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culpture

跌落在瑞典廣場上的大兔

 

當碩大無朋,高達十三米的黃兔以跌落之姿安放在瑞典中部城市Örebro的廣場上,帶來了一樣巨大的視覺衝擊。

荷蘭的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有沒有印象?曾經以相近的形式創造了大坂水上玩具鴨和荷蘭大企熊,今次同樣惹人注目,很有愛麗斯夢遊仙境的氣氛,而大黃兔雕塑以木片製成,樣子很卡通,讓人愉快,單獨的座落在那裡又不是像臨時搭建的遊樂場那樣繽紛得叫人窒息,我想,這就是此件作品與環境的配合所帶來的力量,滾地葫蘆的姿勢、單一而奪目的顏色,就是公共藝術的不一樣,我在想,假如將兔子換成了著名的Miffy兔又會如何?記得去年在香港海港城展出大型的KAWS作品嗎,規規矩矩的給柵欄圍著,與這頭Florentijn Hofman的大黃兔比較,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題外話,起初先從我喜愛的設計網站designboom看到這件作品,正想如常引用的時候才發現網站寫著: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material published remains the exclusive copyright of designboom.
no contents, including text, photographs, videos, etc. may be reproduc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the written consent of designboom. in addition,
no material or contents may be reproduced on the world wide web by techniques of mirroring, framing, posting, etc. without the written consent of designboom.

真是嚴苛,假如是藝術家個人作品網站,這點明白不過,但作為雜誌、網誌形式的就非常失望,而細看一下什麼時候那裡的回應也成了有入冇出的形式,評論者只能留名,感覺很封閉。而文中連人家的地名也串錯了,哈,不過我也在提醒自己,要嚴謹一些,因為瞎忙之下我也愈來愈多錯處給抓出來了。

好比紙皮石的硬幣地板

如此昂貴又廉價的裝潢,立即想到十年前於倫敦在學的往事,自己通宵以一枚一枚便士銅幣砌成雕塑,小心翼翼的捧著製成品返學途中一切安然無恙,直到踏入校門一刻卻猝不及防,塌了半個下來...

看著這間紐約扒房的地板,以銅幣鋪滿好比紙皮石的效果,如果在香港依樣畫葫蘆,將數以萬計的一毫子鋪地,其實也很划算。不過得一想二,屆時又想擁有以硬幣製成的傢具像設計師Johnny Swing的這些不落俗套。

XXL,藝術加大碼

改變大小,改變比例,改變我們既定的觀感,本來的平平無奇便變得嘖嘖稱奇,事實還不是原來的東西,還是相對地我們變得小了才能想像生存在大人國的荒誕,由戶外藝術品到落入尋常生活的日用品,一一加大了,有些有趣,有些平庸,所謂點子雖好,也要做得聰明。

威尼斯咀嚼

Chewing in Venice by Simone Decker – link

游上泰晤士河岸

London swimmer – link

荷蘭蛋

Art Eggcident by Henk Hofstra – link

美國櫻桃匙橋噴泉

Spoonbridge and Cherry by Claes Oldenburg and Coosje van Bruggen – link

芝士刨刀屏風

Paravent by Mona Hatoum – link

當針織如划槳

300 Knitted Carpet by Sebastian Schoenheit – link

杯凳不分

Qcoffee by Rainer Spehl –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