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ummer

挪威七月夏之果實

鵝苺

園中的鵝苺尚嫩,但我也大愛這樣的酸中暗甜,貪其爽脆爆汁。

藍莓

相對起來這幾株藍莓仍有大段路走,扁癟青小,未來兩月再養也不會大得那裡去,然後再別夏天。

蘋果

枝頭上的蘋果還沒成型,比乒乓球小一點,待秋天來時便作蛋糕的材料。

啤梨

啤梨的兒童期,談不上亭亭玉立,但也看得出三個月後會是一枚美果。

草莓

挪威的草莓很小,卻很甜,果肉由外紅到內,紅到核心。不過今年失收,貴了很多。有人以比利時等貨冒充,一下子卻被大家識破了。

西瓜

我喜愛西瓜,我喜愛黃色的西瓜,晴天之下,我的心很累,想吞象。

奧斯陸夏日炎炎正好裸

奧斯陸有天體沙灘與森林,想必熱鬧非常,因為六月下旬以來這城天天陽光普照廿小時,氣溫更打破歷年紀錄出奇的高,幾達三十度,但與我無關,一來不慣於人前裸露,二來沒有身材裸露,三來在眾目睽睽之下太容易勃起畢竟是太尷尬的事,像陳柏宇演唱途中忽然升旗動L

沒有天體的必要,那麼在家的陽台上日光浴也可,或像人家走到公園、湖邊,席草而卧,男的打大赤膊,女的也飛釘走位,不戴胸罩的夏日真是涼快喔,看他們打排球打羽球,我一再向好友提起,在挪威不純真是不可能的事喔。

打羽毛球的快樂時光

挪威沙灘排球

這就是奧斯陸短腳的夏天

四月離奇的暖,五月卻破了歷年來最冷記錄。好了,六月初熱浪來襲,人人寬衣解帶莫負艷陽天,誰知道過了一星期氣溫又急降至十度,新買的zip-up還有機會穿上,由高向下影來的角度,雙腿看上來便少了三吋,哈哈,信步至家附近的山岡或峽谷,看,這就是奧斯陸的夏天,短腳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