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hoes

情迷前衛高跟鞋

我不是會穿高跟鞋的男生,但看到有型的設計還是會哇一聲的,想像有誰可以穿上這些高跟鞋去騰雲駕,因為受著鞋子必須腳踏實地的影響,所以壓根兒沒想過可以有那麼多奇特的可能性。

冰冷、科幻、前衛,猶像現代建築一樣,全來自荷蘭設計師 Marloes ten Bhömer 的巧思,看她的製作過程,對門外漢如我而言,很高科技,完全顛覆了對傳統造鞋的印象。

玻璃人穿玻璃鞋

第一眼看到這雙由 Andreia Chaves 設計的玻璃鞋,對不起,沒有想起那要午夜前回家的窩囊灰姑娘,艷光四射的東西該由天生的明星穿上,我即時想到的是某報導裡出現在洛杉磯的無名街頭表演者的戰衣,就叫作玻璃人吧,全身碎片將四周反射回去,惹隱惹現,效果神奇,有霸氣的相配,然後我又想到玻璃人的一身裝束也好黃耀明。這樣的扮相遠比在歐洲各地街頭相互複製的真人假雕像表演有看頭得多。

more: 玻璃人 @ flickr

跟Krispy Kreme著草

草皮可以任鋪卻千萬不能踩,在到處也是標明嚴禁踐踏草地的香港,唯有著草,真真正正的著在兩腳之下,將草皮當皮草,這對由冬甩連鎖店Krispy Kreme以Share the Summer Magic為題在倫敦搞出來的宣傳品,每對人字拖上植草萬條,小心保護的話可以踩足四個月,天天跟Krispy Kreme著草,在石屎地上逃離城市的暑熱之中。

source: We Heart Stuff

與Crocs鬥醜的Dopie與Puma Injex

自從膠Crocs一出便昂步登上醜鞋寶座幾年,厲害之處不在顏色、物料、設計,而在於廣受歡迎,成為多少時裝人眼中的視覺污染也好,一於長賣長有,提到Crocs的股價一年暴跌十倍又是另一回事。

既然醜鞋當道,各路東施又怎會讓Crocs獨步天下。看來Dopie與Puma Injex亦不甘示弱,各以一履真心膠招徠,同是標榜輕巧舒適,勢要踩住上,力爭醜霸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