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ex

挪威性教育節目的不一樣

Trekant,三人行。挪威國家廣播電視台的性教育節目,由三位普通不過的年輕人參與、體驗和主持,去年第一季深受歡迎,今年再續,是季換上二男一女,當中一個基,同住一屋的場景,並非真人騷看有什麼樂事,而是每集每人均獲派一任務,完成後與同屋分享,就是這樣簡單。

然而任務並不一定簡單,就以剛剛播出的一集當作例子,看看挪威性教育節目怎麼的不一樣:

女生Johanna的目標是獲得性高潮,由導師請人親身示範及要其學習如何認識自己的陰道陰唇下陰樂,怎樣來回按摩,或香港人所稱的「捽碟」,而非女生開頭以為但求插入得到滿足。對鏡自慰,對鏡頭自慰,真係好考功夫,心理壓力不會少。

同樣心理壓力大的是直男Even要到醫生處看陽具,背向鏡頭由醫生目測手檢算是易事,接著由三個男人進場近距離在眼前雄糾糾扯起,上下左右的狀態才叫其帶點尷尬,不過不從水平線上看清人家的老二,或許永不會知道自己的那根有何不同,對於直男來說。然後醫生更叫其即場嘗試怎樣透過控制小便而訓練延緩射精的技巧。

攣男Benjamin的差事則是到性商店觀摩,該是最簡單了,認識各種玩意的操作之條,還即席旁觀有客到,要陰莖鑲環等程序,作為觀眾也會目瞪口呆,現場的他還要強作鎮定,最後更要上陣示範現正流行,如何脫掉陰毛的美容事,看其屁服瞬間平滑轉紅,肯定好痛。

什麼是樂而不淫?挪威這個Trekant性教育節目便做得到,除了觀眾,主持三人亦在學習,性事不是獨立在床上的事,當我們談起性的時候,怎樣面對和處理自己的心理變化,認識情緒等,一樣有睇頭。

節目尾聲,他們亦要分享所學,如女生透過陰部模型要直男嘗試按摩等,真的對觀眾有很大禆益,至少不是從四仔拍片人的視線角度。

朋友問,香港電視可以有這些節目嗎?

當然可以,假如有天主持人像《Trekant》隨街訪問途人:你覺得自己個閪點樣?而又不受投訴的話。

Trekant 主頁

自慰專用,卻不是震蛋的 Tenga Egg

一打開,像剝雞蛋殼一樣,哈,超初以為是震蛋,原來是飛機杯的變種,可以喚作飛機蛋,仗著超厲害的伸縮性,哈哈,看到真人示範的照片真是像半熟蛋,蛋白裡半凝之間。這也算是日本設計的美,性玩具也可以簡潔,靠的是用家的幻想,而不是那些惡形惡相像會吃掉JJ的大小膠陰唇。

source: Tenga EggPV @ Youtube

Lady Gag Gag

前有吹氣色慾都市女,現再來一枚 Lady Gag Gag,宣傳語帶相關,好多關:

 

I wanna take a ride on your disco stick

She loves it when you poke-her face

You won’t get caught in a Bad Romance this time! Ra ra oh la la!

面對真身 Lady Gaga 懷有陽具的傳說,為何 Pipe Dream 是次出品沒有爛gaga再下一城,隨Lady Gag Gag附送一條吹氣 dildo呢。

吮槍 – 大腿

《吮槍》by 大腿

百無聊賴的午後
我取出
床底的槍
它是把好槍
永遠保持著勃起的姿態
(即便在射了之後)
把槍管伸進嘴裡
反復吮吸
它的尺寸太大了
我有些吃力
黑色的槍管
讓我想起了黑人的雞巴
從根部往上
舔一下
再舔一下
舔至槍口
舌尖在槍口打轉
由此數百個回合
我感到它就要射了
於是
含住槍管
扣動了扳機

source: 大腿

乘客須知 請勿在巴士上自瀆

有人喜歡在公共場所手淫,姑勿論是霎時性衝動或展覽成癖,最重要寧畀人知、莫畀人見,寧畀人見、莫畀人寫,千萬別上報,不然像日前卡窿一索鐵板男叫全港市民訕笑,或在巴士上全裸自瀆給警察逮個正著的前亞視記者。


亞視前記者趙汝傑 涉巴士赤裸自瀆

剛於上月離職亞視三十一歲記者趙汝傑,早前被休班警員「撞破」在凌晨時分乘巴士返回將軍澳清水灣半島寓所期間,涉嫌於巴士上層赤裸自瀆,當場被捕。趙被控於公眾地方作出猥褻行為,據悉趙於警誡下承認需減壓才犯案。

案件昨於觀塘法院提訊,趙暫毋須答辯,案件押後至九月四日再訊,被告准以三百元保釋。穿上深色恤衫西褲的趙,於庭上木無表情。

上月已離職 亞視拒回應

趙被控於零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在將軍澳寶邑路與唐賢街交界一架796S新巴上無合法權限或辯解下,猥褻地暴露其陽具。

亞洲電視發言人昨證實趙汝傑為其前員工,於零四年十月入職,並於零八年七月中至底期間離職,故拒絕回應其私人事項。

面向窗口自瀆 休班警揭發

據悉,事發於凌晨十二時許,一名休班警員於將軍澳寶邑路跑步至寶邑路與唐賢街交界,涉然發現一輛796S雙層新巴上層,一名赤裸男子正面向着右邊窗口自瀆, 涉用手握着陽具,做出猥褻行為。警員即時截停巴士,表露警員身分上前拘捕被告,當時被告已穿回衣服坐在櫈上,上層並無其他乘客只有被告一人。

稱要釋放壓力才作猥褻行為

被告其後警誡下承認因要釋放壓力才會作出此種行為。被告趙汝傑畢業於樹仁學院,曾任職文字記者,並先後在有線新聞台以及亞視當記者。

有網民於今年五月香港討論區稱讚趙汝傑為最淡定、最好的記者,希望了解他的去向。

香港明報 (2008-08-08) via 新浪網

 


 

 

終於捉到個,冰山一角。事實上不時有人愛現,蔚然成風鬥出位,在網路貼上大小遠近的戶外自拍裸照,甚至視頻,記憶中的環境大多是深夜無人的暗黑街頭,清晨時份金紫荊廣場附近與尖東海旁,又或日落下渺無人跡的沙灘,總之尚算安全範圍以內。印象裡看過最深刻的犯險則有光天化日之下的公共泳池,以及如上圖行走中的巴士上層,大膽程度令人咋舌或噴血,想是要從讀者不能置信的表情中得到更多的刺激。而作為旁觀者的我在一邊驚訝之餘,也一邊思忖上得山多終遇虎,上得報紙的話編輯一定不跟你仁慈,圖文定要並茂,如是次「前亞視記者」個案,明報和東方便努力找來主人翁玉照一張,這樣的懲罰可比入獄更毒,不知道閣下能否承受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