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candinavia

買開心樂園餐送書

路過麥當勞,發現今次的 Happy Meal 再不是送要人集齊全套的無謂小玩具,換來竟然是一本印刷精美的兒童讀物,先來十個讚!

原來北歐四國地區的麥當勞這四星期也在送書進行中,八位作家八位插圖師的合作。看看主辦者之一的Läsrörelsen,又原來差不多進行了十年,是每年推廣閱讀風氣的活動,怎麼我那樣的後知後覺。

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其實昨天在車上因為陳珊妮的歌《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拍好了一整段公路的影像,只是懶得放上來,不過今早起來無獨有偶的看到my little airport的《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想起從前跟朋友仔在巴士上拍下彌敦道的一段一段口窒窒的癲疲,唸詩或讀書,也大概如此。但為什麼要選擇在北歐凍死,是不是香港太熱沒有了冬天,道路也窄得如膠飲管在喝凍檸茶的時候不時給果核堵住,所以要遠離不爽之地到想像的北歐國度呢,事實上我認為凍死不好,雪又重又濕,風又急又尖,如冰了的三文魚,硬得打死狗,不好不好。不過,先環遊世界好喔,還未到芬蘭之前應該會打消自殺的想法吧,世界真的,多美好,只是要儲錢才能看到。

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作曲:阿p
填詞:阿雪
編曲:阿p

歌詞

這個抑鬱的星期天
我們在討論自殺的方法
你說嗑藥不錯
我說萬一死不去 還要洗胃很辛苦
割脈也太痛 不能接受
燒炭你我都認同最舒適的方法但未免太消極可悲
你說不如凍死穿汗衣在北極凍死
我滿心歡喜 提議先到芬蘭旅遊 然後穿汗衣凍死
你說其實可以先環遊世界 然後到芬蘭凍死
好主意 我說北歐是我們的死亡終站
很浪漫的想法
你問打算何時進行 不如就29歲 活在永遠的29歲
我說時間無多 要開始儲錢 為了我們的計劃
你說你有積蓄 可以資助我
我感動地幻想29歲我們一起到北歐去

註:Facebook的品質較好

芬蘭冰島與香港的新聞自由

芬蘭冰島新聞自由排首

美研究組織「自由之家」的全球新聞自由評比,芬蘭和冰島並列全球新聞自由度最高國家,朝鮮及緬甸排榜尾之一。

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周二公布「2008年世界各國新聞自由度調查報告」,報告曾評估195國的平面、廣播電視和網路媒體自由度,全球只有18%的人生活在新聞自由的國度。自由之家執行理事長溫莎表示,2007年全球新聞自由度下滑,「去年新聞自由度是進一步退兩步。」

報告指,芬蘭和冰島同列為全球新聞自由度最高的國家。全球新聞自由最差的的國家是朝鮮、緬甸、古巴、利比亞、土庫曼,烏茲別克、白俄羅斯、津巴布韋和厄立特裡亞排名也墊底。

報告指,中國排行第一百八十一名,屬於不自由國家。報告指中國有擴大調查新聞體系及商業媒體的舉動,同時又嚴密官方監控互聯網絡及鎮壓異見分子。

亞洲地區的韓國和香港同列第六十七名,新加坡第一百五十三名,而台灣名列第卅二名,比去年提升一名,名列亞洲國家之首,也是歷年來評比最佳的一次。台灣的排名甚至比澳洲、日本還高。

報告對巴基斯坦,孟加拉,斯裡蘭卡和越南等地的新聞箝制,以及包括俄羅斯,墨西哥和菲律賓 等地的新聞記者遭受攻擊事件表示憂慮。不過也有進步之處,報告指出,中東和北非地區的新聞自由有進步,主要是因為衛星電視、網路更普及,以及有越來越多記者願意挑戰政府的箝制。

另外組織亦指伊拉克及索馬裡是全球記者處境最危險的地方。

自由之家是美國前總統羅斯福的夫人艾蓮諾及一批愛好自由民主人士發起成立的超黨派的非營利組織,1980年起每年發表全球性的新聞自由度調查報告,是目前全球新聞自由度最具權威的評量報告之一。

香港明報即時國際 (2008-04-30 15:35)


" Each year Freedom House produces a graphic representation of its country ratings in the form of the Map of Press Freedom. "

Map of Press Freedom 2008


甚麼是新聞自由呢?相對中國大陸明刀明槍的箝制,例如要「家樂福」三個字從百度搜尋中消失,便立即消失。而香港政府呢,似乎更擅於搞小動作:

攝記不滿未能拍攝聖火傳遞

攝影記者協會對奧運火炬周五在香港傳遞時,未獲安排在追蹤火炬手的採訪車上拍攝。

聲明指出,當局漠視傳媒採訪權及大眾知情權,有妨礙新聞自由之嫌,希望政府安排最少一名本地攝記在車上拍攝,以提供照片給其他傳媒。

香港明報 (2008-04-29 19:00)

