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panish

在西班牙遇上的的西班牙文

既然心態上談不上是旅行或度假,就說為出門幾天好了,今趟在西班牙的天氣遠比上一回暖和,雖然沒有到海濱那邊溜躂與陽光玩遊戲,也熱得可穿短褲上路於幾個小城大鎮輕來輕走,一星期下來,就以最常看到的幾個西班牙文作為是次見聞點滴的落腳點,說東道西。

Se Vende

於Alicante一帶旅遊業蓬勃,年年大興土木,到處也是低矮的別墅式平房,星羅棋布在寬敞的小馬路之間,棕櫚樹下有著散步在九龍塘之感。而最最最常見到的字就是“Se Vende” — “For Sale”,雖聞當地樓價沒有多大上落,也有一點怪怪之感,似曾相識,以偏概全,總覺得這裡是歐洲的大陸,譬如海南。

Siesta

對當地人來說,暫停營業,瞓晏覺當是養生之道,但於旅客的行程而言卻是半天吊,進退維谷,回家太早,再等幾小時又怎樣打發,結果還是到百貨公司和家樂福流連,似曾相識,以偏概全,總覺得這裡是歐洲的大陸,譬如東莞。

Gran China

到處也是中國人開的雜貨舖,像七八十年代香港屋村小小店,狀似雜亂無章又實是有條不紊的將所有東西塞滿斗室。而中餐館亦五步一樓,大多叫大中華酒家、大中國酒樓,千間一色紅與綠的大鑊飯自助餐,好易認。

Pulpo a la Gallega

與唐餐不期而遇也無暇享受,天天的吃喝限額盡繳在一杯杯冰甜的Sangria和小小碟Tapas,當中最愛來自西班牙西北部自治區加利西亞的名菜Pulpo a la Gallega,將整頭八爪魚放進鍋裡慢煮數小時,再剪片油浸與薯塊同吃,有說不出的驚喜,肉質軟稔,化而不糊,想起在南韓生吞八爪魚時只有獨沽一味的刺激,或日本刺身的鮮甜,這樣的八爪魚像喝酒一樣多了一份香醇,可以細味。

Ibérico

在超市看到Ibérico一字便兩眼發亮,來自當地的黑豚喔黑豚,名不虛傳的名物,比雪花和牛分佈還要仔細均稱的肥瘦相間, 管它是火腿 Jamón隨口啖啖,或是鮮肉薄切豬排香煎,在咀嚼之間融化,Parma Ham再好,相比下也有一大段距離。結果沒有捧一整條腿回來卻買下一包包大大小小,只因為物有所值的不貴。

Gracias

西班牙人大多給我親切爽朗不拘小節的好印象,除卻一聲熱情的Hola,聽得懂聽得多也自己能夠搭訕的一言半句便是Gracias、Gracias,說著說著自己也開始有過想學一點西班牙文的雅興 ╴gracias por su visita!

吃在西班牙之酒池肉林

北歐人到南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買醉。不喝白不喝,西班牙跟挪威的酒價可以相差好幾倍,百元克朗廉價的一瓶在這裡一枚歐元有找,真的跟礦泉水一樣便宜,也一樣容易找到。無需限時限地便納入懷中,迷失在Carrefour裡頭上萬瓶紅白香檳烈酒如磚砌牆之間。可惜我不懂酒,辨不出芬芳醇厚,貪杯不來,佳釀與否於我一樣,能夠淺醉便成。而好比雜果賓治的Sangria,正合我意。想來即使灌滿一池亦非妙想天開。

酒池當配肉林。我們知道西班牙黑毛猪Jamón ibérico比意大利的Parma Ham和大陸的金華火腿都要聞名和昂貴,然而面向一根一根連蹄帶骨,吊滿一室,掛盡三牆的風乾豬腿,我可沒有能耐分辨,這樣有若肉林的景象只有晾遍鹹魚的中式乾貨老店可以比擬,當下鹹香撲鼻,人如漬在帶油的空氣之中,眼見人手一把幾片幾片的生火腿往嘴裡送作佐酒小食,豪邁非常,又比原始的茹毛飲血多了一份食的知識。於是,我們一同入內進餐。

乳豬的微笑

驟看有點殘忍,不過豬的樣子總是帶著微笑,這隻在元旦前訂購的乳豬也不例外。賣價一千克朗,西班牙來的冰鮮貨,連心肝脾肺腎一副。沒有炭爐可燒,便以胡椒與鹽醃之,再放進烤箱兩個小時。皮當然不是燒乳豬的脆,但肉味淡而清香,質感酥軟,一咬即化,原來年輕的肉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