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Religion

林以諾牧師

久不久就會在娛樂版上看到林以諾牧師這個名字,但一直沒有仔細留意,想來不過又是一位賣藝者,沒多大興趣。然而剛在臉書上看到有人將其講道分享,題目叫:「同性戀嘅基督教應該做D乜」,縱然摸不著頭腦,太難get到也姑且看看,怎知又是三篤屁,哈,我在想,先天後天又如何?我才不費神,況且,也用不著求你接納,遑論原諒寬恕,你覺得同性戀是罪,問題在於你,關我鬼事?

不過好笑在林以諾又將同性戀以吸毒者、天生殺人狂,癌病和入屋爆竊的賊人相比,這種說法有多令人厭惡?只要大家將其講道中提及同性戀的三個字變成基督教的話,便會發現有多討厭,什至荒謬。我可不知道同性戀與上述四樣有何相似,但想深一層,歷史上多少人沉迷宗教不能自拔,發動多少戰爭殘殺平民無數,勾結權貴如社會之癌,斂財聚富如民居之賊,反而真的好像林以諾牧師口中的「同性戀問題」呢。

寫完手痕,Google一下,原來林以諾牧師就是先前講民主選舉可以令講大話的政客上位,但中國可栽培接班人,值得我們反思。以及金句「若他們罵地產商是地產霸權,他們就上網上霸權,更是一些埋沒真實姓名的霸權」,呀,明晒。

而當中林以諾提過他說這番話在北美便會有問題,幸好在「香港」,大家明晒,但同樣反照出香港的不幸。

向仇恨說不之強烈譴責明光社

我憤怒了。對於以締造社會和諧之名卻有組織地不斷濫用投訴機制的明光社,仇恨的創造者,到處點起火頭的行為,讓我討厭。香港正在沉淪於這種無理的傷害之中,以大條道理鞭打人心,禮教吃人,難道要所有人也陷入咎悔及請求贖罪的循環之中,難道要朝著將教義變成法律的方向走嗎?

商業電台新聞剛剛報導影視處將明報呈淫褻審裁處。對於時常鬧出笑話來的影視處和淫審處,公信力於我如無。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在政府影視處的網頁上有用連結的一欄會有明光社呢?

當瀏覽近日網海上一片波濤洶湧的爭論之中,在討論區上讀到杜葉錫恩的一段說話,頗有感觸,簡單而誠實:

我的生命已接近尾聲,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只想試圖向年青人指出完全依附於基要組織的危險性,無論那組織是宗教性或是政治性的。基要派只會傷害自己和傷害別人,它一點好處也沒有。只要擁有開放的思維,和在不傷害別人的情況下保持我們思想自由和行動自由的決心,我們就可以倚靠自己的力量和自己的努力,去面對一生中所有的問題。我們無須去信靠人為的醫治、所謂的神蹟、令人生畏的教義。無人知道神是否真的存在,但我們可以保持思想開放,只要我們在這世間做好事,我們就無所畏懼。只要令其他人快樂,我們就可以令自己快樂,以及獲得美滿的生命。

網上請願天天有,我卻少於簽署。但今早看到這個「強烈譴責明光社佔領香港道德平台成為標準」的,我倒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