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鱔稿一向易寫難精,明明只可阿諛諂媚,卻又要有啲嘢,講態度,高手尚能兜過圈的指桑罵槐於無形,而低手者小小造作無妨,惟扭盡六壬後也寫不出所以然,又要拉無辜者落水,且一讀是日明報副刊,甚麼《時裝堅尼系數》的示範: 「好一餐,壞又一餐。吃,還可以求其是但;穿,著實不行。一天到某時裝店買衫,付錢的時候,發覺那個女sales的腕表,啡色皮金色表肉,有點破,但頗為典雅。看來好像很不錯,實情是她襯不起這表。我好奇,問她那是什麼品牌,原來是勞力士! 連時裝店的女營業員也戴勞力士,什麼堅尼系數都是徒然的。穿衣,也得看自己身分,未學行先別學跑,有幾多便穿幾多。」 這是個甚麼年代,東拼西湊的文章到頭來露出的只有白鴿眼一雙,說到底是眼紅人家,售貨員不配戴Rolex,難道佢配,沒有名牌大眾化,再貴的珍奇也不過是藏在故宮裡不見天日,更不可能有餘裕請人來在報紙雜誌上放鱔,試想不是看在十三億人口的份上,路易威登真的會頻頻登門拜訪嗎? 作者要是真正時裝精一隻,也不可能走眼早入尋常百姓家的勞力士,既要賣文出售一己的品味和見識,也請未學行先別學跑,有幾多便寫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