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olitics

水深火熱,香港 Deep Shit

昨天在一條街上同一時間看到兩處塗鴉,一間吉舖印上滿牆的 Shit。

啊,香港。

梁振英是好或壞,我不妄論,可是民建聯始終是民建聯,梁愛詩始終是梁愛詩,當他們也站到梁振英那一邊的時候,冇死錯人,我們便得警醒了。

其實梁振英做了什麼事我一直不太在意,先是唐英年,再來曾蔭權,然後是對梁振英的惡評同樣是排山倒海而來,確實使人厭倦了。我在意的倒是中共厚顏無恥,光天化日下強行破壞一國兩制的承諾,積極干預香港大小事,即使全民選特首的投票是打飛機的假也容不下,這次香港是Deep Shit了。

重點根本不在梁振英與否,即做候任特首是陳方安生與余若薇我也會說同一番話,我們要堅決反對的是小圈子選舉。而雙普選不可能是乞求而來的,別在弄時間表的把戲,這不是施捨,這根本是作為一個民主進步的地方該有的,就如安全的食水一樣,我們要有權選特首,選出了誰也是我們的選擇,假若縱有悔怨,也可在過程中學習,人民才會於當中成熟起來。

香港啊。

另一處的塗鴉則在一間沒有領上賣酒牌照而關門大吉的餐廳的門上,寫著 No Hope。

真的嗎?告訴我,回答我,用你們的雙腿。

送上近日喜歡 Deni Cheng 的一曲《仲夏之歌》

坐下來 只要菸和酒也在
隨著血液流動 慾望不能再等待
上了枷鎖的你 無法明白
沒有什麼意外

*啊 在濕潤的仲夏
燃燒殆盡或溶化
瀉滿一地的夏
只屬於我的夏

於是我躺下來 要是身邊有人在
隨著觸感騷動 享受赤裸的暢快
上了枷鎖的你 不如釋懷
反正將要離開

Repeat*

啊 將要完結的夏
來 變成灰燼 溶化
瀉滿一地的夏
將要蒸發的夏

陳雲致梁振英「公開信」

非轉不可,百個讚。

最討厭那些高官達人永遠只用示威者破壞公眾秩序等抹黑手段作事後譴責,更可怕的是又有很多人受。

 

陳雲致梁振英「公開信」

正告梁振英先生:

佔領馬路癱瘓公共秩序,是常規的示威行動。當正義的民意用遊行、靜坐、絕食等和平感召的方法而政府不予理睬的時候,只能用和平的損耗方法,以社會的正常運作為代價,逼使政府在某段時間之內回覆民意。
當中,令某些市民不便及損失效率,這是必須的代價,而這種代價,遠遠少於縱容不公不義及強權剝削繼續存在!至於示威期間危及無辜市民或警察安全,這是無能政府才會講的。因為健全的執政者早應準備好應急方法,也不應威逼警察行惡,否則就是失職。

此外,示威者必須鍛煉一下口才,回應這些指責。例如下次面對那些埋怨示威者堵塞道路的的士司機,可以如此回應:「 阿叔,你明唔明白你點解要開咁耐車先至搵夠食?你的收入被人剝削,你其實是知道的,你想不想改變?

你可以冷漠,保持中立,但如果你堅持自己搵食大晒,不必理會社會公義,要我地離開,則請你落車,站到警察那邊——香港人民正式向你宣戰!」

本諸身、徴諸庶民、考諸三王而不謬、建諸天地而不悖、質諸鬼神而無疑、

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人一言一動、必如此而後心性晶亮広大、与天地日月一般、

若従私情、任我意、以言動、則雖胸富万巻、要書庫而已、不足貴也、

來源:陳雲 Facebook

艾未未,一虎八奶圖

艾未未,一虎八奶圖

媒體解讀《一虎八奶圖》中,艾未未坐鎮畫面中心,雖然貌似坦率,但手卻巧妙地遮住重點部位,代表着「黨中央」(擋中央);此外,他的雙手置於左膝上,表明了堅定的左傾態度。

畫面最左的長髮女子,戴着眼鏡坐在沒有靠背的椅子,象徵「知識分子」有地位、有架子,但卻靠不住;而她撥弄頭髮,始終側身向着黨中央,也說明知識分子再怎麼賣弄,仍被政府牽着走。

最右的女子體態豐腴,掛玉珮、戴手錶,是「資產階級」;她有地位也靠得住,雙手向身體右側擺,代表「右傾」立場。在這幅畫裏,黨中央與資產階級相隔甚遠,好比枱面上的關係,但兩人還有另外一張單獨合影,則象徵背後的官商勾結。

畫中的短髮女子原先沒有地位,僅能站着陪笑,但後來被黨中央拉去靠着坐,代表「新聞媒體」受控制。

至於從頭到尾只能站在椅後,身體被遮住最多的,則是沒有地位、也時常被無視的「農工階級」。

文章轉載自– 台灣東森新聞 via 香港蘋果日報

反社民連大遊行

雷聲大,雨點小,今天反社民連大遊行,蘋果日報說有廿人商台稱有四十,東方報六十。好,我即使畀夠一百,也未免跟平日網上五毛黨的人數相差太遠,這一點反映了什麼,值得諗諗,單就人數方面已經有太多位給人怒笑,詳情參見各大討論區

在意人數之餘,我也在意他們的示威橫額上寫了什麼。反社民連人士口口聲聲反暴力反激進不要拳頭政治,實際上亦是講一套做一套,他們的用詞語句的狠毒與抹黑對手的能量不比人弱。其實我樂意看到他們站出來,為了自己所相信的發聲,總好過一眾在網上虛聲作勢的五毛,得個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