延伸閱讀:政府新聞公佈回應香港攝影記者協會

小奧買衫者言 S/S 08

心臟不太好,心情也不太好。從衣櫃也從網上筆記本翻箱倒篋的找來一堆新舊衣衫,隨便寫。

Viktor & Rolf

畢竟不是人人皆當徐濠縈,於我來說可望而不可穿,入秋3D立體字真的超創意搶眼,比一眾睇到眼花花,齋玩漫畫字加對話框的高幾班,當然後者著出街就無人會當怪物咁睇你。

Andersen & Lauth

可穿度大增卻依然跟我無緣,是冰島老牌Andersen & Lauth。擅玩新舊配襯,風格穿越古今,不按剪裁的規條辦事,帶點暗地裡的神經兮兮,正經八斗的永遠駕馭不來喔。

 

Mundi Design

同樣來自冰島Reykjavik,Mundi Design已經登陸英美意法日,不用介紹也看到是走天馬行空的路線,奇形怪狀間營造出色彩美麗新世界。自己著唔起,齋睇已經夠正。

Marimekko x H&M

兩個北歐名牌走在一起不一定就有火花,以奇花異草大紅大綠圖案走紅半世紀的Marimekko搭上今季H&M的crossover,男女童裝一律的醜,例外有兩三條經已斷貨的大紅花裙,保得住神髓。萬幸沒有用上大家最心愛的Unikko花花Signature。真正愛好者還是緊守Marimekko的崗位好,又或期待秋季的H&M x Comme des Garçons吧。

Raf Simons

Short shorts地。又一個十年,今年盛夏超短褲回歸,不知道跟迷你裙與經濟向好的理論有沒有關係。褪下Raf Simons的時裝味,你要是穿得像個童子軍,或是光管香雞腳的持有人便不如藏拙好了。而比Raf Simons更短的也有,不怕露械的話請自便。

Nike

別笑我執迷不悟,管他爸的流行不流行,我就是只穿Nike Dunk的偏執狂,剛又入了一對白金奧運劉翔別注。而SB系列衣飾裡頭中,我第一眼看到這件狀似精神病院服的衛衣便誓要搜刮回來,谷歌當然不負有心人。買回來的中碼不長不短一如度身訂造,因為我本身便是標準,哇哈哈。

WrongWroks

WrongWroks的最新系列是反轉七十一與麥當勞老字號的小趣味。不過更惹我注目是早個多月將多啦A夢和SpongeBob二合為一的DoraBob設計。叮噹的天真與海綿寶寶的傻,真的是天作之合,不過不用再配SpongeBob的Bapesta了。Enough is enough。

Maison Martin Margiela

好幾季前瞥見雜誌裡陳奕迅身上這件MMM的時候,早已斷市,最後找到紐約店最後一件!萬千感謝。雖然trompe l’oeil錯視Tee已經玩到水尾,加回大熱的霓虹色暗姣又OK,就算自己毫無星味,呵呵。

Henrik Vibskov

聖馬田畢業生丹麥奇特男,玩音樂搞藝術,與其說是時裝設計師,更像多媒體創作人,作品以前衛著稱。零八系列秉持大膽的玩味,詼諧有趣,照穿如儀的話可以活像小丑,玩mix&match減去了舞台效果卻時裝味最濃。

10 Deep

紐約街牌10 Deep愈戰愈勇,由顏色配對到圖案設計都快人一季。北京奧運未曾開始便先頒獎。我貪心,大大個獎牌掛在心口的一列不要,要細細件擺滿玻璃櫃那種才放得下的風光。

410BC

品牌的意念來自公元前410年的雅典恢復了民主,代表要為自己的信念而戰。實際上與其設計又有甚麼關聯,天曉得。不過色彩斑斕奪目醒神,懷舊卡式帶圖形非常普普,由瘦身男示範,實物卻沒有想像中窄削緊。

Stussy

喜歡Stussy的最大原因是貪其夠平,尤其寫上城市大名的那些,多一件唔知,少一件唔覺,可有可無的有一個美名叫襟擺。對於價錢明走高一級的新線Stussy Deluxe呢,暫時找不到有甚麼特別之處。

Futura Laboratories

為什麼愈來愈難找,慣到的網店上鮮有新貨,有的話不是缺色便是斷碼,FL你知道我多麼想有人可以為我在日本購下你每一季的新裝,事實上你是平平無奇,卻讓我穿得最好。

Billionaire Boys Club

搶錢品牌BBC今季依舊沿用沖涼猿人的幾度板斧,先行謝過全副武裝One Gear玩撞彩的風格,只有機械人和Ice Cream Face得我歡心。

Diamond Supply Co.

