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R&B

要一口氣聽,方大同的《愛愛愛》

愛愛愛 | 方大同

華納

評分:89

要一口氣聽,每一首歌,細節若如樹頂上迎著陽光的嫩葉,內容像枝條繁茂但分明有道,一脈相連的風格,惟獨木不成林,要一氣呵成,沿著盤根交錯鑽在方大同創作的土壤上連成一體的聽,儼若走進生氣盎然的花園,盛放《愛愛愛》。

愛方大同的才氣。R&B混騷靈、中樂摻爵士,集各家而成卻辨識度極高的自成一格,曲調流暢彷彿飆車在多彎的跑道上疾馳,技法純熟得來不留斧鑿痕跡,點題的《愛愛愛》弦麗輕揚,《蘇麗珍》是花樣年華但不沾沉鬱之氣,《歌手與模特兒》的牢騷絮語像歌中結他一樣漫不經心,與薛凱琪合唱的《四人遊》優遊不在對話而鬆弛在背景的編寫,每一首得到熱播的歌,全是感覺的營造遠遠大於曲式的起承轉合,記不住的旋律,那沿途的路牌交通,記得住的氣氛,那沿途的遠山近海。

愛方大同的靈氣。編曲不走花俏,輕輕帶過的、捉摸不定的,像淡淡的花香。說的唱的沒有大喜大悲,快樂始於一下鬼黠的語調,愁思止於一口輕盈的嘆息。那些即使不會熱播的歌,《手拖手》走在盪著懷舊風情的爵士樂之中,窩心的甜,《拖男帶女》輕脫得盡在一句「春風吹醒地上霜」。即使悼念自殺友人的《Goodbye Melody Rose》沉重得來也聽不見浮濫,周耀輝委婉的詞作亦見高章。

愛方大同的人氣。想不到Khalil可以如此受到歌手和樂迷的青睞,不計為別人而寫的好歌,單就《愛愛愛》一碟而言,長長短短讚譽之辭口耳相傳的在網路像花粉四揚,我們如蜂蝶流連。想不到我們會明白,大大小小的頒獎禮過後,冗長的得獎名單不會記得,惟有音樂。掌聲為叱吒頒獎禮台上方大同跟王菀之、張繼聰和張敬軒的表演而拍,而十大勁歌金曲那最受歡迎唱作歌手金獎,除了劉德華外,又有誰會在意。

方大同的創作才華,是看得到樹的高矮而不知其根的深淺,香港樂壇十年難得幾回有。

首選:拖男帶女

相關網頁 | 全碟歌詞 | 試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