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Translation

有困難,找警察

有困難,找警察

Difficult to find the police

只是一點不小心才鬧出來的小笑話,但再想深一層,國內人才濟濟,精通英文的人不會少,但為什麼還會屢次出現這種Google Translate的低級錯誤呢,不認真的對待大概是源於不重視的心態,整個社會沒有將文字看成是一回事,就以為懂得寫字的便是作家,翻譯在他們看來也屬小兒科,不當成專業,隨隨便便。

我看不懂當中的韓文,可能會有更可笑的地方。

圖片來源:搜狐 via 山西新聞網 

Google Translate @ iPhone 之毛澤東

前天誤打誤撞下載了 Google Translate 的 iPhone Apps,感覺當然是爽,玩了好一會,中文、英文、挪威文三者試了好幾遍,效果不錯,輸入方便,設計簡單又清楚,還可自動放大字,美中不足是不可將翻譯後的文字 copy & paste。

英文打 Fuck You 時,中文譯作你他媽的,再玩語音輸入,對著 iPhone 大叫 Fuck You 後一如意料之內出了四個井字,不過用普通話唸操你媽就好醒的變成草泥馬,還可像即時傳譯讀出來, 雖然合成聲線的效果就如我的發音一樣,麻麻囉。

而我手痕,見到語音輸入有日文,但我除了幾句既定的之外一竅不通,於是我又對住部 iPhone 用廣東話講屌你老母,點知,竟然連續出了幾次毛澤東!不過後來就唔再 work 了。於是我講仆街,又出國會,哈好有詩的聯想。

然後改回英文,正正經經的,試試聽得明白我的英文與否,又OK喎,一來 Google Translate 算是佳品,二來我的英文不是自己想像的爛囉。

聽歌學翻譯 100% 憤怒鳥

非主流樂壇近月看來比 TVB 和 903 的更熱鬧有趣,由《尖尖尖》、《嗶嗶嗶》到《小明上廣州》系列、詹瑞文《I don´t wanna 仆街》系列,原以為農夫的遊戲之作《獵人之歌》已是今個禮拜的高潮,怎知道名為 100% 憤怒鳥 幾首聽歌學翻譯的作品一樣廣受歡迎。

將 Lady GaGa 大熱的《Poker Face》與《Bad Romance》直譯玩成《啤牌樣》《壞浪漫》已經夠洗腦,Justin Bieber 的《Baby》理所當然叫《嬰兒》,成首英文詞句句翻成中文,因為太粗糙,介乎通順與不明不白之間,所以特別爆笑。

用來學翻譯是得啖笑,但聽完幾次會發現粵語好可愛:同我讚好 嬰兒 嬰兒 嬰兒 汪,最後我忽然會唱咗做欣宜。

善意虛報

翠林花園倫常命案中,據知昨凌晨零時兇案單位曾傳出燒焦味,鄰居恐發生火警報警,可是警員到場卻無入屋調查,消防亦未發現有人正在燒炭。屯門區議員朱耀華質疑警員疏忽失職,若當時警員堅持入屋調查,可能提早揭發案件,有望救回一對小兄妹,要求警方解釋交代。

消防列作善意虛報

警方則稱,事發時在場警員曾向女戶主要求入屋查看,但女戶主以子女已入睡為由拒絕,警員認為無可疑收隊。

消防處則稱,昨晚凌晨零時 15分接獲現場發生火警報告時,曾調派四輛消防車到場,其間消防員獲女戶主開門入屋,消防員在廚房發現灰燼,但女戶主解釋是拜神留下,消防員在屋內逗留片刻未發現異樣收隊,列作善意虛報個案。

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鍾錦華拒評當時警員做法是否恰當,但指警員在現場調查時,若當事人對答及神態正常,現場無其他異樣,戶主又拒絕讓警員入屋,警員無權入內調查。

香港《蘋果日報》十月十五日 – 無入屋調查疑失職 警錯過救人機會

— —

善意虛報

從“false alarm with good intent”翻譯過來的「善意虛報」一詞非常容易明白,縱然讀起來感覺怪怪的,大概是讀了陳雲的《解讀中文》及《執正中文》之後多了思考,火警既是虛報又何來善意呢,在香港政府部門常用辭彙裡頭還有一句“false alarm with malicious intent”,那便是惡意虛報,同樣地,要是虛報也當然解作不懷好意。想了一想,將「善意虛報」喚作「誤報」一詞不就是簡單清楚得多麼。