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ociety

活在鬥快悼念的世界

慶幸昨天早上沒有應承報紙寫今天的挪威屠殺專題,畢竟自己不是跑新聞的材料,與其急就章,堆砌成篇,不如不寫,不想做壞名,還是跟遠渡而來的香港朋友見面更好。而再反思這兩天不幸的消息連連,由奧斯陸大爆炸到大陸鐵路意外,以及Amy Winehouse 的猝死,在 youtube 裡頭看到一個鬥快「悼念」的世界,無數人反覆使用既有的新聞片段和圖片,匆匆粗製濫造所謂致哀、悼念的影片,以駭人聽聞的標題示之,我實在不知道那是否出於真心真意,我們的沉重的心情實在又有多重,還是我們在一起消費悲劇,就像看一齣電影聽一首歌後一樣急於發表感受,表態,為事件簽到,以茲証明,這一刻我們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