請改頭換面。當陰澳成了欣澳,那處位於大埔之末端的大尾篤又要定名為大美督。 讓所有人住的地方也改名去吧,多少鄉村山頭河溪帶著生動的俗字,多少保留了本土文化色彩的地名,請一起也改掉吧,讓所有地方也像公共屋村般帶著潔癖的命名吧,讓所有地方也像豪庭華宅般命名吧,望族遍遍、名門處處,讓我們一起迷路在這個熟悉的城市裡,像帶著地圖在陌生的異地裡走著,但毫不浪漫。 「尾篤」恐不祥 「美督」更美 黃仲衡舉例,昔日大埔區的燒烤郊遊勝地「大尾篤」,名字源自古代農村,指該地方屬「大埔的最尾『篤篤』」。黃仲衡表示,「大尾篤」名字由來已久,但近年有村民代表指「尾篤」隱含最尾的意思,感到不祥,地政總署與地區代表商討後,決定將「大尾篤」正名為「大美督」,取其美麗意思,新名稱將在2007年版本的地圖中率先顯示。 然而,身兼立法會議員的鄉議局副主席張學明反對「大尾篤」易名,他指出「大尾篤」名字源遠流長,有其歷史價值,不應因名字好聽與否隨意更改,破壞歷史。 –文字及圖片摘自【明報】報導《大尾篤定名大美督》,2006年2月26日 延伸閱讀:【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