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會再在蝗蟲一詞上糾纏,正如我不會為龍的傳人這自喻而歡呼,人人皆有自知之明,是龍是蟲就算是成龍自己亦心中有數。沒有了蝗蟲這個比喻之後,仇恨就會化解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