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Tag: Shenzhen

2009
9 Aug

平日大多只會速覽明報副刊的標題,星期日的版本例外,昨晚如常慢讀一點,看到題為「上海破網記」一文談及網路封鎖,給一小段「明明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詳細的事件經過卻看不到,就像不知從何而來的出爐麵包,氣味多麼誘人呀,卻又不知怎樣才能吃到」吸引了的讀下去,噢,怎麼素不相識的作者會提到敝網,莞爾一笑,謝謝,畢竟我也喜歡知道別人的看法,更放大心頭大石的是原來小奧私陸在大陸沒給和諧,要知道上星期同樣在上海的朋友說一直打不開這裡,教我緊張兮兮好一陣子。 回想早年將網站寄存在Yahoo,愚見以為收費不廉但始終有品牌保證,較少當機,怎麼事與願違,也限制多多,更重要是設在Yahoo美國主機之下的網站,一律不能從大陸登訪,氣憋了,從此學乖,以不被擋在牆外的供應商為首選,也學會不要得的自我審查,少提敏感話題為妙,或以暗號代之,叫我一直為自己的甘於就範而不安及羞愧。 我怎麼能夠妥協,牆內的人尚且堅持發聲,還一直為了突破網路封鎖而想盡辦法,對於活在牆外的我,卻享受資訊自由而忘了其可貴的滋味,直到年初多次北上深圳探親留宿,才體會到上網而不跨牆的鬱悶,蘋果日報當然上不了,明報也不能,天真的我卻沒料到香港雅虎、新浪也給擋了,以及不少香港的討論區等等,頃刻感受與香港近在咫尺而又與世隔絕的荒謬,當我選擇不以代理龜速上網,不去安裝任何軟件來穿過網路封鎖。 因為幾趟深圳不破網記,我才切實想像得到當Twitter、Facebook、Youtube、Google通通於國內給封掉時所惹起的民憤,還談甚麼可笑的綠霸。悲哀又煩惱的是民官兩方,一直有封鎖,便一直會有道與魔在丈尺之間的較量,然而跨牆過後呢,還有審查喔。 大陸網民「出境」不易,更有不少願意從不破網,資訊接收上甘貧守分,而海外網民「入境」容易,卻過不了各方網站企業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而設立的審查一關,豆瓣小組易開、也易閉,天涯論壇發帖要預先審核,百度貼吧的大學院校更索性大門鎖起,採用實名制申請入內... 當吶喊未曾,便給消音。恐怕,當到了有天終於聽見的時候,同文同語,對方卻不曉得我們呼叫為何。

21 May

今回在港好幾次都途經文錦渡關口北上,每每過關後也有著感覺像一下子回到七十年代的深圳,在那帶著昏暗,靠著日光照亮的幾座房子之內,旅客不慌不忙的走過,那些小賣部與免稅店像從前友誼商店似的默默呆著,看過一團於港上學的孩子排隊回家,吱吱喳喳如小鳥飛過,建築物又回復靜靜的,我抬頭一望,發現了懸在天花板的一大顆鏡球,底下有幾排簡陋的板凳,這裡到底曾經是個甚麼地方呢? 亂行一通零九遊亞之六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