上年貨。不過今年依然大大顆鑽石放心口,如果有著超心情意結又不想有大S字樣的張揚,Diamond Supply Co.可以考慮,布料亦夠厚身,價平質高之選。

Uniqlo

早前貪得意隔山買牛托朋友寄來Bossini X Super Mario別注,結果超激心,相片靚靚,實物就核突得不能說笑,好彩這個教訓不算昂貴。要平又要好,仍是Uniqlo。長青的Keith Haring可入,Mos Burger就粉絲必買。最想得到的老虎呢,又是日本限定,頂。

將宜家傢俬說成是瑞典文化帝國主義的無稽之談

宜家被轟「踐踏」鄰國 平貨掛丹麥地名
學者研究指蓄意貶低 突顯瑞典帝國主義

北歐國家丹麥與瑞典出現「家俬歧視」風波。丹麥研究指瑞典家具製造兼零售商宜家(IKEA)蓄意貶低丹麥,用丹麥城鎮名字命名低價貨,諸如門墊和地氈等。研究人員認為,宜家的做法突顯「瑞典帝國主義」,令丹麥任人「踐踏」。

哥本哈根大學與南丹麥大學兩名教授聯合研究,發現宜家為旗下產品命名時,通常以瑞典城鎮作為音響櫃與書架等產品的名稱,以芬蘭城鎮為餐桌椅名稱,以挪威城鎮為睡床名稱,丹麥城鎮則通常出現在門墊和門縫擋風墊的包裝上。

「象徵丹麥為瑞典門墊」

其中一名研究者薛勒(Klaus Kjoller)說﹕「在家居用品裏,門墊與廉價地氈即使不是第七等,也是第三等貨色,這些放在地板的貨品,與它所處位置一樣低。」薛勒強調自己不是雞蛋裏挑骨頭,他相信宜家的命名系統「象徵性地把丹麥描繪成瑞典這個人口較多、經濟較強大的鄰國的門墊。」

許多丹麥人認同薛勒的研究,有報章讀者投訴稱,宜家有聘用全職員工專責為產品命名,防止貨品在全球發售時引起爭議,但仍出現慣性以丹麥城鎮名字,命名門墊等產品的情況,顯示該公司是蓄意貶低丹麥。一些憤怒的丹麥人更呼籲杯葛宜家產品,但由於丹麥除宜家外沒有別的大型家居用品店,更多的人相信杯葛不切實際。

勾起兩國17世紀舊怨

這次風波重新勾起了丹麥與瑞典的歷史恩怨,丹麥在中世紀是北歐霸主,領土包括今天的挪威。17世紀時,丹麥在爭奪波羅的海控制權的戰爭失利,被迫把挪威割讓給瑞典。今天瑞典南部的斯堪尼亞(Scania)地區,歷史上曾是丹麥領土。丹麥一些極右人士迄今仍叫嚷要奪回這片河山。諷刺的是,斯堪尼亞是宜家的發源地,若歷史改寫,宜家將是丹麥品牌。

英國每日電訊報.蘇格蘭人報.獨立報

來源:香港明報 (2008-03-08 )


是斯堪的那維亞半島三國,又或是北歐五國,彼此關係一向友好,有著相近的語言文化及追求平權的核心價值。國民之間日常相互比較是少不免,大多以無傷大雅的玩笑為主,無關痛癢得如要分別九龍人和港島人的強弱。而像今次由學者提出甚麼「文化帝國主義」的指控便非常嚴重。他們說不是雞蛋裡挑骨頭,然而根本就是小題大做。

宜家傢私旗下產品過萬,由小至一粒玻璃珠到大至一間組合屋亦有名字,通常以人名地名作為稱呼,難道搭上了廁所板和廁所刷又要大聲抗議麼?而且一些地名普遍得多於一處,既是挪威也可是瑞典或丹麥,很艱說準是單以國家分類。說到丹麥只配予門墊等級別更加不盡不實,廚房浴室工作間更多以為微不足道的系列一樣有各個國家的地名。況且怎麼解釋用品的意義及價值呢,為什麼不把守著一家之門的地氈看成跟床舖同樣重要?而書櫃一片托架的售價又會高於地氈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放眼世界,這些流於簡單而充滿民族主義色彩的控訴實在恐怖,甚麼杯葛封殺甚至演變為貿易戰,真的要不得。切記。

水浸眼眉.芬蘭歷百年不遇暖冬

芬蘭歷百年不遇暖冬

芬蘭今年冬季全國平均氣溫達到自1900年以來最高水準,芬蘭經歷了百年以來罕見的暖冬。

芬蘭氣象局的數據顯示,從去年12月至今年2月,芬蘭全國平均氣溫比往年同期高大約攝氏6度,南部和中部地區溫度變化範圍在零下4度至零上1.5度之間,北部地區在零下8度至零下3度之間。以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市為例,今年1月份,該市平均氣溫為0.6度,比1971年至2000年的同期平均溫度高4.8度。

芬蘭氣象局的有關專家分析認為,全球氣候變暖以及來自南部和西南部持續的暖流可能是造成芬蘭今冬氣候異常溫暖的主要原因。芬蘭《赫爾辛基新聞》日前進行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80%的被調查者認為全球氣候惡化是目前人類面臨的最大威脅之一。

香港明報即時國際 (2008-02-29 09:07)


"Occurs before the result prevents it."

NRDC: National flag of Finland


不僅是芬蘭,其實整個北歐地區今年的冬天也比往年異常溫暖得多,積雪不過三朝,未及二月已早聞鳥聲呱呱,城市減了嚴冬沉重的氣息同時,散於四野的小動物如刺蝟等亦紛紛從冬眠中提早甦醒過來,問題是冬暖花未開,食物方面不能同步供應動物所需,水浸眼眉,一元復始,卻換為集體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