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rivacy

有冇搞錯?Facebook Timeline 全裸

喜歡Facebook Timeline 的一覽無遺,像一棵生命樹從底而生,兩邊的紀錄如葉,呈現了一人的舊日足跡,相片、影片、留言、訊息更新,事無大小只要你活過哭過選擇過在這裡留底。像Blog的界面,或比一般Blog的版面更為清楚直接,這一log有大替代個人寫Blog的方便,如果閣下的Blog一如平常的從來是公開的任睇唔嬲。

可是Facebook不同,只有自己的朋友可看,始終還有私隱的一度防線,要說要回應要分享的始終有別,所以我的Profile從來不選擇對Public開放,可是幹嗎自從選了Timeline模式後你Facebook便將我過去的記錄自動設定為公開?我嘗試在自己Timeline頁面選 View as Public,你竟將我的個人Facebook歷史全裸,甚至向一些我已設定為限制級的人展示我從來沒設定為 share with public的status?那麼幾年來我一直只向朋友分享的設定又有何意義?

又要搞一大輪,尋尋覓覓,最後在Privacy Settings > Limit the Audience for Past Posts 才弄妥。一想到Facebook Timeline公開使用在即,肯定很多人如我不知就裡給人一窺全豹,肯定大把新聞看,食定花生吧。

趙燕萍與起底

填充題
香港人最鐘意睇人____ (2分)

大家答對了沒有。香港人最鐘意睇人仆街是高登人常用語之一,而今次事件主角則是上了各大熱門搜尋榜的趙燕萍,又一個想以youtube作殺人武器而作繭自縛的「港女」,迅即上了新聞頭條,名副其實的惡有惡報,而一切又要「歸功」於網民強大的人肉搜尋。

有人叫好就當然有人叫壞,自「巴士阿叔」到「美心港女」之後學懂,或麻木或厭惡,身邊不少正當朋友對此等網路欺凌的起底文化現在更不屑一顧,不聞不問不轉載,不作幫凶炒作。

而我作為睇戲之一的花生友,看了這齣主題離不開「以眼還眼,惡人自有惡人磨」的倫理實況劇,無謂的想了一想起底的黑與白,是伸張假正義的以暴易暴嗎,那個給起了的「底」就是指私隱吧,那些本來就存放於網路上的,億萬瑣碎資料之本來無一物,誰要關心,因著成名三分鐘而給組織起來,像公眾人物的網誌、相簿成為焦點。

網上世界並不特別仁慈,所以奧巴馬也云要慎用Facebook別給人家機會翻舊帳。而我不明白,趙燕萍既想到要以拍片置元朗聯興行於死地,卻會沿用本身戶口上載至youtube及於討論區發佈那麼無知,我更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她可以將印有自己姓名的機票放於網路相簿,如同她一邊直呼店長全名一邊將其卡片大刺刺地展現鏡頭之前。

不過,與其要嚴選什麼可以放在網上什麼不可,以杜絕受人評頭品足,甚至給黑客盜取,倒不如為人行事不要作惡,切記做人不要那麼趙燕萍。拜。

相關閱讀:將鄭秀文新歌《罪與罰》送給趙燕萍

Master Plan- About the Power of Google

久不久便會有類似“Google is Watching You”、“Google as Big Brother”等論調的短片出現,最新一齣來自德國的《Master Plan- About the Power of Google》。新意不大,影像和聲音所配合出來的氣氛卻倒不錯,反思的地方也有,所以當我遇到像Netvibes這麼方便,集各家服務大成為一處的個人化自訂入口網站時亦不免有所保留。




《Master Plan- About the Power of Google》電影網頁,含短片介紹及各類格式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