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weden

跌落在瑞典廣場上的大兔

 

當碩大無朋,高達十三米的黃兔以跌落之姿安放在瑞典中部城市Örebro的廣場上,帶來了一樣巨大的視覺衝擊。

荷蘭的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有沒有印象?曾經以相近的形式創造了大坂水上玩具鴨和荷蘭大企熊,今次同樣惹人注目,很有愛麗斯夢遊仙境的氣氛,而大黃兔雕塑以木片製成,樣子很卡通,讓人愉快,單獨的座落在那裡又不是像臨時搭建的遊樂場那樣繽紛得叫人窒息,我想,這就是此件作品與環境的配合所帶來的力量,滾地葫蘆的姿勢、單一而奪目的顏色,就是公共藝術的不一樣,我在想,假如將兔子換成了著名的Miffy兔又會如何?記得去年在香港海港城展出大型的KAWS作品嗎,規規矩矩的給柵欄圍著,與這頭Florentijn Hofman的大黃兔比較,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題外話,起初先從我喜愛的設計網站designboom看到這件作品,正想如常引用的時候才發現網站寫著: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material published remains the exclusive copyright of designboom.
no contents, including text, photographs, videos, etc. may be reproduced in whole or in part without the written consent of designboom. in addition,
no material or contents may be reproduced on the world wide web by techniques of mirroring, framing, posting, etc. without the written consent of designboom.

真是嚴苛,假如是藝術家個人作品網站,這點明白不過,但作為雜誌、網誌形式的就非常失望,而細看一下什麼時候那裡的回應也成了有入冇出的形式,評論者只能留名,感覺很封閉。而文中連人家的地名也串錯了,哈,不過我也在提醒自己,要嚴謹一些,因為瞎忙之下我也愈來愈多錯處給抓出來了。

Caliroots 網購 Nike 新鞋送 7 對 Happy Socks

希望童鞋喜歡,剛收到通知,現於瑞典網店 Caliroots 訂購 Nike 2011 原價新鞋一對,即送 7 對瑞典品牌的 Happy Socks。記得在 Checkout 時填上 “NIKE HAPPY” 一詞方為有效,每人限買一份,一星期有效。對於一個像我在等 Happy Socks 大減價的人來說是非常吸引的,因為等到新年過了也不曾打折,只是這一系列的 Nike 鞋不合我心水,可惜,可惜,不過如果你喜歡便快手吧!但不包括減價貨的呀!

PS:我純粹看到當消息分享,我沒有收錢的,哈,另有問題便問店主吧。

向家居進貨H&M Home

H&M月中跟Comme des Garcons的聯品引來香港大擾攘,購物人龍排隊排到上報紙,有人更夠膽將戰利品炒價一倍,人人嗤笑。挪威方面呢,地大人少,購物風氣迥異不同,去貨始終較慢,不用急,而當我施施然落舖為香港朋友的要求照單執藥之時,才驚覺大部分製品是可遠觀而不可近看,以CdG來說是抵低價,但以H&M而言卻是品質不高值,結果只挑了幾件土耳其製恤衫和產自羅馬尼亞的乾濕褸,質料遠較中國的好,喂,或許我不該對Fast Fashion太過苛刻,但真的叫我冷冷淡淡。

所以剛剛看了H&M零九春夏男裝預演也興致不大,然後又收到H&M即將推出市場的家品系列,為什麼會不喜反憂呢,單就北歐地區的同級生已有Ikea與Åhléns,現在還有H&M的加入,像快餐集團的大比拼,花招要多,換款又換款,將高昂的設計參考改一改,又披上價廉物似的新衣給大家拚購、拼貼與摒棄,喂,其實呢,我喜歡走慢一點,而潮流,又是不是轉得太急。

幸好,H&M Home暫定只在網路上限域銷售,各位無需外出白行一趟,感謝了。

圖片來源:Husmusen

Cheap Monday

星期一,要上班上學,穿一條Cheap Monday出門吧。

靠窄牛熱潮起家也順勢推波助浪的Cheap Monday,短短數年從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小店開枝散葉到世界各地,橫跨廿八國直抵大小潮店上架,本已走價廉物美的路線,較早時還收歸H&M旗下,是大眾的福或是小眾的禍,或許可從將來的飾物系列一見端倪。

下班下課了嗎?買一條Cheap Monday回家吧,自問不是又肥又矮又有鏡子如我的話,大減價之下不到百五港元一條,應該一試。

為“Absolut Colors”的彩虹旗乾杯

大半年前才為“Absolut Disco”喝采,為那一瓶鏡球的設計著迷。現在則為近日上架的“Absolut Colors”準備乾杯。

彩虹旗七色自古而有,但如今最為於普世飄揚的六色彩虹旗就不過三十年歷史,早在八十年代便出錢出力支持同志平權運動的Absolut有見及此順勢為象徵LGBT Pride的六色彩虹旗造瓶,作為今年特別包裝之一,當中包括調酒書乙本,而有關收入將會捐予國際同志組織Interpride

“In an Absolut world everybody is encouraged to be who they are. That world is more colorful, diverse and respectful. Be proud of who you are and let your true colors shine. Absolut has been consumed by proud people since 1879”,瓶身如此大得民心的寫著,所以全球訂單高達三十萬瓶是毫無意外。

相關視頻:Absolut Colors: Press Con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