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esame

這一頭吃了薄餅上肉碎的狗

昨晚外出吃飯,為了帶芝麻同行,到了有戶外用餐的薄餅店。當然沒有給他吃我們吃的,畢竟不太健康,但將心比己,要是每天也吃同一種珍羞也會淡出悶來,何況是狗糧,所以再不健康也好,這晚我也會給他一丁點麵包,而當薄餅的肉碎掉落地上,給他迅雷不及掩耳般吃掉,也作罷,看他多高興,這客意粉是沒有芝麻你的份了,等會回家吃燕麥雞肉吧。

天色愈暗而雪地愈亮

假如寫作可以排解焦慮,我將要嘔吐多少溶溶爛爛的字,相似的內容,類近的顏色與氣味,而無從辨別本來的面目。

零下十度的下午三時正,陽光仍在,像慵懶的貓徐徐捲起尾巴藏在山後,我與芝麻一起,由牠撿起家門前不知從哪兒來的破網球,雪地上冒出來的一團翠綠,如一缺盛夏美好的回憶翻了出來,給牠一邊行一邊咬著,而寒風摑來,雙頰一陣一陣的刺痛,我們該到哪裡去呢,我老是猶豫不決。路在,道在,而無邊的白雪也在。

小心翼翼的是我,與牽繩的另一端相互拉扯角力,快步如飛的是牠,收收放放之間前行,天色愈暗而雪地愈亮,日常的路一片平滑反而難行,那麼就跨進雪堆去吧,腳在,路便在。有好幾回破網球從芝麻口中丟了,轉了幾圈又拾回來,牢牢咬住,一臉沉穩而神氣,將頭微微昂起,這是牠的一塊不可或缺的寶貝麼,真的是我想像裡那屬於夏天的部分麼,沒料到一轉眼牠忽然鬆開了口,頭也不回的向前走。

挪威乳牛額上驚現心型圖案

挪威乳牛與柴犬

別笑我嘩眾取寵,起題誇張,像報上花邊新聞的風格,因為對我來說真的是條大新聞,當我回到家裡整理北挪威的旅游照片的時候才嚇然發現,這只黑白色乳牛的額頭上有這麼一個漂亮完整的心型圖案。

記得拍照其時,牛群瞅著前來,我的柴犬芝麻又非常雀躍,竟然還跟它們逐一接吻,碰頭問好,場面一度混亂,免生意外便匆匆離開,假若當時眼利一點,必然給這頭「獨具匠心」的乳牛來個大特寫及拍短片,甚至聯絡有關機構找它作推廣挪威優質奶品的愛心宣傳大使。

挪威乳牛額上驚現心型圖案

柴犬芝麻兩歲了

柴犬芝麻兩歲了

昨天是我家柴犬芝麻的二歲生辰,平日對我一向不太理睬的他,卻主動找我玩拋球的遊戲,又不時走過來以鼻尖碰我示好,莫非感應到這天是他的大日子,別想太多,小鬼頭的世界裡才沒有我們的複雜,不過我們還是弄了水煮羊肉給他大快朵頤,也整理一下上星期旅行的照片,最喜歡與芝麻一塊出海的時候,在快艇或漁船上,由最初的不知所措到後來的悠然自得,倚欄看海,一派感慨流年似水的模樣,大風吹之中又傻笑兮兮像隻草泥馬。

而在相集最後一張的照片裡,芝麻正在跟乳牛接吻,只看五秒的話,請問你看到有甚麼特別的地方。私底下知道答案的朋友請勿揭盅,謝謝,下回分解。

[nggallery id=4]

喜歡Sesame嗎,這是柴犬芝麻的Twitter

挪威北島偶拾之三

走走,看我看的

花粉退潮,但噴嚏打不停,鼻水仍是滾滾流,鼻尖卻不知何故像血管爆了,得來比暗瘡還痛的隆腫,抹鼻涕也要高難度,心情不會太好,看著互聯網上的中國大陸忽地河蟹暴增,甚麼也瘋了,Youtube、Flickr、Twitter、Hotmail、Bing、Plurk一一封了,像網絡戰更像在線遊戲,你在翻牆跑跳碰,對方也一直升呢,然後甚至裝死閉關自守,好一聲維護,像飯否、VeryCD。沒癮的我外出走走。

 

我喜歡樹,我真知道了。這是一句比喻。

 

看到朵朵耀眼的橙紅,像盛放的罌粟花似的在路旁簇擁。

 

在關上閘的小公園內,可以放心鬆繩讓芝麻蹦跳,遇上一條Labrador跟Golden Retriever的混種女犬,他們快樂似的。

 

而芝麻對狗女總是百般遷就,不吠一聲。看她笑不合攏的樂相。

 

熱吻了。

 

在公園外的不遠處,怪異的是草地上一對灰鴿子的翅膀,而這又是一個甚麼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