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一個地方有面相氣息可見,我看到的天水圍是一臉愁容的印堂發黑。坐著輕鐵循環線的那天我無法忘記窗外這個陌生的社區所展露的一片慘白,即使晴天下也披著一紗灰濛,上一站和下一站相差的只是一個名字,樓宇複製了樓宇,像遊戲模擬城市裡一下子建成了的廣廈萬間,毫不真實。 後來便聽到李克勤的《天水.圍城》。 博大的天水之下是圍城的困蹙,很有意境的一個歌名。可惜歌詞硬繃繃的不太協調,還是因為李克勤一貫過火誇張的演繹在異常戲劇化的音樂編排下叫我不能投入?太激昂了。不及另一首派台歌《公主.太子》自自然然的那麼耐聽和受落。 天水.圍城 作曲:Edmond Tsang 填詞:林夕 編曲:Ronald Fu 圍住了的血汗 圍住了的跌宕 圍住了當初的厚望 圍住了的駭浪 圍住了的症狀 圍住了才易碰撞 他的一對父母來又往 跨鄉過岸才住 這麼一角 越來越惡 圍住了冰雹 圍住了刻薄 圍住了爭吵的配樂 圍住了升學 圍住了收獲 圍住了便了解何謂罪惡 自成一國 但見他 找尋快樂 然後卻 越來越渴 越來越覺 沒能力去闖出沙漠 誰策劃這寸地尺土 人擠逼中便容易退步 他親身真正感到 尺地寸金 人便會無餘地平和獨舞 要見步行步 無車票又怎去覓去路 赤地太濕 這地球沒芳草 文明繁盛有甚麼好 圍住了可向下 圍住了可向上 圍住了都可找對象 圍住了可以做 同伴裡的偶像 圍住了沒電腦可思想 氣候太涼 像殘酷得天生等天養 怨恨 暴燥 壓抑 唯有 記住 人靜便心涼 誰策劃這寸地尺土 人擠逼中便容易退步 他 親身真正感到. 尺地寸金 人便會無餘地平和獨舞 要見步行步 無車票又怎去覓去路 赤地太濕 這地球沒芳草 仍然留在故地多好 願國寶 領會到 沒看倌 仍獨舞 唯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