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Ring

2010
19 Dec

將不鏽鋼與木結合而成的戒指設計有不少,早幾年自己便買過一枚方型的  Louis Vuitton 的,不過,待不了一會那金屬的部分便掉了下來,不知所蹤啦。現在看到這個 Tivi 出品的,雖然設計沒有那麼精緻,但價錢相差十倍呢,所以仍是有點心動。 另外,回顧一下 Tivi 早前的木製手袋,就是假如我是女人,會選用的一種。可是呢,我是不會用手袋的男人,這種潮流與我無關。不過,真係好靚。 source: Design Milk

2009
10 Sep

對於戒指,有人非白金鑲鑽不要,有人戴一隻易拉環也可,所謂物輕情義重,那麼以比鋁還要輕所做的紙製品又如何,結果原來可以遠比用鈔票摺成的戒指來得花樣百出。 且看Tithi Kutchamuch與Nutre Arayavanish兩位設計師的示範作,“All Year Rings”用上生日花為主題,一月一朵,選用激光刻印造出乾淨俐落的效果,從卡紙上沿線撕下,比小勞作還簡單的玩意,不費吹灰之力便成。 source: Tithi via Dezeen

2007
3 Mar

汽水罐的拉環外,最手到拿來的該算是以紙幣摺疊出來的戒指吧,小時候的小把戲,念念不忘喔。看到這隻紐約出品的 bijules,成本貨真價實的一美元鑽戒,只不過是在戒指上鑲嵌一粒小小小的閃石,再塗上一層透明的保護物料便成,立即升價數十倍,難得又有傻瓜如我肯買。

2006
20 Nov

小奧私陸不是潮流特區。不好意思如果你找錯了地方,這裡沒有 Bape 的每周更新或 Vans 的 Crossover 消息, Neighborhood、Devilock 和 OrginaFake 等等水貨情報。我提及的不過是自己留意的慾物一二三四,可以是上季上年或更遙遠的舊潮。正如這枚一年前由Hackford & Song 為 Medicom Toy 設計的 Bearbrick Ring,貪其有點邪的頭顱與面相,然而遍尋網路不獲,找到時話明是最後一隻,於是乎不加考慮明知尺碼只可戴上尾指也照樣買下。怎的兩日後又有一模一樣的最後一隻放在櫥窗的同一處,無言。 話時話,呢隻係Bearbrick,唔係米奇老鼠,下次唔好問我係咪去過迪士尼啦。

25 Oct

十年前LV在奧斯陸街頭是難得一見,十年後雖沒有如香港地般人人手執幾個的奇景,但在高中女生之間亦潮興以LV袋作書包,打鐵趁熱,難怪遲遲未曾登陸挪威的Louis Vuitton專門店將會於年底進駐。 想當年作為在倫敦修讀設計的學生,本著要增廣見聞的心態才走進LV專門店逛逛,從此未再踏足半步。因為經典的LV Monogram印花一向不是我心中的圖騰,所以每每驚見尖沙嘴廣東道店外朝聖的人龍,不免投以無法理解的眼光。 然而到我理解的時候亦是迷惑的時候。中環置地LV外牆亮起了的目眩銀光當然吸引,但叫我念念不忘的倒是一隻在雜誌上看到的LV木戒,平平實實。明明過了兩三季某天竟然又給我在旺角潮流特區地庫的舖頭遇上,奈何店方炒高近倍,索價四千。有病。塞翁失馬,原來全港LV專門店還剩下一隻,戴在我的姆指剛好。 得一想二。及後又再買了兩個灰色銀包,即是騷在骨子裡,只在一角壓上LV標誌的款式,正所謂低調地高調,炫耀得來別太張揚。但我會否因為一個Pharrell Williams或以後甚麼甚麼的明星藝術家跨界參與而開始成為“熱愛”LV的一員呢?我既沒有補習天王Richard Eng的萬貫家財來全身投入又不懂法文,應該是連“喜歡”也談不上。慶幸。 趣事一則。話說在買銀包的時候,有一相信是熟客的陌生男子,剛抵步入內旋即受到店員的殷勤招待,正要給其展示一系列新到皮具的當兒,該名豪客忽地聲如洪鍾,高八度的大說:「No! No! No!我要低調,呢款唔適合我。」這是高調地低調吧。笑爆嘴。

11 Oct

從來並不特別迷戀印上字句的T恤,不是我羞於上街大喊口號而要以沉默的標語來表明心跡,只是少有遇上一矢中的兼叫自己眼前一亮的肺腑之言。凡事有例外,年前由最先天價的Dunk Pro SB FLOM上場時還不覺得怎樣,到了今年Futura Laboratories這個同系列裡的Mesh Cap大刺刺地繡上《For Love or Money》才是激動人心,再買來T恤的時候更大有將勇字放在心口的狂喜,結果連金銀黑三隻指環亦據為己有。 為愛定為錢,即使你不是可能嫁入豪門的香港小姐,這也是人人必要回答的選擇題,揀科搵學校轉工定今餐食乜餸,甚至死後土葬或火葬,都跟愛或錢有關。 那麼For Love or Money?別懊惱,You always have a choice,應當感謝。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