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hailand

災難現場必定出現的猴子救狗

還記得去年南京塑料工廠大爆炸之後,人人紛紛轉貼這張「猴子救狗」照片,深受感動之餘亦借其責難人類於危險關頭,往往只顧自己,不如動物有愛。只是當時已覺照片熟口熟面,也深感奇怪何來會有猴子在場,及後這樣子的「奇蹟」愈滾愈大,結果新聞跟進報導指出不過是舊圖一張,誤會一場。

料不到這兩天又忽然看到同一張照片在facebook上熱傳,今次則編入了泰國剛剛發生水災事故裡的圖輯之中,如此背景,當然常人亦皆感動,只是於我眼裡看來,不太明白編故事者的目的何在,明明假的,何以放在其中,讓我不禁對其他相片的真實亦懷疑起來。何必呢。就為了賺取萬千觀眾的感動?

有人問我為什麼這麼執著,無論照片背景如何,亦屬感動人心的美事。實在,我也不解自己何以執著,這算是擇善固執還是冥頑不靈呢?有研究指照片裡的猴子照片處於饑餓狀態,而小狗亦似死掉,真相可能不是我們所想的美,也許我太多事,像將格林童話還原為血腥故事一樣吧。然而,一時中國,一時美國,或地震或塌樓,每當災難現場必定出現這張「猴子救狗」的經典之時,我不再感動,而覺可笑,這是我的老毛病,認真的將其當作新聞來看,而忘記了這不過是facebook和微博,喜歡就like,轉發與否,不必熟慮呀。

又再用Google的以圖找圖,再看「猴子救狗」這張照片的各種敘述,過萬張的引用,猴子有時是英雄,有時則變賊,看來真是百搭照,所以才成經典,但是不希望下次說是在香港馬騮山出現啦。

牛奶蕉

偶見超市貨架有寫著泰國蕉的兩隻一小袋,比印象中的皇帝蕉粗壯一點,徐徐握著一根,像東方人未完全勃起的陽具,手感不錯,哈哈哈,應該是俗稱的牛奶蕉吧,買回家嚐嚐,掰開來的皮真的很薄很薄很薄很薄,看上去肉身比香蕉的更偏奶黃,還有已經不常見到的黑籽,咬下去肉質細滑、口感柔軟,味道較淡卻有餘韻。下次有機會還要一試那些好比手臂大小的非洲蕉。:o o:

牛奶蕉

thai banana

 

斷背山Heath Ledger遽逝.深圳之醜

斷背山崩.Heath Ledger早逝

十個年輕的明星的死亡,總有九個跟服食過量藥物有關。憑藉《斷背山》而聲名大噪的希斯.萊傑﹙Heath Ledger﹚亦因此遽然早逝,終年廿八,遺下小丑一角,不知打後上演的蝙蝠俠《The Dark Knight》將會怎樣煞科。

世界上最危險的路

條條大路可以通羅馬,條條險道卻是稍一不慎,隨時上西天。攀山越嶺過大漠,看著條條世界上最危險的路,佩服過路人的膽色,更欣賞築路人的勇氣和犧牲。

深圳街頭萬元選醜

缺肢、毀容,殘疾人再醜也不及人心之醜,深圳街頭上演的鬧劇,以別人的不幸來顯示所謂美女的包裝和接納,一個城市之恥。

梁文道:被謀殺的不是音樂,是音樂工業

被謀殺的不是音樂,而是音樂工業,這是我一向的看法。除非有一天我們不再需要音樂,否則音樂又怎麼會死呢?我們所知道的音樂工業始自留聲機的發明,至今不過短短百年,唱片公司的人不能自大到以為自己就是音樂的地步。

旅遊泰國禁忌

泰國人喜愛紅、黃色,禁忌褐色。人們習慣用顏色表示不同日期:星期日為紅色,星期一為黃色,星期二為粉紅色,星期三為綠色,星期四為橙色,星期五為淡藍色,星期六為紫紅色。

給喜愛寫作的同學的一封信

我很喜歡村上春樹,初出道寫作時,有人說:「你的風格好像村上春樹。」我的朋友在一旁插口:「她不是像村上春樹,是像賴明珠(村上春樹作品的中文譯者)。」我聽了雖不好受,但也心知朋友說對了。

 

小奧網摘碎碎念第十一回

賣火柴燈的女孩

在寒冷的冬夜裡已經找不到賣火柴的女孩。但是走進百貨公司裡頭,類似的故事還有,女孩成了售貨員,與時並進,火柴亦變成了火柴燈。木身分黑棕兩色,火柴頭則一紅一白。這支高一米半座地燈 Match Light 由 Chaiyut Plypetch設計,你或許不知道他是誰,但提起Propaganda這個知名的泰國設計品牌便該有印象吧。

延伸閱讀:火柴燈:燃燒自己,照亮一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