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roperty

請教我們如何不仇富

惠州80後買九龍最貴樓 3.45億購凱旋門

 

本報偵查發現,剛以3.45億元刷新九龍最貴住宅紀錄的九龍站凱旋門頂層,新買家原來是個年僅28歲的惠州80後少婦,名叫黎嘉敏。她稱,單位是丈夫送給她的禮物。而這個九龍最貴住宅的正式簽約日期,恰巧是今年2月14日情人節。但黎嘉敏拒絕透露內地丈夫的身分,又說﹕「我不算是富豪,在內地只算中等。」

7747呎的凱旋門頂層,發展商曾命名為「天際獨立屋」推銷,成交價3.45億元,呎價高達4.5萬元,無論成交價與呎價,均創出九龍住宅新高紀錄。它位於凱旋門1座77至79樓3層天際獨立屋及77樓B、C室,內設一個800呎獨立露天泳池,單位全由落地玻璃包圍,俯瞰整個維港無敵海景。

黎嘉敏日前接受本報記者電話訪問時,表現得十分低調,說﹕「我不算是富豪,溫州才全部都是有錢人。現在中國內地的情況,你們也知道,我們在當地也只是還可以,中等吧。」她強調天價成交並無內情,不希望有傳媒登門拜訪,「我不是有什麼見不得光的 ,而是希望可平靜舒服地過日子。3.45億房子不算什麼,香港幾億的物業多的是。」

… …

香港明報 2011 05 12

憎人富貴厭人貧是絕對的沒有必要,只是現實有時實在太過荒誕,不得不笑,不是嘲笑不是苦笑更當然不是陪人快樂的笑,而是無以形狀,不知給甚麼反應才好的笑,不是要遮醜或妒忌,不笑的話,難道要憤怒麼,不談革命的不可能,甚至改革也不能,我們只有 frustrated 的無力感。

花得上3.45億元買下大宅也只謙稱不算是富豪,在內地只算中等。這樣也未免謙得太假,真讓人搞不稱在內地的高等的會高到那種再咋舌的程度,而再低等呢,這所天際獨立屋樓下的也可全算盡去吧。屋主煞有介事的說不是有什麼見不得光,那就相信吧,至少在現行的法律之下,有本事將資金「合法地」花在香港。而今天長實剛投得元朗牛潭尾的地皮,計劃建逾六十間的間獨立屋,多麼叫人振奮的消息,買吧買吧,快來掃貨吧偉大的國內同志,促進這地的經濟,香港沒有你們便死定了,也讓我們多幾個年薪過百萬的八十後地產經紀好嗎。

一直覺得八十後這個詞就像男人女人一樣中性,除了表明出生於八十年代之外便該沒有其他的意思了,但我們愛標籤,傳媒又貪方便的愛用,正如樓上所引的新聞,買樓就買樓好了,為什麼標題不忘來個八十後?嘿,就是要提醒大家。

提醒甚麼呢?提醒香港很多八十後買不起樓嗎,還是又要「回帶」渲染這一代人的無能為力?最好笑是好些傳媒不斷強調年青一代不上進,不夠默默耕耘,不想付出卻要求回報,然後又再以成功人士幾十年前的例子教導大家總有出頭天的,誰不知最壞的年代裡便有最好的機會呢?但是什麼創業、置富,就成了做人唯一的方向,買樓成了最當前的目標?沒有物業便沒有安全感的地方其實是一個怎樣的城市?

誰不會預見,沒錢的香港人就離鄉別井到大陸去吧,一國兩制下所謂的自由,從上 facebook 到噴上艾未未的塗鴉,是給有能力選擇在香港居住的人所擁有的,但他們要的卻可是更多鏡頭更多秩序的城市。誰不會預見,有錢的大陸人將會成為我們的主人,五十年以為很長的時間嗎?十幾年已經變得可怕極了,遲一點在香港不說普通話便會給人白眼吧,畢竟未來是給新一代的人,但他們早已在教育下習非成是。

居住在最南端的香港,不北上的話還有甚麼地方可去?不富起來的話怎樣生存下去?請教我們如何富起來,在心靈之上。請教我們如何不仇富,仇那在不公義的環境和制度滋生出來的富有?為什麼不可以選擇當一個有餐安樂茶飯便滿足的打工仔或藝術家?為什麼人生匆匆幾十載的,生老病死還不夠,還要為了一個窩而疲於奔命?為什麼有要求的便標籤為激進?其實八十後已經可以很老,過了三十歲為什麼還有青春的激情?因為身份是成人,卻連可以自主的生活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